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我要选美!

关灯
护眼
    薄司南:……???

    沈南枝:!!!!!!

    他们的嘴唇,刚刚就这么……猝不及防地、亲密无间地、梦幻般地、没有缝隙地贴在一起,彼此擦过……

    完全没有一点点防备!

    尤其是薄司南!

    他只是看她心情不太好,想喊她出去走走,散散心,完全没想到她会突然扭头。

    撩人的气息,渗透每一寸神经,勾引着他的80万亿个细胞细胞,砰砰砰炸裂,重组,再炸裂,在重组。

    修长的手指,缓缓抚上他的唇。

    在手指的遮掩下,舌尖轻抵被她撩过的下唇,一抹滚烫,瞬间蔓延。

    沈南枝仿佛间好像看到他耳根红了,受到感染,她的脸颊也微微发红,张张口:“刚刚……”

    耳边,一阵鬼叫炸开——

    “啊啊啊,我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

    全程目睹沈南枝和薄司南在线亲亲的王珂,嗷嗷嗷地捂着嘴,在送两个医疗团队离开时,还忍不住刷一下存在感。

    他突如其来的声音,惹得沈东海等人看过来,关切地询问沈南枝:“木木,发生了什么事?”

    沈南枝和薄司南:“……”

    薄司南拉着沈南枝的手起身,对沈东海和顾相思说道:“木木觉得家里热,我们出去吹吹风。”

    语毕,拉着神游太虚的沈南枝离开。

    一出门,沈南枝就匆匆挥开薄司南火热的大掌,尴尬地说道:“刚刚那个……”

    她手臂一挥,搭在她肩上的大衣就往下掉,薄司南帮她拢好,耐心地扣着扣子:“小心着凉。”

    沈南枝:“……”

    晚间的冷白灯光缓缓落在他手上,发着漂亮白光的手指正慢条斯理帮她扣着扣子。

    这个时候的薄先生,温柔的让人想沉溺其中,托付终生。

    沈南枝又不禁想到刚刚两人尴尬的一幕。

    夜间的风有些冷,她的耳尖还是烫的发红,抿着唇,不好意思道:“我刚刚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突然靠过来,你刚才……?”

    薄司南帮她把扣子系好,站在院灯下注视她,浅眸里印着关心:“见你心情不好,喊你出来走走。”

    “这样啊。”

    沈南枝叹口气,红红的嘴唇嘟了嘟,提着的那口气松懈下来:“你看出来了吧?”

    她没头没脑地问题,薄司南却接的很顺:“看出来了。”

    “嗯?”

    沈南枝眨眨眼,他知道她在说什么嘛?!

    “你不喜欢陆晨光,想把他赶出沈家。”

    “……”

    果然,薄首富的眼光毒辣,什么都瞒不过他。

    她点点头,爽快地承认:“我想要的,不只是把他赶出沈家,我要他身败名裂,一无所有,孤立无援!”

    他不问原因,只是说:“我帮你。”

    “为什么?”

    “我说过,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

    “陆晨光说起来也算是我哥哥,我对他这样,你不觉得我可怕吗?你不会觉得我是因为知道了自己养女的身份,在排斥他这个样子吗?”

    “不会。”

    夜风吹来,吹乱她的发丝,薄司南勾起一缕,在手指尖绕了两圈,别在她耳后:“我说过,你不喜欢的人都是坏人,坏人受到惩罚是他们罪有应得。”

    两人靠的很近,铺满灯光的地面上,两道黑色的身影贴在一起,长长延展——

    沈南枝的心跳,扑通通跳了跳。

    她感觉,此时此刻的薄先生真的好性感好撩人,浑身都闪着blingling动人的光,密密麻麻地投射在她身上,包裹住她,强势地拖她进入他的世界。

    咳。

    沈南枝为自己脑海中勾勒出的画面,感觉到一丝丝羞耻。

    滕深信誓旦旦地说薄先生对她心怀不轨,想占有她,她觉得,她貌似才是那个心怀不轨的人……

    差点都想投怀送抱了!

    嘤嘤嘤!

    羞耻!

    人家薄先生明明只想做她的好朋友,合伙人,知心大哥哥,她居然对薄爸爸产生这种想法!

    唉!

    一定是现在已进入深冬,冷到极致,春天快来了,她心里的小苗苗都开始活跃了。

    “不是要散步嘛?”

    她错开视线,往前面走,为了掩饰刚刚的刚刚的尴尬,一双眼睛抬起来往黑漆漆的天空瞟:“今天的月亮真的……诶?有点黑……”

    薄司南抬眼看去。

    黑乎乎的苍穹,看不见星,看不见月,只有周围的路灯闪闪烁烁。

    他“嗯”了声:“确实有点黑。”

    沈南枝:“……”

    ……

    考试结束后,沈南枝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

    她现在有两个签约艺人了!

    景乐在《亲爱的白月光》剧组中的表现越来越好,导演给她打电话,十句有五句在夸景乐,沈南枝给他安排了一系列宣传后,便把大部分精力放在滕深身上。

    偏偏——

    “麻蛋!”她怒摔:“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滕叔叔费劲心力给他找来这么好的资源,张导的男一号啊,多少人求都求不来资源,他居然因为睡过头耽误面试!!!”

    王萌吸溜一口香喷喷的榴莲汁,含在嘴里嚼了一会儿果肉,吞下去,擦擦嘴,提议:“我去揍他一顿,让他感受下社会毒打?”

    “好主意!”

    沈南枝让王萌尽情放手去做,她则抓紧时间联络张导,重新为滕深安排一次试镜!

    好说歹说,总算用她的三寸不烂之舌成功说服张导点头同意,挂了电话,整个人懒懒地往椅子上一瘫,脑海里,又不由自主地跑出一个身影——

    他时而冷漠霸气,时而温柔衿贵,时而多情优雅……

    他的手好漂亮。

    他的唇好软。

    他的胸肌好有安全感。

    还有他的腹肌……

    “啊啊啊!”

    沈南枝崩溃地给了自己两拳头。

    最近两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她一闲下来就会想起薄司南,尤其想念他漂亮的五官和健壮身体。

    “大概是思、春了。”

    可怜的她这两辈子,就谈过一次还算不得恋爱的恋爱,每天被父母的狗粮荼毒,又遭逢冬天和春天的换季,被各种因素困扰着……

    她捏捏眉心,拨通叶昭的电话:“叶总,给我拨几个帅气的小鲜肉过来,我要选美……啊呸,我要挑选几个艺人重点培养!”

    【作者题外话】:十里小姐姐嘿咻嘿咻来点名啦:汐佳,木子贝贝,九琳爷,梦汌,孤陈子,奈落落,快说喜欢我,天空中最亮的星呀,风流公子呀,棠冰璃,邩馿,Hammy,老杨Christy,希宇易扬~~

    最后的最后,明天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