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美女约我了,鸡冻鸡冻!

关灯
护眼
    【宝贝,中午一起吃饭。】发件人:薄司南!

    “宝贝?”

    沈南枝浑身一激灵。

    实在难以想象薄先生一脸正经地打下“宝贝”两个字的画面,真的真的太诡异了!

    她甚至怀疑:薄先生的微信号是不是被盗了?

    对!

    一定是被盗了!

    作为华国首富,资产万万亿,平时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他想搞垮他,一定是商业对手买通黑客黑他账号,盗取薄氏集团商业机密!

    薄先生口正体直、正儿八经的人设,怎么可能随便崩掉?

    联欢会送她一束白桔梗都是王珂的主意,这种没情调、没情商、常年奔波于工作的大直男,绝不可能喊她“宝贝”!

    最最最重要的是,薄司南从没有一起和她吃中午饭的习惯!

    深思熟虑之后——

    沈南枝快速回复:【骗子闪远点,再骚扰我,削死你!】

    发完信息,把手机静音,认真听曹教授讲课。

    ……

    薄氏大厦顶楼,总裁办公室。

    薄司南坐在沙发椅上,听王珂汇报着稍后的会议内容,眼睛,时不时瞅一眼手机。

    他相信百度是不会骗他,沈南枝主动给他打领带就代表对他有好感,女孩子做到这一步,他身为男子汉大丈夫,如果连这个都不回应,也未免太不男人!

    至于怎么回应?

    薄司南选择用一个亲昵的称呼,拉近两人关系。

    王珂还在禀告,薄司南左耳进右耳出,时不时从文件移到手机屏幕上视线,变成定格在手机上。

    王珂:???

    今天的总裁好像有点心不在焉,难道是今天早晨发泄完精力,精尽力衰的缘故?

    今天中午,一定要给老板加一锅十全大补汤!

    叮。

    信息提示音一响,薄司南就拿起手机,划开屏幕。

    下秒——

    他的眉心拧的很高,眼睛里的神色突然暗淡。

    旁边就是大大的窗台,阳光闯进来落到他眉眼,都化不开那浓浓的阴郁。

    正在读报告的王珂嘴唇一抖,嘴瓢了,身体发出一级警报:老板情况不对,速度撤退撤退!!!

    嘴巴自觉闭上,身体默默往后退。

    刺啦!

    沙发椅发出刺耳的响声,王珂脚步顿住,弱弱地抬眼看去。

    薄司南绷着脸,表情僵硬,看起来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

    他试探地开口,问道:“老板?”

    “……”

    薄司南一言未发,拎起大衣就往外走。

    王珂赶紧跟上。

    看到总裁大人来了,秘书赶紧帮他打开电梯门,薄司南面无表情地走进去,王珂懵懵地跟在后面,好奇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老板大人说走就走?

    “车钥匙!”

    薄司南冷声吩咐。

    王珂立马掏出车钥匙递给薄司南,下秒,他就被薄司南无情地撵出去。

    “啊?”

    王珂懵懵地抽抽法令纹,脚步却无比听话地走出电梯。

    薄司南一个人赫然立在电梯里,浑身的气息有些可怕,平时只是不近人情,今天的他……近他者灭……

    他浑身上下透露出一种情绪:我不开心!

    王珂识趣地又往后退了退,远离是非之地。

    电梯门即将关上前,他猛地想起什么,赶紧请示:“老板,一会儿还有一个会议……”

    叮!

    电梯门关上,王珂剩下的话卡在嗓子眼儿里,无奈扶额,招招手,换来一个小秘书,说道:“去,通知下去。今天的会议暂时取消。”

    语毕,深深地望一眼电梯门,感慨一声,去干活儿了。

    老板翘班,他得扛起大旗等老板回来!

    ……

    下课后,沈南枝坦然直面同学们的指指点点和嘀嘀咕咕,走出教室。

    门口,熟悉的红毛正等着她。

    看到她出现,“噌”地窜上去,以守卫者的姿态站在她身边。

    扫一眼那些说她是非坏话的人,狠狠瞪去一个眼神:“一个个闲的蛋疼啊!马上考试了不赶紧复习,还在这里说人闲话!没根没据的事天天挂在嘴边,这么长时间也不怕烂嘴?”

    那些人不敢正面刚肾疼兄,不想招惹是非,三三两两地躲开。

    滕深骄傲一笑,凑到沈南枝面前,显摆:“怎么样?我厉不厉害?你放心,有我在,那些人不敢对你怎么样,以后我每天来接你上下课好不好?”

    他够真挚了吧?

    够让她心动了吧?

    沈南枝:“……”

    这红毛最近的存在感是不是有点高了?

    她一蹙眉,滕深马上摆出一副“我绝不会随便打扰你”的姿态:“我就护着你,绝对不会打扰你!”

    “你不用太放在心上。”

    “你呢,要是想找个人说说话,我随时恭候,你要是不想和我叨叨,我保证让自己看起来像一坨空气。”

    滕深把自己的位置摆的低低的。

    嘿!

    他就不信攻略不了她!

    女人的心都是肉长的,心软的不行,哄一哄,再飒再野的女人,也能泡到的!

    沈南枝看看周围离开了还探头探脑凑够来扫几眼的人,冲滕深勾勾手指,对方哈巴狗儿似的凑上来:“我在!”

    “跟我来一趟。”

    沈南枝说罢,就自顾往前走。

    滕深跟在后面,踩着美人儿的影子,开心的不得了。

    他把自己的位置摆这么低,她绝对是心软了!

    心里这样想着,就见沈南枝走到一个小树林,当下更加欢喜。

    这么隐秘的地方,对方难道想对他做点什么?比如,推倒?深入?

    越想,越鸡冻!

    沈南枝走到树林深处,回头。

    滕深笑嘻嘻凑过去,“明知故问”道:“你喊我来这里做什么?是不是……”

    他还没野战过呢!

    美女果然喜欢重口味!

    他激动的手心里冒了热腾腾的汗,分分钟想扒光彼此,大干一场!

    沈南枝扭头,看向他:“你喜欢我什么?”

    啊啊啊,真是她动摇的前兆吗?手段果然奏效,沈美人对他心动了!

    滕深认真道:“你很漂亮!”

    漂亮的让他愿意放弃尊严,也要把她追到手!否则,他堂堂的滕家小少爷,怎能容忍一个人连续胖揍他两顿?太丢脸了!

    沈南枝问:“没其他原因了?”

    “啊?”

    滕深好半天也没回答出来。

    男人和女人的感情,难道不是一个始于颜值,一个始于财富?各取所需?还要什么原因?

    他就是看上她的颜,如此单纯而已!

    “真没了?”

    沈南枝又耐着性子问了遍。

    滕深勉强道:“你的性格也很独特,我从没见过你这么野这么飒的!”

    “这样啊……”

    沈南枝低头沉默了。

    诡异的安静,让滕深产生了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