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报复你就要戳你心窝窝

关灯
护眼
    沈东海带着妻子顾相思,大儿子沈少谦迎面走来。

    “爸。”

    沈南枝走过去,勾着沈东海的手臂,冲顾相思和沈少谦笑了笑:“晨哥前两天还说他最近忙着录综艺节目,最快今晚才到家,结果一大早就悄咪咪跑回来,是想给我和司南一个惊喜吗?”

    沈东海笑着揉揉女儿的小脑袋:“你和晨光从小就要好,他当然想给你一个惊喜。”

    沈南枝但笑不语。

    相逢的日子是有惊喜,不过,是她给陆晨光的!

    薄司南彬彬有礼地冲沈东海三人打完招呼,问:“二哥三哥还没回家?”

    “别提他们。”

    提到老二老三这对双胞胎儿子,沈东海有些头疼。

    “那两个臭小子,一个整天研究稀奇古怪的发明,另一个神出鬼没连我这个老爸都不知道他在搞什么。”

    看看沈少谦,再看看沈南枝,他郁闷的心情很快被治愈:“还是少谦和南枝懂事,从小到大都没让我操心过。”

    真是自家孩子,沈东海越看越满意,越看越欢喜。

    转眼看到陆晨光,笑意加深:“晨光也懂事,每天拍戏这么忙,一有时间就回来陪我们说说话。”

    顾相思笑道:“你也就嘴上嫌弃子蹇子修,是谁天天念叨他们?”

    沈东海爱妻如命,被拆穿也不恼,笑着揉揉妻子软软的小手,五十五岁的年纪,比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还要意气风发。

    他问薄司南:“你这次在洛城呆多久?”

    “到年底。”

    这一次,薄司南很肯定。

    顾相思爱热闹,顿时欢喜道:“你以后有时间多来洛城住,我就能经常见到你和木木。”

    薄司南应道:“好。”

    今天的他,少了几分冷漠,多了些亲和,和岳父岳母侃侃而谈。

    沈南枝忍不住多看他几眼。

    不带工作狂属性的薄先生还挺招人喜欢,瞧爸爸妈妈被他哄的多开心。

    给薄先生点个赞。

    陆晨光瞥见她温软带笑的眼神,黑漆漆的瞳孔一缩。

    沈家人在一起你说我笑,相谈甚欢,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身体里像有两只手,一手紧紧扼住他心脏让他浑身不适,一手在肺里翻江倒海激起满腔火气。

    不知过了多久,沈南枝终于起身,他下意识跟着站起来。

    “晨光,你怎么了?”

    坐在他一旁的顾相思吓了跳。

    拍拍的心脏,耿直道:“一惊一乍的要吓死我,你是不是拍戏太累把身体搞坏了?你还没娶媳妇,有毛病别忌讳,赶快找医生看看,年纪轻轻的,可不能落下随时抽抽的坏习惯。”

    “噗——”

    沈南枝没忍住,笑喷了。

    轻悦的笑声,像轻风拂过一串风铃。

    她发誓:亲亲妈咪她绝对绝对不是故意的,只是单纯的天然呆,直线耿。

    妈咪自出生就一路顺遂,从小被父母捧着,十五岁认识爸爸,十八岁恋爱,二十二岁大学毕业第二天就嫁了人,被大家宠着护着,说话从不遮掩,绝对绝对不是故意损陆晨光。

    绝对不是!

    就是这样伤敌人于无形,才最过瘾。

    顾相思出言无忌,沈南枝笑得花枝乱颤,陆晨光忍住由内而发的阴郁,硬生生挤出一个微笑:“妈,我没事,我去趟卫生间。”

    他走的很快,有些落荒而逃。

    顾相思恍然大悟:“我知道了,晨光是肾不好。”

    沈东海:“……”

    沈少谦:“……”

    唯有薄司南很淡定,凑近沈南枝笑颜如花的小脸,压低声音,意味深长地问道:“你们关系不好?”

    父母还在,沈南枝也不好多说,顾左右而言他:“尝尝我做的蜂蜜柠檬茶?”

    她的厨艺不忍触睹,唯一能拿出手的就只有这个。

    “好。”

    薄司南坐直身体,对她微微点下头。

    沈南枝刚走进厨房,身后就跟进来一个人,身后铺天盖地的阴郁席卷而至,她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是谁。

    不搭理他,若无其事地从冰箱里拿出一罐茶。

    陆晨光三步并做两步冲上前,面对她,压抑的情绪再也遮掩不住,阴沉沉地问:“你不是沈南枝,你是谁!?”

    “我不是沈南枝……”

    沈南枝盯着他漆黑的眼珠子,故意卖关子,激的他情绪一点点快绷不住,才“呵”了声:“那还能是谁?”

    “……”

    陆晨光瞬间脸黑。

    沈南枝靠在冰箱上,好整以暇地观赏他被自己算计后,阴沉得能滴出墨的脸:“我很失望,我以为你会问我为什么不和薄司南离婚。”

    陆晨光冷哼:“我问了,你会给我答案?”

    “当然!”

    沈南枝抬着下巴,直面他:“我老公又帅又好又有钱,我为什么要离婚?”

    陆晨光从她脸上看到毫不掩饰的玩弄和得意。

    那是对自己**裸的讽刺。

    他一把擒住她的肩,黑着脸,阴森森地问:“为什么!”

    沈南枝挑眉:“什么为什么?”

    陆晨光瞳孔一点点放大,脸上盛满怒气:“既然不打算离婚,为什么三翻四次告诉我你要离婚?为什么骗走我五个亿!”

    他自认为聪明,无法忍受被玩弄,被欺骗。

    冷静谨慎的人也被刺激的发了狂发了怒,力气大的几乎捏碎沈南枝肩膀。

    她不躲不避,迎视他黑沉沉的双眼,唇畔化开一抹冷嘲:“为什么?呵,林珊珊没告诉你?”

    “关她什么事?”

    提到林珊珊,陆晨光很快恢复理智,只留下一对眼瞳黑的发沉。

    沈南枝捂着嘴,惊讶道:“是她告诉我说,你教唆我和薄司南离婚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就是为了让我失去薄家这个大靠山,你好趁机做些什么。”

    她一字一字,把陆晨光的淡定撕裂。

    他震惊道:“不可能!”

    沈南枝知道他在想什么,偏不让他好过,拍开他的手,步步紧逼:“有什么不可能?”

    “一个女人爱上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却不停和其他女人传绯闻炒CP,你猜,那个女人一气之下会做些什么?”

    “……”

    沈南枝没搭理陆晨光的反应,继续说道:“她借酒消愁,喝醉后,全告诉我了。”

    【作者题外话】:明天十二点见哟,有银票的要通通都砸给我哟,小十里皮糙肉厚不怕砸,嗯!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