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老板,你脖子上有吻痕

关灯
护眼
    薄司南帮她擦完水渍,问:“接下来要洗干净吗?”

    “嗯。”

    薄司南把纸巾折起来放在一边,对她说道:“出去看电视吧,我来洗。”

    “不用。”

    沈南枝摇摇头。

    是她决定给他和君君做柠檬蜂蜜茶,她自己出去看电视,留他一个人在厨房忙活,算什么?

    她提议:“我来洗,你会用刀的话,你来切片?”

    被她漂亮的眼睛盯着,薄司南缓缓道:“好。”

    “……”

    深冬的夜晚,厨房的暖风轻轻吹着,沈南枝把清洗好的柠檬放进案桌上,薄司南耐心仔细地切片,两人仅仅有条地配合着。

    雪白的王妮妮带着她的四只黑宝走进来,躺在两人脚边,时不时汪两声。

    沈南枝忽然想起曾经看过的一本书,里面有句话——

    最理想的婚姻是,一屋两人三餐四季五条狗。

    这不正是她们的生活嘛?

    耳边,是他的呼吸声,在这静谧中显得格外暧昧。

    偷偷瞅他一眼,恰好对上他看过来的视线,沈南枝慌忙收回视线,对准水池里的柠檬。

    莫名其妙的,她的心跳开始加速……

    耳尖,红彤彤的。

    被她白皙的肌肤反衬着,看起来格外明显。

    薄司南突然有些口干,吞咽一下:“你要不要……”

    他就站在她身边,两个人的胳膊轻轻一动就能碰到,诡异的静谧中,他突如其来的吞咽声听起来极为暧昧。

    不等他说完,沈南枝就条件反射地拒绝:“不要!”

    薄司南低头看着她越发发红的耳尖,声音低哑:“不要什么?”

    沈南枝:“……”

    啊啊啊啊,她这是怎么了?干嘛这么紧张?

    难道是姨妈期导致情绪紊乱?

    “嗯?”

    薄司南往过靠了靠,目光加深。

    他低着头,沈南枝一抬头,鼻尖就轻蹭着过他的下巴,被他蛊惑的眼睛盯着,浑身不自在,偏头,错开他的目光。

    今晚的薄司南很怪,比往日较真多了,他似乎不想放过她。

    “么么。”

    沙哑性感的嗓音呢喃着她的名字,带着一丝引诱的味道:“告诉我,你不要什么?嗯?”

    沈南枝:“……”

    人家没办法回答才故意躲开,你干嘛还要一直不停地问啊问?!

    被他撩的很生气,扭过头,一口咬在他脖子上,哼了声,转身走出厨房。

    近在咫尺的气息,薄司南刚刚差点以为她要吻他。

    手指摸摸被她咬的位置,目光注视着她离开的背影,心里的冲动疯狂叫嚣,他克制又克制,脖子上青筋突起,堪堪忍住,没有追出去摁倒她。

    她才二十二……

    还在上学……

    她还小……

    还像个孩子一样,喜欢闹脾气,喜欢撒娇耍赖……

    修长的手指摁摁眉心,低低地喘着气,最后,无奈地摇摇头,继续切柠檬。

    过了约莫十分钟——

    叮!

    【么么】发来信息。

    是一个视频。

    里面是制作蜂蜜柠檬的视频步骤,从洗柠檬,切片,到装罐,加蜂蜜储存……

    薄司南看完,失笑。

    薄太太这是闹了脾气,不再来厨房,把蜂蜜柠檬全都交给他一个人制作。

    他仔细看了两遍视频,还算简单,按照步骤,把她挑选的柠檬一个个切片制作好,存进冰箱。

    ……

    王珂第二天来接薄司南上班,盯着他脖子上的红印,惊讶道:“老板,你脖子受伤了?”

    脖子?

    一直把薄司南当空气的沈南枝偷偷扭头看去。

    薄司南皮肤比很多男人都要白,大概是长年累月呆在办公室的缘故,白皙修长的脖子上,喉结附近,明显一圈小红印子。

    她眨眨眼。

    咦?

    难道是昨天下口太重,留了痕迹?

    当时被他逗的好气好气,也没想着控制力道,没想到咬这么重啊,一晚上都没退掉?!

    她揪着手指想,要不要说声抱歉?再给他买一管药膏?

    毕竟把人家咬伤了,总要负起责任吧!

    王珂盯着那个小红印子看了会儿,很快反应过来,笑道:“对不起啊老板,我刚刚看走眼了,这好像不是伤口……”

    他笑嘻嘻地往沈南枝的方向瞅了瞅,打趣道:“是吻痕啊!”

    “噗——”

    沈南枝差点喷血!

    脸唰的红了,凶巴巴地瞪着王珂:“你哪儿看出来是吻痕!”

    王珂笑问:“太太,是你留的吧?”

    沈南枝一噎:“……”

    王珂继续笑:“这不就是了,太太你留下的,不是吻痕,那还能是什么?”

    沈南枝:“……”

    哼!

    她懒得和思想龌龊的家伙解释,踩着高跟鞋往外走!

    王珂第一次见到常年形象一丝不苟的老板身上留下别人的痕迹,话难免多几句:“老板,您和太太的感情真好啊!”怪不得现在一下班就往家里跑,感情,天天夜夜笙歌啊!

    薄司南裂一眼多话的王珂,那眼神,完全没有任何威慑力,甚至,唇角还带着淡淡的笑:“不然呢?”

    王珂识趣地拍马屁:“恭喜恭喜,祝老板和太太早生贵子。”

    薄司南的唇角,可见地上扬。

    在王珂转身往外走时,他打开手机,拍了张照。

    ……

    滕深今儿一早就来公司。

    看见沈南枝,他麻溜地凑上去:“怎么样?张导那边有消息了吗?”

    沈南枝说了句“没有”,打开电脑,翻黄历。

    滕深凑上来,问:“没想到你还信这么古老的东西啊?”

    沈南枝:“……”

    滕深又问:“怎么了?一脸不开心的样子?和那个软饭男吵架了?”

    沈南枝:“……”

    滕深:“到底怎么了?你到是说句话啊!他如果欺负你,哥带二十个保镖去给你出气啊!”

    沈南枝:“闭嘴吧,印第安老斑鸠!”

    滕深翻了个白眼:“哼!不识好人心!”

    沈南枝才懒得理他是什么表情,一心一意翻黄历,她最近大概是走霉运?怎么说多错多,做多错多?尤其是和薄司南犯冲,总在他面前出糗!

    果然,黄历显示:少说少做,方能化险为夷。

    “果然啊!”

    她靠在椅子上,叹口气。

    原本还想着给薄司南买一管药膏慰问几句,现在看来,完全没必要这么做,她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好了!

    打定主意,沈南枝决定沉默是金!

    叮!

    手机响了。

    她接通,十秒钟后,她眼镜瞪的大大的,险些从椅子上蹦起来:“嗯?麻烦你再说一遍?”

    【作者题外话】:今日完,明日五更哟,看在我这么勤奋的份儿上,宝贝儿们,你们不说点什么嘛~(快看我真诚的小眼神!)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