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么么她,主动了!

关灯
护眼
    有些粗粝的手指贴着脚腕最嫩的地方,沈南枝浑身软软的。

    她以前总做按摩,请的都是金牌技师,但第一次有这种感觉,被人按着,全身麻麻酥酥,像通了电。

    他的手明明贴在她脚腕上,却像覆盖住她全身。

    陌生的感觉。

    有点刺激。

    沈南枝下意识地抽抽脚丫子。

    薄司南一直记着自己昨晚吓到她,所以这次是真的非常非常淡定,尽管她的脚腕白嫩的诱人,他也没有任何不良想法,坐怀不乱,做一个合格的按摩师工具人。

    脚腕在掌心里摩擦着动了动,他捏住那双不安分的脚丫子,不太敢用力:“我弄疼你了?”

    “……没。”

    沈南枝的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还有点飘。

    薄司南又问:“那是不舒服?”

    他的眼神超认真,沈南枝有些鄙视自己,薄先生清高禁欲,是个妥妥的君子,相反,她脑袋里总在乱七八糟地想些有的没的。

    被他这么一反衬,貌似有点……色?

    咳!

    是时候好好地自我检讨一下了!

    薄司南手放松的时候,她快速抽回自己的腿,坐直身体,说道:“我饿了。”

    薄司南第一时间想到他万能的王助理,正要拿起手机打电话,沈南枝一把摁住他:“听说凤阳的小吃特别出名,我们去小吃街逛逛。”

    说完,又加了一句:“就我们两个。”

    “好。”

    沈南枝一喜。光着脚跳下沙发。

    刚要去行李箱里翻一双舒服的鞋,整个人突然被他从后面直直地抱起来,放回沙发上:“地上冷,我去拿。”

    沈南枝看看干净的还反着光的地板,妥协地点点头。

    房间里一共七个行李箱。

    薄司南一个,剩下六个全都是沈南枝的。

    他一个行李箱就搞定一切,反衬着沈南枝的六个大皮箱有些过于复杂。

    看看六个款式不一、颜色不同的行李箱,薄司南问:“哪个?”

    沈南枝指指:“那个玫瑰金色。”

    薄司南选了行李箱后,又问了沈南枝密码,打开。

    箱子里里整整一皮箱鞋子。

    薄司南把里面的鞋盒都拿出来,摆开。

    沈南枝的喜好并不是很专一,买东西就一个要求,只要漂亮好看就可以。

    红色高跟鞋,黑色高跟鞋,枪色高跟鞋,黑尾白色运动鞋,米色豆豆鞋,银色五角星厚底鞋……

    沈南枝的目光一扫而过,像皇帝点兵似的选了一双白色运动鞋。

    挑好鞋,衣服也要重新搭配,包包也要更换,还有配套的首饰……

    到最后,那六个行李箱全都打开,从里面挑挑选选,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沈南枝终于穿戴整齐。

    薄司南全程耐心地帮她选东西,没有半点不耐烦,甚至,他还希望时间再长点,这样,他就能把她更多的喜好一一记在心里。

    “很好看。”

    来酒店之前,沈南枝是艳光四射的女经纪人,高调,霸气。

    现在,她穿着黑色八分牛仔裤,淡粉色的薄绒衣,一双嫩嫩的小白鞋,首饰也都换成休闲风格,长长的头发扎成一个利落的马尾,像还未成年的小姑娘。

    沈南枝回他一个娇艳的笑,下巴微抬,有些小骄傲:“那当然啦,我本来就漂亮嘛。”

    薄司南轻笑:“嗯,漂亮,很漂亮。”

    沈南枝为他的上道点个赞。

    她以前总听朋友说,男人好像都很不耐烦等女生换衣服化妆,可他并没有。

    时间对他来说,等同于金钱,一秒钟进账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的首富,却愿意花费这么多时间陪她挑衣服。

    沈南枝心里甜甜的,出门的时候,主动挽上薄司南的手臂。

    薄司南垂眸。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同他亲密,他的唇角微微翘起。

    一整天,心情都不错。

    ……

    《战歌》剧组上午举行完开机仪式后,下午三点,正式开机。

    沈南枝和薄司南逛完小吃街,回酒店休息一会儿,王珂接薄司南去公司,王萌陪沈南枝去剧组。

    出示证件后,沈南枝带着王萌顺利进入片场。

    张导正在拍第一场戏。

    将军和长公主受邀参加宴会,宴会上歌舞升平,隆重华丽。

    此时,将军和长公主还不知这是国君设的鸿门宴,目的是捉拿将军,夫妻二人正同国君推杯换盏,好不热闹。

    苏晚扮演的苏童武艺出众,功夫完全不输给军营中的将士,被破格提拔为将军的女副将。

    宴会上,国君和大臣们酒意正酣,她却嗅到一抹不寻常。

    她坐在下席,与将军隔了好一段距离,没办法把自己发现的端倪告诉他,便起身,向国君提出剑舞助兴,也好寻找机会提醒将军宴会有危险!

    这场戏,苏晚的戏份最多。

    她非常重视。

    她要用自己最棒的演技向所有人证明:试镜视频里的她只是状态不佳,并不是真的如大家所说的那样!

    她接受过表演系诸多名师的教导,怎么可能输给一个非专业的半吊子新人!

    她要全方位碾压迪龙!

    苏晚提着气,在征得国君的同意后,接过内侍递上来的木剑,开始表演。

    舞剑是苏晚的擅长,剑招耍的很漂亮,沈南枝却看得无聊。

    王萌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两把椅子,两人在场外找了个地儿刚坐下,就有一个小助理模样的人端上来一份水果捞走过来。

    “南经纪,这是深哥让我给您准备的。”

    “滕深?”沈南枝问。

    小姑娘点点头,提到滕深,还有些脸红:“深哥说,等他戏一完,就过来找您。”

    “谢谢。”

    沈南枝接过。

    她中午吃了很多,肚子到现在还有点撑,一点儿也不想吃东西,但这是滕深的一番好意,她又不好在外人面前拒绝,让自己的艺人难堪。

    更何况……她身边还有个吃货……

    她也没拒绝的道理呀。

    果然,水果捞刚到她手中,王萌就垂涎欲滴地瞄上。

    沈南枝:“……”

    中午,她和薄司南单独去了小吃街,结果刚去没逛多久就撞见一脸苦逼的王珂和撒着欢狂吃的王萌,最后的两人行变成四人行,她亲眼目睹王萌一个人吃了他们三个人的量!

    若不是担心王萌因为吃东西再进一次医院,沈南枝和王珂肥了好多唇舌把她哄走,指不定她现在还在小吃街逛吃逛吃。

    “中午吃那么多,还吃的下呀?”

    “嗯嗯嗯!”王萌总有她的道理:“中午吃了好多肉,胃里有点腻,正好吃点水果捞,解腻!”

    沈南枝笑了笑,把水果捞给她,叮嘱道:“慢点吃。”

    说完,她就百无聊赖地等苏晚耍完那花里胡哨的剑招。

    片场,女副将用一套剑招提醒深谙剑术的将军此时危机四伏,将军豁然起身,国君不得不提前下达命令,捉拿将军!

    气氛,很激烈。

    滕深的戏演的很好,迪龙的情绪也很到位。

    沈南枝满意地点点头。

    突然,身旁的王萌捂着肚子“哎呦”一声——

    【作者题外话】:今天六更,下午五点,还有三章哦~~~

    嗷嗷嗷,我勤不勤奋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