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别打脸,别打残

关灯
护眼
    言越语不惊人死不休:“你得不到我的心,由爱生恨。”

    沈南枝:“……”

    我去,这是什么智障玩意儿?

    读书读傻了吧?

    她一脸无语,实在不想和这偏执脑残货继续扯下去,简直就是在薄爸爸面前秀下限!她都要被拉低智商了!

    扯扯薄司南的袖子,“我们走吧。”

    演奏完了,她不需要和其他同学一样等待别人选择,之后的事儿就和她没关系了。

    她单手抱着一大束桔梗花,看着很费力,薄司南一手接过,一手裹住她微凉的小手,问:“想吃什么?”

    “刺身。”

    “好。”

    薄司南拉着沈南枝离开。

    走的时候,他对不远处等着的王珂打了个手势。

    王珂眼睛一亮,吩咐站在暗处的保镖:“去吧,别打脸,别打残。”

    “明白!”

    两名保镖嘿嘿一笑,捏捏拳头冲言越走去。

    哥俩好地勾着他肩,笑脸和气:“同学,找个地儿,谈一谈啊。”

    言越一脸警惕:“我不认识你们。”

    保镖兄弟:“没关系,一会儿就认识了。”

    说着,就把言越撸走。

    身单力薄的言越:“……”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

    沈南枝和薄司南手拉手离开,那几个想接近薄司南却畏惧他冰冷气质的女生瞬间炸了锅:

    “那个男人是谁啊?好帅好高,简直就是我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天啊,我从来没见一个人能把西装穿那么帅气,还有他的大长腿,看一眼,我就走动了。”

    “好迷人!”

    “他应该是明星吧?”

    “肯定啊,长那么帅,身材那么好,不进演艺圈也太可惜了!”

    “……”

    一个个女生托腮赞叹,月光下,一排排痴汉脸。

    其中,也有沈南枝的舍友。

    金丽,白薇,孔繁萱。

    她们三人化着妆,穿着小礼服,外面套一件呢大衣。

    她们是第八个节目的表演者,不同于沈南枝可以开场独立演奏,她们表演的是大合唱,整整四十多个人的节目,乌泱泱的四排人,想出彩,很难很难。

    但好在,凭她们漂亮的容貌,被安排在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

    也算抢眼。

    金丽双手抱臂,盯着沈南枝的背影,嫉妒地哼哼:“呵,就算是明星,也是一个三十六线外的小糊咖。”

    白薇附和道:“是啊,不然大家肯定都认识他。”

    “对!”

    孔繁萱赞同地点头。

    三人前前后后欠了沈南枝不少钱,为了还钱,她们把沈南枝送她们的奢侈品全都卖了,还补贴了一部分生活费,才勉强凑够钱还她。

    之前每天在朋友圈晒奢侈品晒富贵生活的三人,现在的生活简直不要太紧凑。

    这段时间,连自拍照都不敢发了。

    对沈南枝的怨念,要多深有多深。

    有女生不赞同:“就算是小明星也无所谓啊,长那么帅,只要有机会,早晚有一天能火遍娱乐圈的。”

    很多人纷纷道:“是啊是啊,颜值为王,早晚爆火。”

    “好羡慕沈南枝啊,可以找到那么帅气的男朋友,我要是也有这样一个男朋友,我要天天抱着他不松手。”

    金丽不服气道:“和沈南枝那种暴发户在一起的人,能是什么好货色?就是一小白脸,图沈南枝的钱才接近她,你浑身连一件名牌都没有,能养得起他吗?”

    “……”

    女生被怼的哑口无言。

    金丽勾唇:“等着瞧吧,沈南枝宣布破产的那一天,那小白脸分分钟踹了她!”

    白薇捂着嘴,“不经意”说道:“听说沈南枝家里已经破产了,就是没对外宣布而已,也不知道那男人知不知道。”

    孔繁萱叹气:“应该不知道吧,南枝家里要融资,肯定要保守秘密。”

    众人:“天啊!沈南枝家里居然破产了!”

    沈南枝曾帮学校拿过奖,获奖照片至今挂在学校论坛,后来又掺和进学霸言越与校花苏晚的感情中,成了第三者,隔了一段时间,她就申请休学。

    一时间,学校流传着一个八卦:沈南枝休学一年,是因为小三上位不成功。

    再加上她之前出手阔绰,沈南枝绝对是学校的风云人物。

    对于她的事,大家都有所耳闻。

    一时间,大家有人同情,有人感慨,有人幸灾乐祸。

    ……

    照例是王珂开车。

    薄司南长腿、交叠,坐在后座,沈南枝坐在她身旁。

    “司司。”

    她突然唤了声。

    抓着方向盘的王珂手指一紧,差点喷出来。

    司司?

    这个称呼简直不要太萌啊!

    透过后视镜,他好奇地看一眼老板大人,期待他听到这个萌萌哒的称呼会是什么反应。

    然……

    他失望了。

    老板大人无比淡定,把他那张帅的人神共愤的俊脸扭向沈南枝,“嗯?”

    沈南枝从小在帅哥堆里长大,三个哥哥沿袭了妈妈的美貌,连陆晨光那个渣渣都长得一表人才,审美被养的极高,可看着薄司南的脸,她的小心心还是忍不住颤了下。

    抿抿唇,问:“桔梗花是你挑的?”

    薄司南扫一眼开车的王珂,如实道:“我不太懂这些,王珂选的。”

    “……哦。”

    沈南枝不再心颤。

    她就说嘛,薄司南怎么会选白桔梗送她。

    撇撇嘴,没再开口。

    没一会儿,车子拐弯,她身体微微往他那边倾了倾,两人的胳膊碰到。

    薄司南宽厚的大手轻扶她一把:“当心。”

    “谢谢。”

    沈南枝回以一笑,坐稳。

    在她以为薄司南要松开她时,没想到,他抓着她的手握进掌心,放在膝盖上。

    沈南枝心脏一跳:???

    错愕地看向他,用眼神提问:你在做什么?

    薄司南从容不迫地侧头看过来。

    街道的七彩光在她脸上铺上一层炫彩光晕,她还是表演时的装扮,浓黑的头发盘起,露出漂亮的耳垂和修长的脖颈。

    靠的很近,他能看到她脖子上细细的血管。

    有些诱人。

    他的喉咙莫名有些干。

    收回视线,抿了下唇,说道:“一会儿还要拐弯。”

    “哦。”

    沈南枝轻应一声。

    感受着他的好心好意,坐稳身体。

    两人靠着很近,他身上好闻的清冽香味一直往她鼻子里窜,霸道地侵略她的嗅觉。

    大概是车里空间逼仄,她耳边全都是他的呼吸声,心跳声,撞的她脑袋晕晕乎乎,浑身软绵,脸颊也好像红了。

    【作者题外话】:三更完,明儿中午十二点哟~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