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木木,你备注了什么!?

关灯
护眼
    金丽像被人点了穴似的,哽住。

    滕深恍然大悟:“靠,那个帖子是你胡说八道的?”

    金丽摇头:“不是我,我只是……”

    沈南枝冷哼:“你只是什么,只是落井下石?趁火打劫?”

    她真心无法理解金丽这些人的想法:“我一直把你们当朋友,不曾亏待,不曾让你们受委屈,可你们呢?一个个讨厌我,憎恨我,无时无刻不想着把我踩进污泥里!”

    金丽如此。

    林珊珊、白薇、孔繁萱,她们同样如此。

    “?”

    金丽盯着她,一秒两秒,突然冷笑一声:“沈南枝,你知道你自己有多遭人憎恨吗?”

    “你光鲜亮丽,有钱有颜有身材,还弹得一手好钢琴,学校师生都让着你,就算长时间不来上课,老师们也不会说什么,就连以严格著称的曹教授,也从来没因为你缺席扣过你学分!”

    “你一出生就站在很多人一辈子做梦都接触不到的终点!”

    “你对我们的好,根本不是什么友情,是高高在上的施舍!”

    “是施舍!”

    她又重重地重复一句!

    “我们都是人,并没有比你缺胳膊缺腿,凭什么我们样样不如你?”

    “你知道你的存在挡了多少人的路,让多少人一看到你就自卑吗?”

    沈南枝的眉心一点点皱起:“……所以,这就是你们伤害我的理由?”

    “没错!”

    金丽盯着她,憎恨,溢于言表:“你这样的人,一旦摔进淤泥,你知道会有多少人欢天喜地庆祝吗?会有多少人因此得到救赎吗?”

    滕深“啐”了口:“妈的,老子实在听不下去了,你们这群人一个个脑子有坑!老子第一次听说恨一个人是因为对方太优秀,简直不可以理喻!哥自认为不是什么好人,也没你们这么思想龌龊!”

    “好了。”

    一直沉默着的薄司南突然开口,威严的气势,如一把锋利的宝剑劈开混乱的现场。

    他已经搞清楚事情的始末,并有了证据。

    点开录音,沈南枝的质问,滕深的破口大骂,金丽的自我招认,全都录了进去。

    他把录音发给黄毛,递过去一张支票:“送她去警局。”

    ???

    黄毛盯着眼前这张巨额支票,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抽抽唇角:“那个,我们不太方便去警局吧……?”

    他们是有前科的,进进出出好几回了,这次又差点动手成功,送金丽去警局,那不是自动送上门被叔叔们宰嘛!

    不行不行!

    脑海中的理智,战胜了那一长串诱人的数字。

    薄司南平静的声音透出不容置地:“无妨,那让我的人送去,届时,参与这件事的人一个也别想逃。”

    黄毛:!!!

    妈呀呀呀呀呀!他一把接过支票,揣进兜里,规规矩矩地对薄司南鞠了个躬:“先生,你放心,我们一定把罪犯交到警察叔叔手中,让她接受法律的制裁!”

    进进出出这么多次,他们自然比谁都了解其中的关键,前去自首,至少能赢的从轻处理,总好过被抓回去吧?

    更何况,他们亲自送金丽去警局,到时候便由着他们随便说,凭着他们进进出出的丰富经验以及三寸不烂之舌,这个锅,还是能成功甩给金丽的!

    越想,越觉得这笔买卖赚大发了!

    有了钱,腰粗了,意气风发地走向金丽。

    金丽见状,慌了。

    证据确凿,有黄毛反水举报,有录音为证,她买凶伤人的罪名的的确确坐实了。

    她一旦进去警局,肯定会被判刑!

    三年?

    五年?

    还是七年八年?

    她大学还没毕业,她还没出人头地,她父母就她一个女儿,她不能蹲监狱……

    她慌了,深深的慌了。

    猛地扑向沈南枝,求饶道:“南枝,我错了,你放过我吧,我真的知道错了,你饶我这一次,我保证改过自新,绝对不会再有坏心思。”

    “带走!”

    薄司南绝不给沈南枝心软的机会。

    放过敌人,就是给自己留下一个隐患,他不想沈南枝时时刻刻面对这些糟心玩意儿。

    “不要!”

    金丽一声尖叫,噗通跪在地上,抱着沈南枝的腿,哀求:“南枝,我们是舍友,我们相处这么久的份儿上,你就放过我吧!”

    “我爸妈年纪大了,老来得子,就我这一个女儿,我妈妈身体不好,如果我坐牢的话,她一定会受不了的,到时候,我们家就散了……”

    “南枝,我求求你了!”

    “……”

    沈南枝自上而下,睨着她。

    金丽哭得梨花带雨,鼻音很重,一抽一抽的看起来很可怜。

    她本来不为所动,但是……

    当金丽提到她母亲的时候,她的心,还是不由地柔软下来。

    经历过一次亲人去世,她对亲情的执着,让她有些犹豫。

    突然!

    她手上覆上一个暖暖的手掌,薄司南略带薄茧的手指捏捏她的手:“木木,她是成年人,做错事就该接受惩罚,亲情是单纯温暖的,它不是一个人肆无忌惮伤害别人后,得以保全自己的一条退路。”

    沈南枝眼底的犹豫消失。

    薄司南看向黄毛,对方直接招呼三哥兄弟拖着金丽离开。

    任凭她再大喊大叫,沈南枝都无动于衷。

    薄先生说的没错,亲情,它干净纯洁,不该染上这些肮脏。

    处理好这些糟心事,薄司南吩咐经理:“上菜。”

    经理赶紧道:“是!”

    事情的结果,远比他想象中的好很多,他不敢废话,连忙招呼服务生上菜!

    饭菜,很快上齐。

    薄司南把服务生新拿来的餐具给沈南枝摆好,又亲自给她夹了喜欢吃的菜:“饿了吧?”

    “嗯嗯嗯!”

    今日运动量超纲,沈南枝饿的不要不要的,夹起盘子里的菜就送入口中。

    她吃完,薄司南又给她夹。

    沈南枝完全处于被投喂状态,一直到吃的饱饱的,她放下筷子,打声哈欠,问薄司南:“你怎么来了?”

    “我……”

    “对了!”

    沈南枝想到了什么,打断他,赶紧说道:“我给你讲哦,你最近一定要小心,你很可能被你的某个商业对手盯上了!他们找了黑客攻击你的手机,想套取你的商业机密!”

    说着,拿出自己的手机,点开微信,给他看:“你看,黑客这给我发了什么鬼信息!”

    “还喊我宝贝!恶不恶心!被我直接骂回去了!”

    薄司南:“……”

    所以,她骂他并不是因为他“僭越”两人之间的关系,而是误会他是黑客?

    眼底一直缠绕的阴郁,就这么烟消云散了,可下秒——

    他盯着她的备注名称,眉心深隆。

    ……

    ……

    那!是!什!么!!!!!!

    ……

    ……

    【作者题外话】:啊啊啊突然狂风大雨,线路故障,才来电不久,上传延迟了一小时,心塞!

    大家有银票的,都大方地砸给我呀~

    嘿!

    大家发挥脑洞,来猜猜木木给薄首富的备注是什么,哈哈哈哈,明天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