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太太要自我放飞了!

关灯
护眼
    王珂道:“景氏集团董事长出一千万,请公司捧糊景小少爷。”

    沈南枝:“……”

    她的经纪公司刚刚开张营业,还没来得及挖演员,就有大佬上赶着来刷下限?

    捧糊?

    这么不看好她?

    她的事业目标可是金牌经纪人,经她手带出来的艺人,必须必是影帝影后顶级巨星!

    面对挑衅,沈南枝想也没想就否决了:“告诉那位董事长,让他以什么方式来,就请以什么方式离开。”

    “是。”

    王珂忍不住笑了。

    跟在沈南枝身后,禀告道:“您说的那十部电视剧电影版权已买下八个,还有两个正在谈。”

    “导演也陆陆续续开始接触。”

    “公司新上任的总裁是叶昭,原是薄氏集团美国分公司的副总裁,老板亲自选的。”

    沈南枝点头:“薄先生的眼光肯定没问题。”

    王珂适当拍拍马屁:“太太,您写的企划书我看过了,事无巨细,如果您亲自出任盛世揽天的总裁,一定更专业更合适。”

    “小伙子很有前途啊!”

    沈南枝拍拍他的肩,挑眉:“你老板没告诉你,职位越高责任越大?”

    “……”

    “你瞧瞧薄先生,年纪轻轻就被工作压垮老腰,二十八岁,一大把年纪,身边除了你这条单身狗,连只母蚊子都找不到。姐姐我才不要被工作折腾的早年秃顶,带着漂亮小哥哥小姐姐混剧组难道不香吗?”

    王珂:“……”

    太太,我怀疑你在鄙视老板,也顺带鄙视了我。

    而且我有足够证据。

    但……

    但我又不能说。

    王珂一个糙老爷们儿内心哭唧唧,只能在沈南枝和叶昭开小会的时候,捧着易碎的小心脏向薄司南汇报自己任务完成。

    挂电话前,他想到沈南枝嫌弃的表情,弱弱地提醒一句:“老板,钱永远是赚不完的,您已经是首富了,有时间的话,体验体验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比如,怎么做别人家老公。

    薄司南淡淡地哼了声:“你最近很闲?”

    王珂:“……老板,我马上订最快一班去美国的机票。”

    在他以为工作狂老板要挂电话时,突然听到他轻飘飘地说了句:“安排后天美国飞洛城的航线。”

    王珂差点喜极而泣:“老板,你是来找太太的吗?你终于记起来自己是个已婚人士了!”

    “嗯?”

    王珂没有听到薄司南有些怪怪的语气,像个老妈子似的叨叨:“你是有老婆的人,别每天忙工作,多想想怎么造娃。”

    更重要的是,你一工作,我这个小跟班就要跟着你飞来飞去,都没有时间谈恋爱!

    薄司南轻呵:“你确实很闲。”

    “……老板,我去忙了。”

    王珂脑袋一阵嗡嗡嗡,头一遭胆肥的挂老板大人的电话。

    ……

    叶昭能力出众,由他管理公司,沈南枝很满意,以一个新人的身份去经纪部门报到,正式成为盛世揽天的经纪人:南枝。

    而她的死对头陆晨光,还不知道她已秘密布下天罗地网,正式开始在娱乐圈狙击他的事业,搅乱他的生活。

    此刻,他正在西餐厅等沈南枝。

    旁边沙发上,放着他用来掩饰身份的墨镜,鸭舌帽和口罩。

    黑漆漆的眼珠子蒙着一层雾,遮住他所有的野心和算计。

    扣扣。

    敲门声响了两下。

    陆晨光瞬间切换到温柔状态。

    包间门开,门关,沈南枝踩着轻盈的脚步走近。

    她穿着一件明艳的冰山蓝羊毛大衣,脚踩与大衣颜色相同的细高跟,浓密的卷发扎成慵懒大气的马尾,轻轻落在后背。

    她没有戴过多配饰,只在耳朵上戴一副蓝宝石耳坠。

    耳坠随着她的步伐轻晃,紧紧抓住陆晨光的视线。

    娱乐圈有很多美女,各式各样,环肥燕瘦,见惯了各种美色,陆晨光已经免疫,但还是忍不住多看几眼沈南枝。

    她虽然不是沈家的亲生女儿,但不到一岁被接到沈家,从小过着千金小姐生活,贵族的眼界阅历气韵早就融进骨髓,举手投足间都是真真正正的千金模样。

    “等很久了?”

    沈南枝在他对面坐下,捏捏眉心,那双似含了水意的猫儿眼半遮半掩,流露出几分疲倦。

    陆晨光有些失神。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沈南枝好像有些变了。

    可哪儿变了?

    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盯了她一会儿,也没看出所以然。

    沈南枝放下手,蹙眉:“怎么用这么奇怪的眼神看我?”

    “我在想,我们的木木长大了。”陆晨光收回眼神,从包里掏出银行卡递给她:“这里面有五亿。”

    沈南枝一瞥。

    陆晨光做事小心翼翼,滴水不漏,这张银行卡是他之前投资缺钱,她塞给他的银行卡。

    里面的钱,是她存了好多年的小金库。

    他只对她提了句“我缺钱”,她就一股脑儿地把自己的所有家当都给他。

    现在!

    时隔两年,他终于把这张银行卡还给她,不是报恩,而是怕被人发现他掺和进她和薄司南离婚。

    他要把自己,从这件骇人听闻的离婚案中摘得干干净净。

    沈南枝扯扯唇。

    多亏他的小心谨慎,倒是可以免去她日后不少麻烦。

    拿起银行卡塞进包里。

    干净利落,一点儿也不拖泥带水。

    干脆的让陆晨光有点错觉,似乎,她拿了这笔钱,从此和他分道扬镳。

    心里的念头一闪而过。

    他是个谨慎的人,虽然坚信通过这么多年的攻略和潜移默化,沈南枝完全把自己当亲哥哥,可他还是多疑多思,回忆一下沈南枝问他要钱的前前后后。

    忍不住问了句:“木木,你下定决心要和薄司南离婚?”

    “嗯。”

    “可是……”

    陆晨光蹙蹙眉,不等他再言不由衷的“劝”她,沈南枝“豁”地站起来:“你不用劝了,我不会改变主意的。”

    一句话,把陆晨光的话堵死。

    他叹一口气,试图拍拍她的肩安慰她:“你别激动,哥哥会永远支持你。”

    沈南枝避开他触碰,抓紧包包,说道:“我有事,先走了。”

    陆晨光:“……”

    他定定地看着自己的手。

    空荡荡的。

    她躲开了?

    她躲开了!

    用肢体表现出来的排斥感,像一个可怕的信号,轰在陆晨光心上。

    心里的疑惑还没发酵,利落的高跟鞋声正一点点消失。

    再回神,房里已经没了沈南枝的身影,陆晨光俊俏的脸上浮现深沉阴郁。

    “好像有点不对劲。”

    他拨通助理的电话:“盯着沈南枝,小心点,别让人发现。”

    ……

    重生后和陆晨光第一次碰面,沈南枝内心的仇恨几乎要压制不住,浑身紧绷,心力憔悴。

    虽然过程揪心,但总的来说,她还是顺利打完第一仗。

    接下来,就等陆晨光发现他被骗,一气之下路出马脚。

    沈南枝呼一口气,把三亿转给帮她垫资的君玉小姐姐,剩下的两亿全部投入盛世揽天。

    “还是不够。”

    “公司的项目马上陆续启动,花钱的地方只会越来越多。”

    她靠着座椅后背,好看的眉心拧成一团。

    她看中薄司南的实力和人脉,拉他一起合作时打过包票,让他只赚不亏。

    虽然她不怀疑自己的项目,但投资如果不到位,好项目也会变成垃圾烂尾,总不能厚着脸皮让薄司南一直往里砸钱,而她坐享其成吧?

    沈南枝摸摸下巴:“得想办法赚钱!”

    之后两天,她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里研究赚钱的方法,直到被王珂一通电话唤出关:“太太,老板一小时后抵达洛城,您要不要接机?”

    “财神爷来洛城了?”

    沈南枝瞬间从倦懒状态抽出来。

    混进投资圈后,她才真正了解薄司南的神奇强大,这位大神可是百投百赚、千投千赚的神投手!

    年纪轻轻就把薄家产业翻了将近十倍,成为华国首富。

    她正好有好多投资方面的疑惑需要解答,薄先生来的太是时候了!

    “去去去,我马上出发!”

    沈南枝异常兴奋,把电话那头的王珂惊了一跳。

    他有理由怀疑老板是不是禁欲太久,一时没忍住,在美国时,把太太压倒嘿嘿嘿?不然,对老板冷漠至极的太太为啥突然对老板热情起来?

    肯定是欲、求、不、满!

    “嗯!太太欲、求、不、满!”

    王珂这样想着。

    一个小时候,让他更加大跌眼镜的是——

    【作者题外话】:嘻,明天中午十二点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