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沈小姐自带毒舌属性

关灯
护眼
    沈南枝纠正他:“那就是个戏称啦!”

    “……”

    薄司南理解不了,只感觉到关系混乱。

    不到四个小时,她和他三次亲密接触,有夫妻名分,朋友情谊,她却喊他爸爸……

    他皱着眉,衡量这段不寻常的夫妻关系。

    沈南枝一脸无语。

    薄爸爸,你的幽默细胞被吃啦?

    内心无力吐槽,她着急地问:“这不重要啦,重要的是,我的选择到底对不对?”

    “没问题。”

    薄司南心里五味陈杂,先肯定了她的选择,又问:“对这几只股,你还有别的想法吗?比如,想在什么时候抛?”

    “这只。”

    沈南枝往他身边挪了挪,指着其中一只股票,道:“相比其他三支可以长期持有的潜力股,我感觉这只近期可能会有大波动。”

    “虽然预测不到制高点,不过,我打算在翻两倍的时候抛出。”

    她靠的很近,大半个身子都向他倾来。

    薄司南下意识的往她细长的后颈瞥了眼。

    那里,已经恢复成白皙。

    她的皮肤很白,也很嫩,他之前曾看到佣人给她准备牛奶浴,应该是从小娇养出来的好皮肤。

    不过,他还是觉得粉嫩嫩的颜色最衬她。

    娇艳明媚。

    “薄先生?”

    娇软的声音响起。

    薄司南头一次在谈工作时晃了神,收回思绪,瞥一眼股票波动,瞬间又变回那个沈南枝熟悉的工作狂。

    “四倍。”

    “四倍?”

    沈南枝惊到了!

    亮晶晶的眼眸盯着他,对上他深邃肯定的目光。

    浅色瞳孔,如澄澈的宝石吸引她的注意。

    四目相对,薄司南从她黑漆漆的瞳孔中看到自己的倒影。

    她涤荡着喜悦的眼中,满满的都是他。

    还有崇拜,欢喜,信赖。

    软化了薄司南眉眼间的冷漠。

    他看一会儿股票浮动图,又翻了翻这只股票所属公司的具体情况,叮嘱她:“时间不会隔太久,最近两周,你盯一下。”

    “好嘞!”

    沈南枝开心得能在脸上开出一朵花儿:“这么说,不用一个月,我的资产就可以翻四倍!”

    她不怀疑薄司南的判断,看着他的眼神,蹭亮蹭亮:“你果然是我的薄爸爸!”

    薄司南:“……叫我的名字就好。”

    “嗯嗯嗯!你是金主爸爸,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沈南枝欢快点头,从善如流:“司司谢谢你,为了表示感谢,我明天继续带你去锦家小馆。”

    “司司?”

    薄司南咀嚼这诡异的称呼,思考让她换一个。

    沈南枝眉开眼笑地问:“是不是很好听?”

    “……”

    她生机勃勃的笑,像一道彩光注入薄司南单调的生活。

    冰凉冷漠的心被触动,到嘴边的反驳变成肯定:“嗯。”

    似乎觉得有点不走心,他换了方向,用走心的口气不吝夸奖她的智商:“你很聪明,只看一遍我写的风险评估,就掌握道很多人一辈子都掌握不到的投资技巧。我相信,你很快会驰骋投资圈。”

    被大神夸,沈南枝差点飘飘然。

    好在她还记得自己是谁,在彻底飘起来之前,不忘夸一下指点她的薄司南:“是你教的好,如果换做别人,我这棵好苗子也不会成长这么快,说不定还会被带歪!”

    薄司南顺着她的话点头:“嗯,我也这么认为。”

    沈南枝噗嗤一笑:“司司,有没有人说过你很自恋?”

    “有。”

    “谁呀?”

    “你。”

    “……”

    薄司南看看时间:“早点休息,明天上午我们去拜访岳父岳母。”

    “好哒~”

    “晚安。”

    “晚安~~”

    沈南枝开开心心的来,开开心心的离开。

    中间发生的那段小尴尬很快淹没进她的记忆里。

    扑在床上,沈南枝把这个好消息第一个分享给她的君玉小姐姐。

    君玉二话不说,转给沈南枝两亿:“女鹅上进,爸爸很欣慰,爸爸就靠你养老了。”

    沈南枝:“噗!”

    笑完闹完,她问:“君君,你什么时候回洛城?”

    “下个月。”

    沈南枝叹口气。

    唉,每年年底和国际时装周都是君玉最忙的时候,一场秀接着一场秀,有时候一天睡不到四个小时。

    “还要再等一个月啊,君君,一天不见你,如隔三秋,我茶不思饭不想,夜不能寐……”

    “哦?是吗?”

    “坚定点,把问号去掉!”

    沈南枝信誓旦旦地说完,就被她家小姐姐秒打脸:“锦方给我发信息,说某人带着帅哥去锦家小馆混吃混喝,最后吃撑了被抬出去。”

    沈南枝怒冲冲的为自己辩解:“他在诽谤,我明明是大摇大摆走出去的!”

    君玉呵笑:“不是想我想的茶不思饭不想?”

    沈南枝:“……小姐姐你套路我。”

    她赶紧挽尊,发誓道:“饭还是要吃几口的,我得留着力气赚很多很多钱包、养你,带你到处飞到处浪。”

    君玉:“嗯,爸爸很欣慰!”

    君玉稍后还有一场秀,两人很快结束通话。

    沈南枝把君玉和自己的资金分配开投进股市,分别做好记录,才抱着被子睡着。

    ……

    翌日。

    薄司南和沈南枝吃过早餐,带着王珂准备的两车礼物回沈家。

    意外的,第一个出门相迎的居然是陆晨光。

    他穿着一身黑衣,像蛰伏在黑暗的野兽,只待一个机会,就会亮出獠牙。

    沈南枝看到他的第一反应,身体僵了下。

    负能量从四面八方涌来,沉甸甸的灌进她身体,让她表情僵硬,寸步难行。

    “怎么了?”

    薄司南察觉出她情绪不对,轻碰下她软软的手指。

    “没事。”

    对薄司南摇摇头,她重新将目光移向陆晨光。

    他录制的综艺节目貌似今天才结束,这么火急火燎跑回来,看来,得知自己被骗损失五亿对他打击很大。

    他终于坐不住了!

    第二战告捷,沈南枝心情不错。

    瞬间换了副面孔,眼底是冷漠是疏离,唇畔的笑却千娇百媚:“三天不见,陆先生的颜值又降低了。”

    “听说你想当影帝?奉劝一句,以陆先生尴尬的演技,影帝奖杯恐怕没戏,不如整整容多走走穴,吸收些颜粉?”

    陆晨光一句话都还没说,就遭到一通羞辱,心里绷着的那根弦“吧嗒”断了。

    他拧着眉,神色复杂。

    沈南枝从一个对他倾尽所有的乖乖小妹变成嘴淬剧毒的蛇蝎妖女,短短几天时间,变化太快,没有任何征兆。

    他怀疑,她被调换了!

    眼镜如锯子般盯着沈南枝,募地出手,手指还没碰到她,就被拦下。

    薄司南手指稳稳掐着陆晨光的手腕,目光冷锐,咄咄逼人,陆晨光的心头火瞬间被一盆冷水浇灭。

    身后,沈家之主沈东海的声音响起:“你们在做什么?”

    【作者题外话】:(九琳爷)每天来报道我就原谅你嗷嗷!

    (木子贝贝)欢迎欢迎,来了不许走,多更肯定有~~

    (一颜楠尽1)换号投票真真香,你果然是我的小可爱!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