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赤果果的挑衅!

关灯
护眼
    抱着他,僵在那儿三秒钟,才勉强找回剧本节奏——

    松开怀抱,伤心欲绝地掉泪:“夫君,现在敌军兵临城下,大将军程快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只有你,才是他的对手,才能救我们国家,救百姓于水火之中!”

    滕深抬头看向远方。

    神色,悲凉。

    苏晚掏出跟随他多年的兵符,捧到他面前,又道:“夫君,难道你忍心看着自己守护多年的国家成为敌军的刀下亡魂吗?”

    “……”

    滕深的表情终于松动。

    此时此刻,他心中悲凉!

    夫人不知,他却知道,国君并非真的相信他忠君报国,没有谋反之心,只是想借他的手击退敌军,等敌军一退,他又是那个密谋造反的叛臣!

    他不想做那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傀儡。

    可是,他守护的百姓现在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流尽鲜血,成为敌军刀下亡魂。

    终究,他叹口气——

    “夫人,我多年研究程快的刀法,在狱中三月,创出一套克制他刀法的剑阵,我现在将它交予你,你从军中寻九个将士,督促他们一起练阵,三日后,必取程快性命!”

    长公主听完,热泪盈眶:“夫君,你终究还是……”

    “我现在便将它传授于你!”

    滕深打断她的话,抬脚,挑起地上的两根木枝,一根递给苏晚,一根自己紧握,现场教她。

    握着木枝的滕深,虽然容貌憔悴,但气势陡然一变!

    手中的木枝仿佛是跟随他征战多年的利剑,眉宇间挡不住的意气风发,英姿飒飒!

    “看好了!”

    他霸气一喝,手腕一转,挽了个漂亮的剑花!

    木枝快速甩出,虽然左手半吊着,但并不影响他行云流水的发挥,气势雄浑!

    苏晚在双旦联欢会上,凭借惊艳的剑舞引起张导的注意,钦点她为《战歌》女一号,她本人有舞蹈功底,与之前试镜的男一号对戏,全都能应对自如。

    可现在!

    她居然跟不上滕深的节奏!

    他一通漂亮的剑招耍下来,她应付的手忙脚乱,方寸大失!

    滕深耍完一个流程,目光深深地看着苏晚:“记住了吗?”

    苏晚:“……”

    滕深心中暗笑,表面,还要继续演下去:“没有关系,此剑阵甚是复杂,为夫再为夫人演示一遍!”

    于是,他又耍了一遍一模一样的剑招。

    苏晚:“……”

    如果刚刚她只是遗憾自己没有跟上滕深的节奏,那么,当他第二遍演示完之后,她恍然大悟:沈南枝在给她设套!!!

    滕深的剑招第一次和第二次分毫不差,一看就受过专业训练!

    她怀疑,沈南枝事先请武术教练教给滕深一套漂亮复杂的剑招,专程用来对父自己!

    可恶!

    苏晚的心态受到影响,勉强挥舞两下,不了了之……

    可她又不甘心,明明她才是压戏的那个,现在怎么反倒被滕深压制的翻不了身?

    拧眉,把自己最得意的一套动作展现出来!

    耍了几招,她越来越得心应手,眉宇间刚挂上得意,忽地,一道掷地有声的低音炮男声响起:“原来,女一号的水准这么低?”

    “卡!”

    张导出声。

    苏晚得意的剑招才发挥一半,就被迫终止,不悦地剜迪龙一眼!

    那娘炮知不知道现在这是什么场合!

    随随便便开口打断别人试镜,就不怕被暴脾气的张导一怒之下扔出去?

    没能发挥完自己的特长,苏晚有些遗憾,但她还是幸灾乐祸地睨着迪龙和沈南枝,等待两人被张导炮轰!

    果然,张导不悦地看向迪龙:“你刚刚说什么?”

    “女一号水准很低~~”

    迪龙再次开口,引得摄影棚的人全部齐刷刷看去。

    一个媚态十足的美人儿,开口是男声,很多人怀疑,他是不是做了变性手术,从’他’变成’她’……

    苏晚是张导欣赏的后辈,虽然刚刚那场试镜中的表现差强人意,但有之前好印象做基础,张导还是很维护自己亲自挑选的女一号。

    他冷冷一笑:“那你告诉我,什么是高水准?”

    “……”

    迪龙皱了下眉,在众人的注视中,走向滕深,指指他,道:“这场戏,我和他演。”

    众人:!!!

    他们见过毛遂自荐的,但从未见过这么大胆毛遂自荐反串的!

    滕深一脸排斥,干脆利落地拒绝:“滚犊子,老子才不要和你演夫妻!”

    他到现在都记得自己曾经勾搭迪妖精的尴尬场面!

    他才不要长针眼!

    迪龙笑看着他:“你不敢演,是怕被我压戏?”

    滕深:“……”

    挑衅!

    赤果果的挑衅!

    他那是那种未战先怯的人吗?答案当然不是!

    他抬抬下巴,哼道:“有种你就来啊!哥大方点,给你五分钟看剧本时间!”

    张导身边的所有工作人员:???

    副导演忍不住,道:“喂,你能不能成为《战歌》的男一号,张导还没定下来,你俩想探讨演技,回去随你们怎么探讨,这里是《战歌》试镜组,你一个小演员没权利这么做!”

    滕深才不管对方说什么,他是个较真的人,现在一心一意和迪龙较真,比个高下!

    副导演见滕深油盐不进,沈南枝这个经纪人也不出面管管她两个乱来的艺人,只好将目光投向张导:“这……”

    出乎意料的,张导吩咐小李:“给他剧本。”

    副导演:“……”

    小演员不懂事乱来能理解,可张导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竟随他们折腾?

    然,张导的命令已下,他心里再膈应,也不好反驳。

    在剧组,张导就是NO.1,他说什么,大家就得听什么,否则,惹他不快,分分钟被撵出剧组。

    迪龙拿到剧本,沈南枝第一时间上前辅导。

    她最近一直在研究《战歌》剧本,也算小有心得,加上上一世看过《战歌》这部电影和诸多影评,对这电影再了解不过,用最简洁的语言把自己的理解和想法转述给迪龙后,留下最后三分钟,让他自己琢磨。

    很快,到了迪龙和滕深的pk时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