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你昨晚没尽心尽力吗?

关灯
护眼
    大约是心里有事儿,记挂着给薄司南去药店买药,沈南枝第二天难得早醒半小时,醒来第一眼,下意识地往沙发上瞟一眼——

    昨晚,她铺好的被子早已不见踪影,应该是被薄司南收好放进柜子里。

    这是两人之前培养出来的默契。

    佣人每天都会进来收拾房间,避免被他们看出大少爷和大少奶奶分床睡的迹象,偷摸摸地禀告到薄奶奶那里去,所以,在佣人进来之前,做好所有收尾工作!

    沈南枝打了声哈欠,下床。

    电动窗帘自动打开。

    屋里热热的,有点闷,沈南枝披了件毛茸茸的睡袍走到露台吹吹风,却碰巧看到薄司南正扶着薄奶奶踩着石子路往回走。

    她往外探探脑袋,脆脆地打招呼:“奶奶,司司,早啊~~”

    抬眼看到沈南枝,薄奶奶立马笑得跟一朵花儿似的:“木木,今天怎么醒这么早,不多睡会儿?”

    说着,瞅一眼薄司南,似乎是在问:你昨晚没尽心尽力吗?

    薄司南:“……”

    他淡定地压低声音回道:“年轻人,体力好。”

    薄奶奶笑的越发欢畅:“对对对,体力好!哈哈,体力好!”

    以她老辣的目光,怎么会看不出孙子孙媳关系僵硬,之前总在她面前做戏?

    现在,小两口之间的矛盾接触了,正值蜜月期。

    她真开心自己有生之年还能等到这一天!

    她怎能不开怀?

    薄奶奶问得很寻常,毕竟沈南枝喜欢睡懒觉,无论在沈家还是薄家,只要是熟悉她的人,几乎都知道她每天不睡到八点绝不起床,薄奶奶了解之后,还曾暗中吩咐佣人:“只要大少奶奶在家,早餐就推后一小时。”

    可不知道为什么,沈南枝总觉得薄奶奶今儿看她的眼神有些怪怪的。

    还有司司也是!

    都带着些许……暧昧?

    正纳闷着,薄司南的声音响起:“刚睡醒,别吹着风,收拾收拾下楼吃早餐,嗯?”

    “嗯嗯!”

    沈南枝正要扭头往回走,就听到薄司南一声低低的笑语:“放心,我说话算话,我的早餐给你吃。”

    沈南枝:???

    两秒钟后——

    她冲着他,不爽地喊道:“啊啊啊!薄司南你故意的!我昨晚都说了,我不是想抢你的面条吃!!!”

    薄司南如老僧般淡定:“乖,去洗漱吧,外面冷。”

    “……”

    一腔郁闷,无处发泄!

    沈南枝瞪他一眼,用最快的速度洗漱下楼。

    刚到大厅,就听见管家的惊咦声传来:“二少爷,你不是……今晚的飞机?”

    “我想你们,所以就提前回来了,”

    薄司睿挎着一个鼓囊囊的大包,推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直奔而来,给薄奶奶一个熊抱:“奶奶,你的乖孙子睿睿回来了!”

    薄司睿的性格相较于冷冷清清的薄司南,是活泼欢快的,表达自己的感情也很直接,一个大大的拥抱,诉说思念。

    说完,瞅一眼薄司南——

    昨天,妈妈提到,大哥把他的瑞士银行卡给了嫂子,这么说,大哥现在虽然还在高位,但就是一光杆司令,有权没钱……

    啧!

    穷鬼哦!

    不配浪费他一个拥抱!

    直接忽略掉冷冰冰的穷大哥,薄司睿的目光转向沈南枝,一双眼睛,透露出浓浓的兴奋,热情四溢地冲上来,要给富婆嫂子一个大大大大拥抱:“大嫂!我想死你了!”

    他的尾音,都激动地劈了叉。

    如狼似虎的架势,让沈南枝有种错觉,下一秒,自己就会被他掏空!

    下意识地往后闪了下,下秒,薄司南就眼疾手快地拦下他莽撞热情的弟弟:“我老婆,别乱抱。”

    “?”

    薄司睿费劲地收回胶着在沈南枝身上的视线。

    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的穷鬼大哥:“大哥,你太小气了,我只是礼貌地问候一下大嫂而已!我这当世纪五好青年,又不会对大嫂起歹意!”

    薄司南呵了声:“你的歹意已经很明显了。”

    薄司睿狡辩:“哥,你冤枉我!”

    他举起三根手指头:“我发四,长嫂如母,我真的只是单纯地问候一下大嫂。”

    “长兄如父,”薄司南冷冰冰的伸开手臂:“来,先问候下你的长兄。”

    薄司睿:“……”

    他真想翻个白眼让大哥掂一掂自己的钱包:你现在身上连个钢镚儿都没有,还想抱我这只镶了钻的黄金貔貅???

    开什么国际玩笑!

    他挥挥手,一脸不想和薄司南打交道的表情:“大哥,别闹,我和你之间不需要感情交流。”我又从你身上薅不到羊毛,我才不要在你身上浪费时间!

    他如光如炬的视线,又重新落在沈南枝身上。

    越看,越觉得她浑身金光闪闪。

    噫!

    好大好肥的一只羊,好想薅她羊毛!

    沈南枝被他太过直白的视线盯得浑身不自在,轻咳一声,正想着该用什么借口阻止他和自己过分热情地套近乎,郑雪忽然及时出现!

    看到许久不见的儿子,郑雪热泪盈眶地冲上去。

    上上下下打量几眼儿子,摸摸他的脸,挤出两滴眼泪,伤心欲绝道:“睿睿,你瘦了。”

    薄司睿猛点头:“是啊是啊,妈,我在国外生活的成本太高了,你知道的,我每天除了上课,还要洗盘子发传单给同学打扫卫生,每天辛苦奔波,饥不果腹,都饿瘦好几斤了。”

    说完,眨巴眨巴狡黠的眼,没脸没皮地撒娇:“你给我包大红包呗,安慰安慰你儿子可怜的小心脏?”

    郑雪哭声一顿:“……”

    两秒钟后,一个劲儿地冲她的臭屁儿子使眼色:薄司睿,你个蠢货,你回来是要和你大嫂争家产的,怎么扭头就算计到你亲妈身上了?

    你醒醒啊!!!

    为了让他清醒点,还暗中拧了他两下。

    薄司睿疼的嗷嗷叫,搓搓被她掐疼的地方:“妈,你干嘛掐我,我都饿瘦了你还下得去手?你老实交代,我到底是你从垃圾堆里捡来的?还是充话费送的?”

    郑雪:“……”

    噢,天啊,谁来救救她,她突然心绞痛……

    捂着心脏,她心力憔悴。

    【作者题外话】:哈哈哈,睿睿弟弟=黄金貔貅~~

    八点半还有一章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