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她,主动亲他了!

关灯
护眼
    夫妻间的?

    沈南枝第一个想到的是……做那种嘿嘿咻咻、前进后退的事……

    薄司南刚才只穿着一条小裤裤的形象,霸道地在她脑海里晃呀晃,不停的撩她,撩她,撩着她!

    沈南枝面红耳赤。

    薄司南一拉开被子,就看到一张红扑扑的脸。

    他愣了下,坐在床沿上,关切地问:“是不是闷到了?”

    “……”

    沈南枝点点头。

    不然,她能说什么?难道实话实说,我想歪了?

    薄司南摸摸她的头,又贴贴她的脸,认真地劝道:“以后别总把头闷被子里,会喘不上气。”

    “哦。”

    沈南枝敷衍地应着。

    等了一会儿,也没见他再说什么,忍不住好奇地问:“你刚刚说,夫妻间……什么啊?”

    薄司南想调侃两句,但她刚刚才憋了气,身体不舒服,他也不好逗她,便临时改口说:“大年初一,夫妻之间,是不是该对彼此说好几句吉祥话?”

    “……”

    沈南枝内心呕了一口血。

    忍着翻白眼的冲动,伸手:“薄先生,过年好呀,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她是故意的!

    刚刚害得她小心脏砰砰跳,所以明知道他把银行卡给了她,身上身无分文,但她还是这样说!

    没想到……

    “红包么?”

    薄司南勾勾唇,突然倾身下来。

    俊脸无限靠近,到最后,他的脸和她只差不到一厘米的距离,他整个人也隔着被子压在她身上。

    男人身材高大,压上来的瞬间,很重。

    霸道地压制着她。

    沈南枝刚刚退了红的脸又“噌”的泛红。

    他,他该不会是想……

    沈南枝心跳加速,又紧张又激动,绷着身体,似乎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整个人紧张的不得了。

    眼睛不敢看他,声音黏黏糊糊的,软软的带着几分紧张:“你……你干嘛不提前打声招呼呀……我,我也好做好……”准备!

    话音未落,他感觉他的手把她的枕头抬起来,沈南枝眼前一片红闪过。

    薄司南从她枕头下,居然……掏出一个红包。

    他起身,递给她:“么么,新年红包。”

    沈南枝:???

    盯着他手里的红包,她迷离的眼神分分钟犀利。

    啊啊啊啊,要死了,她刚刚居然,居然等着他……那个那个……

    而他!

    正拿着红包,正儿八百地看着她!

    完全没有一丝丝、暧、昧!

    沈南枝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淡定,可特么的,她一点都淡定不了!!!

    尤其听到他问:“你刚刚说什么?做好什么,?”

    “做你个大头鬼!”沈南枝“嚯”地起身,抢过他手里的红包,磨磨牙,凶巴巴地发泄自己的情绪:“薄司南,你竟然背着我藏私房钱!”

    哼了声,不管他阻拦,哒哒哒地捏着红包,气势汹汹地进了卫生间。

    ……

    浴室里,灯光敞亮,一扇门将外面的声音全部隔绝。

    沈南枝看着镜子里脸色殷红的自己,想到自己刚刚脑袋里不健康的思想,就差找个榔头哐哐砸自己几下!

    她龇龇牙,冲镜子里的自己说道:“沈南枝,我看你是疯了,瞎想什么呢?”

    “薄首富清冷禁欲,根本不懂男女之情,对你好,也仅仅因为你是他名义上的老婆!首富要面子,无关其他,不然,你刚刚都那样那样了,他不是照样无动于衷?”

    呼——

    做了许久的心里建设,沈南枝一边暗骂不争气的自己,一边洗漱好出去。

    薄司南靠在沙发上看手机,听到浴室门响,立马将手里的手机踹进兜里,走上前:“么么,那个红包其实是……”

    “没关系。”

    冷静下来的沈南枝已经不那么凶巴巴了,特别淡定地说:“我刚刚就是开个玩笑,你别介意,你就算再有十张瑞士银行卡,那也是你的人身自由,我不会干涉哒,你放心!”

    薄司南:“……”

    么么说反话,明显还在生气。

    薄司南猛地拉住她的手,用力一拽,正欲走的沈南枝便跌跌撞撞地摔进他怀里。

    她整个人都被他霸道地圈禁着。

    他霸道地说:“我必须解释,这个红包是奶奶去年给我的,我一直放在抽屉里,昨晚你睡着后,我翻出来放在你枕头下,打算今天早晨给你,我没有藏私房钱。”

    “……”

    霸道的气息扑面扑来。

    大部分情况下,薄司南要么清冷,要么温情,很少这样霸道固执认真。

    他紧紧地圈着她,两人身体紧贴,没有半点空隙,沈南枝刚做好的心理准备瞬间崩塌——

    内心一声哀叹:完犊子了,花痴毛病又犯了……

    她耳尖发红,推推他的胸口,软软地哼:“你解释就解释嘛,抱着我做什么?还这么紧,我都呼吸不上来啦……”

    薄司南固执道:“你不生气我就松开。”

    沈南枝解释:“我没有生气呀。”

    薄司南:“我看着不像。”

    沈南枝:“……”

    对方是块硬邦邦的石头,怎么也撬不动,沈南枝解释了好几次自己没生气,他都不信,搞得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最后,咬咬牙。

    踮起脚尖,吧唧一口亲在他下巴上。

    在他直楞楞的注视中,她抿抿唇,脸色发红地瞪着他,提高音量,义正言辞地说道:“你瞧,我都亲你了,能证明我没有生气了吧?我要是生气,我就不会亲你了!”

    “……”

    女孩的语气有点凶。

    相比刚刚她一次次嘴硬地解释自己没有生气,这次反而更像生气。

    但,薄司南心里,却注了蜜一样甜。

    刚刚的固执霸道卸掉,手臂一松,沈南枝像猫儿似的拔腿溜走。

    薄司南盯着她的背影,手指缓缓抬起,摩挲着他的下巴。

    上面,还有女孩唇瓣热热的温度。

    她刚刚亲的有点急,上唇轻轻碰到他下唇的唇线,虽然是短短的一瞬,但还是勾起他昨晚将唇印在她唇上的记忆。

    软软的。

    糯糯的。

    让人眷恋。

    让人忍不住想要深入。

    薄司南滚烫的舌尖轻抵被她亲过的唇线,卷起她残留的淡淡味道,勾入口中。

    一来一往,像极了接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