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要走就快走,别影响我把妹!

关灯
护眼
    沈南枝的情绪终于有了变化!

    林珊珊蛮开心。

    心道:沈南枝,你不是不关注我的消息吗?怎样,现在还不是被我的消息震到了?!嘿,为了让你多震惊别有事没事儿怼我,我决定以后多放给点消息给你!

    她暗藏一抹笑意,挑眉:“他以前从没和福利院打过交道,跟了陆晨光没多久就去福利院溜达,你猜,他们要做什么?”

    答案,不言而喻。

    身为沈南枝的手下败将,林珊珊都看的清清楚楚,更何况是把她打压的毫无反击之力的沈南枝?

    “盯着他。”

    沈南枝吩咐。

    林珊珊叹口气:“我马上要考试了,最近时间很紧张。”

    沈南枝不屑地裂她一眼:“表演系学生被演艺圈封杀,你就算门门考满分也没卵用,试卷还不如一卷卫生纸值钱。更何况,你长这么大除了装白莲花没别的本事,就算去考试也门门挂科,不如不考。”

    “……”

    林珊珊内心很奔溃。

    沈南枝的嘴是淬了毒吗,字字珠玑,句句毙命!

    她小小地反抗一下:“可盯梢又不属于我的工作范畴,你只让我调查三年前的车祸,既然是公平交易,我们一码归一码,你再加点钱。”

    经过这段日子,她深深地意识到,这世上,什么爱情什么亲情什么友情全他妈的不可靠,最不会背叛你的只有钱!

    沈南枝合上书,冰冷的目光直直地盯着她,似乎要把她看穿:“一个月五万生活费,我就算花这笔钱养个情、妇,她也得干出点活给我看,更何况你连情、妇都不是。”

    “咳咳咳……”

    林珊珊重重的咳嗽几声,仿佛第一次认识沈南枝似的打量着她:“你养情、妇?你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沈南枝不客气地怼道:“所以,你现在还能踹气吗?需不需要帮你打电话给火葬场?”

    林珊珊:“……”

    两人嘀嘀咕咕,虽然一旁的人听不到她们的谈话内容,但并不妨碍她们继续八卦——

    “那不是表演系的林珊珊吗?”

    “没错,就是她!她怎么和沈南枝混在一起了?”

    “林珊珊是表演系第一个火起来的人,平时眼高于顶,谁找她都不搭理,高傲的很,现在被各大导演和资方封杀,居然自甘堕落,和沈南枝那种人混在一起。”

    “还能怎么办呢?被演艺圈封杀,她这辈子都别想再翻身,大概是活不下去了,正向沈南枝讨教怎么伺候老男人吧?”

    “哈哈哈哈,有可能诶!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真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沈南枝这种人怎么还有脸呆在学校,校长就该开除她,保全我们学校的名声!”

    “砰!”

    一声巨响打断她们八卦。

    一个怒气冲冲的小红毛顶着俩大黑眼圈,他的脚底,一张椅子被踹翻,正可怜巴巴得躺在他脚边,要死不活。

    红毛插着腰,直指那把乌鸦嘴:“吃饱了撑的没事干?都给老子滚!”

    有人认出他,惊得捂嘴:“是,是肾……”疼兄!

    此人在沈南枝的爆料帖中存在感极高,本尊名字,本尊头像,撕逼能力之强,硬生生吸引了一半沈南枝的战火,可以说非常之强悍!

    在帖子里,大家可以披着匿名马甲骂他,但现实中……没人会傻到和一个捐楼狂魔的儿子硬碰硬。

    人家可是有后台滴!

    捐几栋楼,不用考试都能顺利毕业的那种!

    刚刚还口吐芬芳的八卦群众一个个麻溜散场,整个教室,只剩下沈南枝、林珊珊和滕深。

    滕深骂了句,踹开脚边的椅子,冲沈南枝走过去,一双眼,滴溜溜地定在她身上:“你什么时候来学校的?”

    “……”

    沈南枝瞅他一眼,继续交代林珊珊:“有消息随时给我打电话,办好差事,钱少不了你。”

    林珊珊眼睛撑大一圈:所以,沈南枝要给自己长生活费了吗?

    “好!”

    有钱就好办事,她痛快答应。

    扭头,冲滕深甩去一个凉飕飕的眼神:“肾疼兄提起裤子不认人的本事真厉害。”

    滕深这才发现沈南枝身边还有个大活人,而且还是个曾经伺候过他的女人。

    滕深爱美薄情,但对跟过他的女人通常不会太亏待,他扯了个笑,打招呼:“是你啊,不好意思,刚刚只顾着看沈美人,没太注意到你。”

    林珊珊:“……”

    你是压根没注意到我吧!

    她要脸,不会做自打嘴巴的事儿,哼了声,说道:“我要出去,麻烦你让一让。”

    滕深麻溜让开,还对她挥挥手。

    意思很明显:你要走就快点走,别影响我把妹!

    林珊珊:“……”

    你妹的!

    她深吸一口气!

    刚涨生活费,她心情正不错,不想被滕深这种只考虑下半身爽感的物种打扰好心情,头也不回,径直离开。

    林建去福利院,就代表陆晨光要对她出手了,沈南枝心事重重,没了看书的兴致,把课材收进背包,起身往外走。

    陆晨光的危险程度极高,沈南枝又格外珍惜与沈家的亲情,担心他利用自己的身世作妖,想来想去,为保万无一失,掏出手机给薄司南打电话。

    嘟。

    电话只响了一声,薄司南就接通。

    她很少给他打电话,薄司南有些意外,更多的是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嗯。”

    下秒,沈南枝就听到椅子摩擦地面发出的刺啦声。

    魔音入耳,耳膜都被震了震。

    她把手机举离自己的耳朵,揉了会儿被震到的耳朵,才慢慢收回来,说道:“不是什么要紧事,你别急,你先忙工作,我一会儿去公司找你,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再说。”

    “好。”

    薄司南松口气,问:“你在学校吗?我让王珂去接你?”

    “不用……”

    沈南枝还没说完,一个红脑袋突然凑过来,挂着黑眼圈的俩灯泡眼有些委屈:“你怎么一直讲电话,都不理我?”

    沈南枝:???

    她刚刚想事情太专注,差点忘了身边还有个这货。

    丫靠的她很近,炸毛的头发险些戳进她眼里,沈南枝下意识地一巴掌拍过去——

    【作者题外话】:三更完,明儿中午十二点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