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首富的鉴婊能力!

关灯
护眼
    沈南枝内心狂啸!

    但对上他认真的眼神,她一时间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总不能说:“没关系,你随意发挥呀,给我点时间缓冲下,我就能自动躺平?”

    啊啊啊!

    要死了!

    沈南枝各种郁闷。

    叮。

    电梯门打开,沈南枝噔噔噔地踩着重重的脚步走进去,自然而然地,也把牵着她手的薄司南带了进去。

    瞅一眼他的表情,清冷,禁欲,沈南枝很心赛。

    正想着要不要想想措辞,和他解释一下,突然,正要关上的电梯门就被人从外又摁开。

    滴。

    电梯门打开,一个女声从外面传进来:“等一等。”

    沈南枝抬眼看去,就见言越陪着苏晚出现在电梯门外。

    她:“……”

    苏晚和言越走近,才发现电梯里的人竟然是沈南枝和她那个相好,两人脸上的笑容一顿……

    真是冤家路窄!

    苏晚的眼底,闪过一抹阴鸷。

    《战歌》换角虽然没有太波及到她,但她“演技不好还挺能作妖”的形象已经在黑粉心中竖起来。

    甚至,也不知道是哪个该死的混球竟然曝光出她和她的经纪人敢如此高调放肆,是因为她是《战歌》投资人周明轩的小情人。

    周明轩虽然没有结婚,但作为一个多金的钻石王老五,身边多多少少有些女人来来去去。

    苏晚若和他扯上关系,难免影响名声。

    所以,为了对抗谣言,维护自己的形象,她特意让言越送她进组,故意让记者拍到照片,打那些黑粉的脸!

    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碰到把她逼到这种地步的沈南枝!

    苏晚下意识咬咬下唇,正思索着要不要和沈南枝虚伪客套一下,就听到对面冷漠不耐的声音——

    “滚出去!”

    苏晚:“……”

    沈南枝正郁闷着,这俩人就着急地找上门让她撒气,她自然不会客气:“没听到?那我再说一遍,请滚出去!”

    言越听着她简单粗暴的骂声,眼角狠狠抽了下。

    “你疯了?”

    她居然因爱疯魔!

    得不到他,就狠狠作践他!

    呵!

    他深吸一口气,哼道:“沈南枝,我不是没给过你机会,是你不懂得珍惜,偏要为了那个男扮女装的小演员放弃与我谈判,现在,看到我和晚晚又重新在一起,所以又忍不住了?”

    沈南枝一个眼刀子甩过去:“闭嘴,我不想和智障说话!”

    言越气急:“你……”

    沈南枝冷冷地睨着苏晚:“滚不滚?”

    苏晚:“……”

    在网络上,她被沈南枝压制着,形象差点崩塌。

    现实生活中,又被她霸道欺负……

    沈南枝未免也太霸道了吧?她凭什么?不就是仗着身边的男人,才敢这样为所欲为?

    苏晚藏住眼中的憎恨,一咬着唇,可怜巴巴地盯着薄司南放了会儿电,这才转向沈南枝:“电梯是酒店共用的,你这样太霸道了,如果传出去,一定会影响你的声誉,你现在多多少少也算是公众人物,别这样。”

    沈南枝把她眼底的勾引看的清清楚楚。

    心里骂了声“靠”,苏晚什么时候瞄上了她老公?

    不要脸!

    沈南枝占有欲爆棚!

    她的人,被苏晚连看一眼,都觉得是玷污!

    挑眉,不屑目光俾睨苏晚:“苏同学,和我说话就说话,一个劲儿瞅我老公做什么?”

    言越似乎没注意到沈南枝话语中的嘲讽,他皱皱眉,下意识地问:“你结婚了?”

    沈南枝不想和智障说话,冷声冷语地嘲讽苏晚:“怎么,看我老公又帅又有钱,你又芳心暗许了?”

    一个“又”字,带着浓浓的鄙夷。

    讽刺她勾搭完言越,又来勾搭薄司南。

    苏晚的小心思被戳穿,难看的脸红,额头上的青筋都爆出来:“沈南枝,我和你无冤无仇,你却一直针对我,你的艺人抢了我的女一号,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却反倒阴阳怪气起来,你太过分了!”

    她的眼圈,气的发红,挂上委屈,显得楚楚动人。

    在苏晚一门心思飙演技的时候,薄司南突然冷冷开口:“你是怎么做到这么婊的?”

    被一个男人说婊,苏晚愕然:“你,你在说什么?”

    薄司南松开沈南枝的手,搂上她的腰,将她纳入怀中:“你看似一心一意为了同学好,实际上却是故意说给我听,婊里婊气勾引同学的老公,你不婊,谁婊?”

    “!”

    沈南枝嘴巴微微张开!

    天呐,薄先生居然自带鉴婊能力?

    也太能了吧!

    一瞬间,心里的郁闷全都消失了,漂亮的脸上带着戏谑的表情。

    惊喜之余,她要给薄先生疯狂打call!!!

    沈南枝极开心地靠在薄司南怀里,双手亲昵地环住他的脖子,故意冲苏晚递去一个挑衅的眼神。

    苏晚:“……”

    她长这么大,追她的男生不少,只有她挑男人的份儿,连言越这样的大男子主义男人都逃不出她的手掌心,可眼前这个男人居然如此羞辱自己,说她婊里婊气?

    她深吸一口气,僵硬地扯开一个笑容:“这位先生,我想你误会了,我并没有……”

    薄司南干脆直接地堵住她虚伪的解释:“你怎样我并不关心,我这辈子只关心我老婆一个。”

    沈南枝心里狂笑:哈哈哈哈哈哈,老公你真棒!

    苏晚:“……”

    然,今天似乎出行不利,遇到的事没有最糟糕,只有更糟糕,让她简直要气到变形的是……

    下一秒,薄司南冷声道:“还要做作到什么时候,没听到我老婆让你们滚?”

    一直陷在自己内心世界、质疑沈南枝的言越,眼神狠狠一沉,冷冷地反击:“这里酒店的公共电梯,你凭什么赶我们出去?”

    他执着地盯着沈南枝,不信她就这么嫁了人!

    她一定是故意骗他!

    她还在上学,怎么可能结婚?

    她只是要引起他的注意力!

    薄司南摁下手边的电梯呼喊铃,“滴”地一声落下没多久,酒店的经理就带着保安走过来。

    见到薄司南,认出他是一号总统套房的客人,恭敬地问:“先生,请问有什么吩咐?”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