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要避免和男朋友剧烈运动啊

关灯
护眼
    沈南枝的视线看上去,顿时怔住——

    是他!

    薄司南!

    他抱着她,眉头微凝,清冷的面孔透出冷光,这个时候的他,没了淡漠冷静,像可怕的弑神。

    沈南枝想到刚刚向她飞来的那把刀,还有他抱着她时,身体那一下紧绷……

    她有些慌:“你是不是受伤了?”

    “我没事。”

    薄司南握着她的手,问:“你呢,有没有受伤?”

    “……”

    刚刚还遇神杀神遇魔杀魔的沈南枝,一瞬间委屈的像个孩子,抬抬脚,可怜巴巴地说道:“脚疼。”

    灯光下,她露在外面的脚腕处有一片划伤,渗着血丝。

    薄司南的脸色瞬间凝重阴沉,把她抱起来,柔声道:“我带你去医院。”

    说话间,王珂和两个保镖成功制服包间里的一群醉鬼,薄司南冷冷一瞥,眼底闪过凌厉之色。

    王珂了然地点点头:“老板,我会处理。”

    薄司南收回目光,在一阵杀猪般的嚎叫中,抱着沈南枝离开。

    酒吧,还是沈南枝来时的那股热闹喧嚣,离开时,不知道是不是多了他,她竟觉得,外面的世界再吵再乱,心里也是宁静的。

    勾着他的脖子,软软地说道:“司司,要不是你,我可能就毁容了。”

    “不会的。”

    薄司南心里还有点后怕,语气去克制的很平静:“我会保护你。”

    沈南枝抬眼,在闪烁凌乱的灯光下,看着他,问:“你怎么会来这儿?”

    薄司南道:“今天下午和一个合作方吃饭,出来餐厅,在酒吧门口看到你的车。”

    “这么巧哦。”

    沈南枝感觉这简直就是命中注定。

    又或者说,会不会是夫妻之间的心灵感应?

    他感受到她会受伤,所以就霸气地出现在她面前,保护她!

    目光瞅见他下巴上淡淡的齿痕,勾着他脖子的手紧了紧,闷声道:“我昨天不是故意那么用力咬你的,对不起哦。”

    “没事,我不疼。”

    “……我本来想买了药膏送到你公司的……”

    “嗯?”

    “可是,我看老黄历说,让我少说少做,沉默是金,所以我就……”

    “所以你还跑到酒吧打架?嗯?”

    “……”

    啊啊啊啊,扎心了老铁!

    好吧,说多错多,沈南枝自觉闭嘴。

    薄司南出了酒吧,把她放进副驾驶,关门绕到驾驶座的时候,手指往肩膀处探了探。

    他匆忙赶到的时候,就看到一把刀飞快地射向沈南枝,时间仓促,他只来得及挺身护住她,刀尖刺在他肩膀处,隔着大衣,插在那儿。

    水果刀不大,他又穿着黑色大衣,所以才看的不是很清楚。

    他蹙蹙眉,冷着脸,把那把刀拔出来。

    顿时,感觉肩膀处一片温热的鲜血涌出,他面容平静,不管不顾,随手把那把刀扔进不远处的垃圾桶。

    车停靠的地方,有些昏暗,沈南枝隐约看到他手臂晃了下,好像有什么东西掉进垃圾桶。

    她眨眨眼,再看——

    车门打开,薄司南神色淡定地上了车,坐在驾驶座上,发动引擎。

    刚刚的一切,好像只是一场幻觉。

    车里开着空调,呼呼的风吹着,没一会儿,沈南枝就嗅到车里有一股怪怪的腥味,好似是从薄司南那边传来的。

    她看着他,也不知道是不是窗外灯光照射的缘故,他的脸色有些发白。

    “司司?”

    她轻轻唤了声。

    薄司南淡淡地看过来:“嗯?”

    她问:“你真的没事吗?”

    “没有。”

    “可我看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的样子。”

    薄司南收回视线,修长的手指摁摁眉心,声音好似染上了几分疲乏,淡淡道:“可能是今天下午谈合作有些耗神。”

    沈南枝一听,顿时自责起来:“对不起啊,你每天忙工作,我昨晚还丢下你一个人做柠檬蜂蜜茶。”

    薄司南:“……”

    他不是这个意思。

    他赶紧解释:“没有,只是今天那个合作方有些难缠,昨晚我睡得很好。”

    “……”

    沈南枝信他个鬼。

    感觉薄先生有时候就是个逞强怪,什么事都自己撑着担着。

    还记薄奶奶曾对她说,他从小就被当成薄家家主培养,十多岁的年纪,就肩负起整个家族的命运。

    而她在那个年纪,享受着父母和哥哥们的宠爱,像生活在童话世界里的公主,不问世事。

    突然有点心疼他。

    车厢里的气氛,突然安静下来。

    沈南枝想打破这诡异的气氛,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薄司南主动开口问:“你去酒吧做什么?”

    沈南枝叹口气,整个人窝在副驾驶里,把今天《战歌》剧组选角一连串的反转一一讲给他听后,说道:“滕深有些没办法接受和迪龙演情侣,闹情绪呢,喝的酒醉伶仃,我去酒吧捞他。”

    “他都交的的些什么朋友啊,一个个肥头大耳,流里流气,心眼儿忒坏!”

    “迪龙说我是滕深喜欢的人,那帮垃圾还一个劲儿地讽刺滕深,偏要对我说乱七八糟恶心的话……”

    薄司南:“……”

    沈南枝偷偷瞄了他一眼,见他表情淡漠,发现他才发现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

    轻咳一声:“那个,我发誓,对他只有经纪人对艺人的感情,绝对没有其他任何形式的感情!”

    薄司南“嗯”了声,但神色依旧晦暗不明。

    沈南枝:“……”

    啊啊啊,都怪你个快嘴!瞎说什么啊!不记得老黄历上说的吗?

    虽然他们的相处模式是朋友,但好歹还挂着夫妻名分,她到底是哪儿抽筋了,公然讨论滕深对她那点小心思,难怪司司脸色会不好看!

    简直就是随手拎了顶绿帽子往他头上扣!

    沈南枝恨不得拿根针,把自己的嘴巴缝上!

    ……

    薄司南很快到了医院。

    医生给沈南枝做消毒,酒精刺着伤口,刚刚结痂的伤口崩开,血水哗哗往出流,疼的她眼圈发红。

    “唔——”

    薄司南把她的脑袋摁进怀里,哄着:“忍一下,很快,嗯?”

    “……”

    沈南枝真的很怕疼,但又要脸,用力抓着他的大衣忍着。

    她的动作拉扯到薄司南的伤口,伤口崩开,血水顺着肩膀往下流,背上又疼又痒,薄司南的眉心拧起,薄唇紧抿,压制住喉咙里的闷哼。

    沈南枝贴在她怀里,靠近了,清晰地嗅到他身上的血腥味。

    猛地从他怀里钻出来:“你……”

    “小姑娘,包好了,最近两天别碰水,好好休养……”

    医生说了什么,沈南枝没听到,她也不怕疼了,从病床蹦下来,不容分说地扒薄司南的大衣。

    急切的模样,惹得一声轻咳一声。

    尴尬地推推鼻梁上的眼睛,错开视线,提醒她:“小姑娘,这里是医院……而且,你还受了伤,要避免和男朋友剧烈运动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