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薄司司,你再动我咬你哦!

关灯
护眼
    沈南枝从神游太虚中回过神,瞅一眼手边的红糖水,再瞅一眼薄司南,犹豫一会儿,装没听见,视线落在外面。

    薄司南:“……”

    两人诡异的互动,很快引起滕深的注意。

    “你俩吵架了?”

    他一开口,瞬间吸引大家的目光。

    薄司南这才注意到他,再看一眼他身边的迪龙……

    木木说的同事是他们?

    呵!

    两个都到齐了!

    王珂就没见过滕深这么傻缺的人,看不出来老板心情不好么?还上赶着找存在感?

    他在肩膀两侧点了点,划出一个十字,默默地在心里给滕深点根蜡!

    薄司南冷冷一笑,目光冷若冰霜。

    他不用恶言相向,不用声嘶力竭,甚至都不用动手,气势就像窜天猴似的直线飙升!

    滕深顿觉后背一阵发凉,身体僵硬,就这么定在原地,动也动不了……

    直到服务生上菜,薄司南的注意力又被沈南枝吸引过去,他才动动僵硬的手指,搓搓冰冰凉的手。

    嗐,刚刚那是怎么了?

    他心有余悸。

    可怕程度,简直比被王萌暴揍一顿都惊悚!

    “您好,餐上齐了,请问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服务生上晚餐,照例问道。

    薄司南扫一眼王珂点的菜,问服务生拿了菜单,对比着百度出来的“姨妈期饮食”,斟酌着,又点了好几道,“红枣燕窝,长山药木耳,红豆粥……”

    咦?

    沈南枝悄悄抬眼,看向他。

    以前每次来大姨妈,厨房的阿姨就给她做这些,说有补气补血功效。

    一道两道可能是巧合,那两道三道呢?

    所以说,他是专门为她点的这些吧?

    沈南枝陷进一个怪圈——

    一方面觉得薄爸爸人真好温柔体贴,一方面又被他古怪的偷窥癖搅乱着……

    薄司南点完餐,一抬眼,恰好和她对视。

    他一如平常,冲她温柔地笑了笑,沈南枝触电般收回视线,低下眼,有些尴尬地端起手边的红糖水灌一口。

    噗——

    一口下去,嗓子眼儿里齁甜齁甜的。

    她蹙眉,嫌弃道:“怎么这么甜呀?”

    下秒,薄司南用开水烫了个玻璃杯,往里头倒了大半杯水,晃了晃,散掉些热气,递到她面前:“润润口。”

    沈南枝盯着那杯水看了会儿,终究还是接过来,说道:“谢谢。”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让薄司南喜上眉梢,眉眼的冰冷划开了,柔声道:“慢点喝,小心烫。”

    “喔。”

    沈南枝捧着水杯,专注喝水。

    气氛,又缓和下来。

    王珂“啧”了声,太太简直就是老板的情绪控制机,她一个眼神,一句话,就能让向来稳若泰山的老板失控,爱情的力量啊!!!

    他清清嗓子,举杯:“萌萌,祝你生日快乐!哥没啥礼物送你,这顿饭,就代表哥的心意了!”

    王萌无敌鄙视他:“饭是南枝请的!”

    王珂挑眉:“可是,是哥点的啊,你瞧……”他指指其中几道菜:“这些都是你喜欢吃的,哥专门为你点的。”

    王萌冷哼:“哼,虚伪,我还有不喜欢吃的?”

    王珂:“……”

    好吧,你牛,你赢了!

    看着王珂被王萌怼的无话可说,沈南枝的情绪被带动起来,笑了笑,一扫刚刚的沉闷,举杯为王萌送上祝福,其他人也说了好一会儿吉祥话。

    很快,气氛就热络起来。

    沈南枝有了饿意,夹起一块拨好的螃蟹肉放进自己盘子里,突然,横空出现一双筷子把她的肉抢走了……

    沈南枝的目光唰地射过去!

    始作俑者是薄司南!

    她刚刚熄灭的心头火,又被他撩起,不满道:“你干嘛抢我的呀!自己不会夹呀!”

    薄司南不为所动,淡定地说:“今天不能吃螃蟹。”

    沈南枝:???

    “螃蟹性寒。”

    “……”

    沈南枝磨磨牙。

    好吧,虽然他是好心,可她真的好想吃螃蟹呀!不能忍受被他抢走!

    郁闷地问道:“就吃一口不行吗?”

    薄司南摇头:“不行。”

    沈南枝:“……”

    哼了声,不搭理他,夹了一筷子青菜放在碗里,咔嚓咔嚓咬着,见他全程关注着她,不满地抓着筷子敲一下他的筷子:“快吃呀,看我干嘛,我又不是吃的!你看的我都吃不下去啦!”

    薄司南这才收回视线,动筷子。

    沈南枝时不时瞥他一眼,瞅着他低头吃东西的功夫,速度飞快地夹了一筷子螃蟹肉。

    大概是做贼心虚,视线忍不住又往薄司南的方向看了眼……

    下秒……

    薄司南的筷子夹在她筷子上。

    自以为天衣无缝的沈南枝:“……”

    你低着头还能看到我夹了螃蟹呀?脑门上长眼睛了不成?

    不行,她不能认输!

    嘟着嘴,软软地撒娇说:“就吃一口嘛,就一口好不好?我保证吃一口就不吃啦!”

    她再**证,就差举手发誓。

    眼神真诚的不要不要的。

    撒娇的模样软乎乎的,简直可爱极了,薄司南唇角不禁勾勒出浅浅的弧度,眉眼稍扬,似乎配合她的语调似的,拉长一点尾音:“不可以哦。”

    不仅如此,他还霸道地吩咐王珂:“端下去!”

    沈南枝:“……”

    一口郁气堵在心口,发不出来,咽不下去!

    只能瞪他!

    知道她一定会生气,但这种事上,薄司南的态度很坚决,绝不会纵容她。

    把红豆粥放到她面前,说道:“喝这个。”

    “哼!”

    沈南枝目光一挪,不再搭理他。

    摆明了“我很生气”!

    薄司南耐心哄道:“乖乖喝完,下周我陪你飞一趟海城,那里的螃蟹最好吃,嗯?”

    沈南枝抿了抿唇,“你说的哦……”

    “嗯,我保证。”

    哄孩子似的把她哄好,沈南枝这才不大痛快地拿起勺子,喝一口,那模样,颇有些忍辱负重的味道!

    滕深把两人的互动看在眼里,心里一直吼着“好气好气,禽兽你快放开那个女孩让我来!”,表面上,把青菜咬的咔嚓咔嚓响,直面薄司南,他终究还是折煞在对方的气场中。

    ……

    吃得差不多后,薄司南扔了张卡让王珂带王萌他们去玩,他则霸道地拉着沈南枝上车回家。

    车上。

    他的手臂搭在副驾驶上,扭头看着坚决不坐副驾驶偏要坐后面的沈南枝,轻笑:“还在生气?”

    沈南枝看着车外,不吭声。

    薄司南叹口气,问:“下午,为什么说我是变态?”

    【作者题外话】:写这章,我全程姨母笑,嗷嗷嗷,生气的萌萌小木木,霸道温柔的薄首富,嘿嘿~~

    今日份,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