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你们要不要打一架?

关灯
护眼
    沈南枝看一眼暴躁的滕深,再瞅一眼淡定的迪龙,不到两秒钟就做了决定:“那你走吧,哦,对了,你签了五年合同,记得把违约金打过来。”

    滕深:???

    “老子一毛钱没赚,还要倒贴?”

    心头的朱砂痣变成锋刀利刃,狠狠插在他心口。

    盯着沈南枝的俩眼珠子,大大地写着“渣女”俩字:“你当时用那么卑劣的手段逼我签约,现在有了其他小妖精,就要狠心抛弃我?”

    沈南枝点点头:“嗯,谁让你不把我的话当回事,错过张导的面试?你知道你的不配合,会让我少赚多少钱嘛?”

    滕深气急:“那是,那是因为……”

    “嗯?”

    “……”

    哼!

    滕深扭过头,没吭声。

    他才不会告诉她,他睡过头是因为昨晚做了一个春、梦,梦到和她……然后一开心,特么的就睡过头了……

    别扭的小模样,耳朵还有些诡异的红?

    沈南枝噗嗤笑道:“怎么,不满意啊?”

    滕深扭过头,耳朵的红没散去,一双眼凶巴巴地瞪她:“当然不满意!”你个见异思迁的渣女!

    “那……”

    沈南枝似乎超认认真真地想了想:“你俩打一架?谁赢了谁留下?”

    滕深扫一眼那娘娘腔,两眼放光:“好主意!”

    他放肆地冲迪龙勾勾手指头,挑衅道:“决斗吧!死妖精!”

    迪龙蹙眉,问沈南枝:“当真要打?”

    滕深强势地打断沈南枝回答:“当然了!都是老爷们儿,谁和你来虚的!”

    他呵笑:“你该不会是未战先怯吧?不过也是,我也没指望你这个娘娘腔能有男子汉气概!这样吧,给你个机会,叫我一声哥从此消失在我眼前,我就放过你!”

    “不用,我打~~”

    迪龙站起身,冲沈南枝妖娆地笑了笑:“等我~~”

    说完,就朝滕深走过去。

    俩人很有默契,似乎不想让沈南枝小仙女见到社会阴暗残酷的一面,相约出去决斗。

    王萌刚刚跟着被她猛k了一顿的滕深回来,见屋里有人,便一直站在门口嗑瓜子看戏,俩人一走,她滴溜溜地凑上来,问:“要不要跟上去看看?”

    “不用。”

    都是老爷们儿,谁输谁赢都一样,反正闹再大的别扭,也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两个人,她都要!

    拍拍身边的位置,王萌乖乖地走过来,沈南枝拿出一个袋子送给她:“生日快乐。”

    王萌讶然:“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自有我的办法啦!”沈南枝笑道:“要不要拆开看看?”

    “嗯嗯嗯!”

    王萌接过,欢快地打开。

    里面是两套漂亮的衣服,都是沈南枝从头到脚搭配好的,品牌什么的她倒是不在乎,就是觉得衣服还挺好看。

    在身上比了比,问沈南枝:“好看吗?”

    “特别漂亮!”

    沈南枝见她喜欢,自己也开心。

    她送上第二份礼物,是一张卡:“我知道你对衣服首饰这些不是很在意,这张卡是沈氏集团贵宾卡,只要是沈氏集团的地盘,你可以拿着它随便吃。”

    “真的吗!!!”

    王萌的欢呼声差点炸裂沈南枝的耳膜,这一次,她是真的真的很开心!

    欢快地接过卡,看了又看,揣进兜里,“南枝,谢谢你!”

    她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的欢喜,拍拍自己的胸脯,说道:“你对我这么好,我无以为报,你以后想揍谁,只要说一声,我分分钟帮你揍扁他!”

    说话间,滕深和迪龙回来了。

    沈南枝和王萌一起看去——

    迪龙走在前面,风姿摇曳,风情脉脉。

    滕深走在后面,垂头丧气,表情像滕家破产似的……

    谁赢谁输,不言而喻。

    迪龙走到沈南枝身边,伸出手,妩媚一笑:“枝枝,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滕深:“……”

    捂着自己的腰,心里伤春悲秋,老泪纵横。

    妈的,不科学,太不科学了,这娘娘腔的战斗力怎么这么强?他连拳头都没挥出去,就被对方摁在地上打……

    最后的最后,他求饶,那死妖精才肯放过他。

    他似乎有些理解迪妖精说,把那些在他面前脱掉裤子的男人卷起来扔垃圾堆是怎样一个情景了,那死妖精原来不是在开玩笑啊。

    这年头,女人可怕,像女人的男人特么的更可怕,还能不能让正常男人正常生活?

    滕深感觉很绝望!

    自从认识沈南枝,他的生活就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第一百二十次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认识她。

    和迪龙签完合同,沈南枝望一眼站在角落中默默沉思的滕深,微微一笑,挑眉:“深深同学,你还要解约吗?”

    王萌捏捏拳头,咔嚓咔嚓的声音响起。

    如魔音。

    如死神的呐喊。

    滕深的小身板已经经不起一天三顿揍,顾不得什么面子不面子的,甩头甩的超勤快:“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和你签了五年合同,时间不到,我是不会解约的!”

    沈南枝很满意,又问:“今晚我请大家喝酒,你要一起来吗?”

    “我……”

    滕深还在犹豫。

    面前这三个都是揍过他的人,和他们三个一起喝酒,他得有多大的心胸啊?真怕喝醉了被他们三个摁着打!

    沈南枝数道:“我数三下,不吭声我就当你拒绝咯……一……”

    “我去!”

    滕深最终还是答应了,他就不信,她们打他上瘾,喝个酒还能动手!

    大概是答应的太快,不小心闪了腰,他倒吸一口冷气,差点叫出声,但男子汉的气概不允许他示弱,愣是把即将飙出口的嗷嗷声咽下去。

    沈南枝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你确定你这样子能去喝酒?真的不需要去医院?”

    “去医院做什么?”滕深嘴硬道:“哥好得很!特别特别好!”

    沈南枝但笑不语:“……”

    ……

    相约好一起出去happy的时间,沈南枝拿着迪龙的合同去找叶昭。

    迪龙不是她直签的艺人,原合同还挂在公司,她需要同叶昭交接合同,按照公司的流程,他签字后,她便可以正式成为迪龙的经纪人。

    走进叶昭的办公室时,薄司南的电话恰好打进来——

    【作者题外话】:欢迎新宝贝:**ILE*,浅溟,狗粮真好吃~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