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司司想扑到我

关灯
护眼
    说点什么???

    沈南枝转转眼珠,打趣道:“薄先生,要不要和我一起进组呀?”

    这本是一句玩笑话,薄首富每天忙的不开开交,整个春节,她陪着薄奶奶应酬,他大部分时候都呆在房间处理国外各个分公司的事务。

    沈南枝无聊时数了数,包括薄氏集团在内,连带着他自己的个人产业,一共一万多家分公司!!!

    她数到第二百家的时候,就晕晕乎乎数不下去,最后干脆打电话问王珂:“你老板到底有多少家公司。”

    王珂:“一万零二百一十七家。”

    沈南枝:“……”

    管理这么多公司,薄首富要多忙就有多忙,怪不得他总是连家都不回,恨不得住公司!

    没想到……

    薄司南竟然回道:“既然是薄太太相邀,我恭敬不如从命。”

    沈南枝一脸问号:???

    她怔怔地看着他:“司司,你开玩笑的吧?”

    薄司南:“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不知道么么你需不需要一个跑腿的小助理?”

    沈南枝想象一下那个画面,她带着她的首富进组,首富给自己端茶倒水,洗衣捶背,啧,那画面想想都……恐怖!

    她果断摇头:“别别别,千万不要!”

    “嗯?”

    薄司南有些失望:“所以,你刚刚只是同我开玩笑?”

    沈南枝地给他一个“不然呢”的眼神:“公司那么多事,你连过年都过不好,天天忙工作。”

    “年后全面复工,你这个大老板肯定忙得不可开交,我把你留在身边当助理,怕你公司的员工追杀我。”

    “而且,我也去不了几天。”

    “等滕深和迪龙适应后,我就要回公司啦!”

    “……”

    薄司南摘掉蓝光眼镜,走过来。

    长时间戴着眼镜工作,英挺的鼻梁上压出两个小红印,生生破坏了他好看的鼻子,怎么看都同他英俊的面容不搭。

    薄司南坐下的一刹那,沈南枝就靠过来,抬着小手揉他鼻梁。

    鼻子是个敏感的地方,而且,沈南枝的手指又软幼嫩,小小的手指捏着他的鼻梁,缓缓轻轻地揉,那两根手指,像有神奇的魔力般,把薄司南身上的力气一点点抽干!

    他心里,住进一个奇怪的动物,分不清那是什么品种,霸道又缠绵地装着他心口,撩的他浑身软绵绵。

    薄司南挺直的脊背放松,慵懒地靠在沙发上,身上的荷尔蒙气息肆虐爆棚。

    沈南枝:???

    突然感觉司司像换了个人似的,好奇怪!

    心里这样想着,他一动,捏着他鼻子的她就跟着动了动,大半个身子倾过来,软软的胸口几乎要贴在他肩上!

    不经意一噌,薄司南和沈南枝神色都发生谢雪变化。

    “咳。”

    沈南枝尴尬地往后撤了撤,屈着的手臂打直,拉开距离。

    她坐在沙发边沿,一退,就往后栽,腰身一闪,薄司南的手臂落在身侧,手指轻轻一动,勾住她的腰。

    他的声音沙哑,缠绵:“小心。”

    沈南枝身子往前一倾,胸口又贴在他肩上,刺激的她脸红了红。

    好在,他闭上眼,缓缓呼吸着。

    虽然没松开放在她腰间的手,但整个人看起来,并无任何不妥。

    沈南枝斜眼看了看。

    一旁是沙发边沿,他拖着自己的腰大约是担心她掉下去,他都不觉得累,她也便放宽心不再理会,先赶快把他鼻梁上塌陷的两个小红印捏起来!

    房间很安静。

    薄司南闭着眼,遮住眼底灼热的深暗。

    耳边,是她的心跳声,呼吸声。

    鼻尖,是她身上甜甜的味道。

    刺激感太强,勾动起肚脐眼下方三寸的位置有些不适。

    身上的血液,似乎全都涌向那个地方。

    灼热的。

    霸道的。

    薄司南呼吸加重。

    突然,压在鼻子上的力道消失,他猛地睁开眼。

    沈南枝正搓着手,盯着他的鼻梁看了会儿,满意地笑了:“好啦!这下帅气多啦……”

    话音未落,薄司南的行动先理智一步,几乎没有任何思索,勾着她腰身的手猛地一用力,沈南枝募地跌进他怀里。

    对上他不再澄澈冷漠的眼眸,里面的情绪,复杂得看不清。

    她呼吸紧了紧:“你怎么啦?”

    “……”

    薄司南脑海中一团乱糟糟。

    她软糯糯的声音,像符咒,引诱着他靠近她。

    禁欲清冷的男人似被人摁下开关,浑身气息暴乱,疯狂地霸道地想要找个一个宣泄口,浑身的细胞都叫嚣着:撕碎她的衣服!摁倒她!占有她!

    被他狂暴的气息冲撞着,沈南枝扭扭腰,颤颤巍巍地往后撤了撤。

    这一刻,她终于读懂薄司南眼底的情绪——

    他要……那个那个她……而且是疯狂的,不顾一切的……

    她呼吸停滞,紧张又不安。

    撞见她不安的眼神,薄司南克制又克制,喉结躁动地滚了滚,僵硬地松开她,摁摁眉心。

    说几个字,便顿一下,似乎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抱歉,我刚才,失态了。”

    “……”

    沈南枝内心复杂极了。

    如果她还看不清薄司南对她的心思,她干脆戳瞎自己得了!

    她很开心,他并非真的冷漠禁欲,他对自己是有感觉的。

    把他这段时间对自己的好一个个联系起来,便可以很轻松地拼凑出一个答案:他喜欢她。

    可问题是……

    啊啊啊啊啊,她倒是想配合一下呀,但薄先生动情的时候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感觉她一旦松口,对方分分钟化作猛兽吞掉她!

    三天三夜下不了床的那种!

    不行,得缓缓……

    沈南枝错开视线,红着脸,轻咳一声:“那个,时间不早了,我去洗澡睡觉了……”

    她蹦下沙发。

    心情在极致间来回跳跃。

    又开心,又慌乱,又兴奋,又害怕。

    在她推门进浴室的时候,薄司南突然哑着声音说道:“我明天去凤阳分公司考察一段时间,住在皇家酒店总统套房,我们明天一起出发,你早点休息,今晚我睡书房。”

    沈南枝“哦”了声。

    房门关上,房间里没了薄司南的身影。

    沈南枝懵懵地看向门口的方向:???

    “他刚刚说什么?”

    “皇家酒店?”

    反应过来时,她直接拨通他的电话:“薄司南,你回来!你给我解释清楚,你是不是偷看过我的行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