第3章 一言不合被宠上天

关灯
护眼
    “你回来啦?”

    沈南枝漂亮的丹凤眼弯了弯,把写到一半的企划书递给他,转移注意力。

    薄司南心照不宣,绕到沙发前坐下,投入文件。

    半晌。

    他放下文件,身子往后靠,松松领带。

    不再是正儿八百谈工作的姿态,反倒有些随性。

    “亏损自负,盈利各半。”他唇色浅薄,唇线微微弯起,隐约挂着一丝笑意:“你一心一意送钱的诚意,我感受到了。”

    沈南枝:???

    喂喂喂,虽然你是我的大靠山,但我好歹也是给你送钱的小金主,你这语气好像有点看不起我?

    “我这是自信!”

    她凑过去,指着企划书:“其他一揽子计划暂且不提,我文案提到的这几部电视剧、网剧和综艺节目,都是经过我考察,仔细筛选研究才确定下来的,百分百大爆!”

    她靠的很近,身上好闻的迷情香水味霸道地侵占他嗅觉。

    似有一滴墨融进薄司南浅湖般瞳孔,划过清浅的痕迹,又很快消失不见。

    目光重新落在文案上,思索咀嚼她的话。

    “百分百大爆?”

    被金融圈大能称赞为“神投手”的他,都有些惊讶她的过分自信。

    “对呀。”

    沈南枝歪头,大波浪长发懒懒地垂下几缕贴在白皙无瑕疵的脸上,平添诱惑妖冶。

    她有些痒。

    好看的想让人握在掌心里把玩的手指,将一缕发丝别在耳后,笑容狡黠:“这笔买卖,薄先生稳赚不亏哦。”

    表情潋滟,无敌自信。

    因为,没有人比她更了解未来三年娱乐圈的发展。

    上一世,为了捧陆晨光成为影帝,她任何事都亲力亲为。

    从砸资源到挑剧本,再到分析角色、宣传运营,连他的粉丝后援会都是她亲自打理,大包大揽了他的所有工作,就差代替他上场演戏。

    只可惜……

    到头来为虎作伥,间接害死疼爱自己的父母和哥哥。

    沈南枝明媚的表情,一点点黯淡。

    落在薄司南眼中,就像一个昂首阔步的波斯猫突然被打断四肢,折断爪牙。

    揉揉她的脑袋,道:“我做生意向来公道,男人也没有欺负女人的道理,改改合同,盈亏各半,其他条件我都答应。明天签订合同,筹办经纪公司的事宜交给王珂处理。”

    王珂,薄司南的第一助理。

    助理的职位,副总裁的能力,有他亲自筹办公司,妥妥的。

    “真哒?”

    沈南枝的眼镜亮了亮。

    没注意到他揉脑袋的动作已超越两人的生疏关系,显得亲昵,抬起小手往前伸了伸:“薄先生,合作愉快。”

    薄司南的手从她脑袋上拿下来,握上她微凉的指尖,轻轻一捏:“合作愉快。”

    ……

    重生的第一晚,沈南枝整夜噩梦连连,一直辗转反侧到凌晨两点,才昏昏沉沉睡去。

    醒来时,还有些恍惚。

    习惯性打开手机瞥一眼。

    上午11点。

    昨晚的电话突然中断,睡觉前,她又特意把手机调成静音,陆晨光急了,两个未接,三条微信“问候”。

    沈南枝没看,也知道他狂轰乱炸的信息里在重复什么内容。

    刚睡醒,她不想长针眼。

    直接点退出,转而戳开薄司南的微信。

    一共有两条。

    延续他干脆利落、一个标点能解决问题绝不多半个字的风格。

    上午八点:【早餐在微波炉】

    上午十点半:【午餐,希尔酒店,十二点】

    薄先生完美地尽到一个做丈夫的责任,时刻关心她的一日三餐,不给她减肥的机会……

    她窝在被窝里,懒洋洋地戳屏幕:【上午十一点,薄先生会选择下楼吃早餐?还是在赖在床上等午餐?】

    信息刚发出去,薄司南的电话就打进来,沈南枝顺手接通,声音带着初醒的黏糊缠绵:“我在,薄先生有何指教?”

    “我选择立刻起床吃午餐。”

    “!”

    沈南枝揉揉眼皮,分分钟清醒。

    点开免提,边起床穿衣服边说:“你的午餐是坐火箭来的嘛?”

    听筒里传来薄司南一声轻笑,难为他还有一点点幽默细胞:“你是不是还要打个五星好评?”

    “大大的五星好评!”

    沈南枝用最快的速度洗脸刷牙扎好头发,下楼。

    果然,几乎是卡着点,门铃响了,还是昨天送餐来的白人小哥,“沈小姐,您的午餐,请享用。”

    午餐很丰盛,依旧是沈南枝喜欢的口味。

    她忍不住问电话那端的某人:“你怎么知道我的口味?”

    他们结婚一年,见面的次数掰着手指都能数清。

    比如,她就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

    开着免提,沈南枝听到薄司南淡声回应她突然抛出的问题:“王珂习惯按我的口味订餐。”

    “这样啊……”

    沈南枝不再奇怪,毕竟,撞口味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挂了电话,她享用完美食,才忍着强烈的恶心看陆晨光的信息。

    前面的全都是虚情假意的劝说,她快速划过。

    直到最后一条——

    【公司正在谈两个大项目,暂时别让爸操心,既然你下定决心,那笔钱,我来想办法。】

    沈南枝冷笑。

    薄司南是爸爸妈妈给她千挑万选选的老公,陆晨光意图谋算沈家家产,自然担心沈家人出面干涉她离婚。

    避免夜长梦多,他一定不敢让沈家人知道她要离婚的事。

    这也就能解释清楚,她婚后,他为什么会时不时在她面前有意无意说几句薄司南的坏话。

    也就是上辈子的她才天真的以为,他试探她和薄司南的关系,是在关心她的婚后生活幸不幸福。

    【嗯】

    沈南枝回复完信息,猜测,陆渣既然要促成她和薄司南离婚,一定会马不停蹄变卖手中的产业,凑够五亿。

    她狡黠一笑,拨通她亲亲闺蜜的电话:“我亲爱的、帅的让人合不拢腿的小姐姐……”

    君玉那边有点吵,一阵爽利的、嘎登嘎登的高跟鞋声后,她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开口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想要什么爸爸都答应你。”

    “么啊!”

    给了对方一个超大的么么哒,沈南枝说道:“我向陆晨光要五个亿,现在……”

    君玉打断她:“没钱了?缺多少钱爸爸给你!”

    “爸爸端了两栋别墅,其中一栋写了你名字,最近新出的几款跑车爸爸看着不错,一会儿发你,你喜欢哪款,爸爸让助理去给你提。”

    沈南枝的小心脏砰砰跳。

    啊,好想就地写篇论文:我有个一言不合喜欢送房送车送钱的土豪闺蜜!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