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重色轻哥的女人

关灯
护眼
    沈南枝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关心地问:“怎么了?”

    王萌捂着肚子,眉心皱成一团:“肚子突然有点难受。”

    “是中午吃多了?还是怎么回事?”

    “不清楚……”

    王萌倒吸一口气,“我先去趟卫生间。”

    说着,就捂着肚子匆匆忙忙离开。

    这时,第一场戏结束了。

    刚才的那场线,大家表现都不错,几位主演的演技也在线,顺顺利利演了下来,都没有卡。

    这可以说是很顺利的开机第一场戏。

    张导认真地看完一遍,把演员们叫过去又讲了一遍戏,重新补了几个片段,便准备第二场戏,宣布半小时拍第二场。

    工作人员忙着布置现场的时候,滕深和迪龙并肩而来。

    一个穿着劲装,威风凛凛。

    另一个人身穿华贵女装,但身上的端庄和英气怎么也挡不住。

    这么一看,还蛮登对。

    沈南枝不吝夸奖道:“刚刚的表现很棒哦,继续加油努力!”她看向滕深,尤为欣慰:“深深,你让我刮目相看,继续保持,和小迪好好合作哦。”

    “……”

    滕深蹙蹙眉,有些别扭,下意识地离迪龙远点。

    他和迪龙的相处模式从年前就变得很怪,沈南枝有心想了解真相,但事情接二连三,又恰逢过年,一直没找到机会问问那天离开酒吧后发生的事。

    正想问他几句,苏晚和一个女人一前一后走过来。

    苏晚穿着戏里的男装,在前面虎虎生风地走着,她后面的女人个子略低,穿着裙子,步子迈不太开,吃力地跟在她身后。

    苏晚看到沈南枝的第一时间,脚步顿了顿,眼底闪过一抹诧异,转瞬间,她就冷着脸,轻蹙着眉,从沈南枝身边路过。

    她身后的女人哒哒哒地跟着她,有些不满:“苏小姐,你走慢点,我穿着裙子跟不上你!”

    迪龙望着两人的背影,摸摸下巴:“听称呼,那女人似乎是苏晚的助理,可语气多多少少透出几分不满和盛气凌人,真是奇怪的组合。”

    滕深冲着苏晚的背影骂了声:“有害垃圾自然都是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不屑讨论苏晚,他扭过头问沈南枝:“你什么时候来的?”

    “你们刚开拍的时候。”

    滕深双手抱胸,呵呵呵:“还以为你跟那软饭男甜甜蜜蜜,早就把我们两个忘了,都顾不上来片场了呢!”

    沈南枝裂他:“说谁软饭男呢!”

    滕深记得门儿清,死都不会忘:“当然是上次蹭我饭的那个!”

    “……”沈南枝翻个白眼:“你个大男人,心眼儿怎么这么小,早八百年前的事还记得这么清楚,你怎么不叫‘滕小肚鸡肠’啊?还有,他不是软饭男,一直都是他在养我,他工资卡都在我手上。”

    滕深不屑道:“工资卡?一个月几千啊?够不够你去大保健一次啊?”

    沈南枝踹他一脚:“渣男,你才大保健呢!”

    凶巴巴地瞪滕深一眼,沈南枝忽地睁大眼睛:“你刚刚说什么?”

    “大保健啊……”

    “保健你个腿腿!!!”沈南枝蹙眉:“你刚刚说,以为我今天不来片场?”

    “对啊!”滕深提起这个就不爽:“哥不是说,有机会给你介绍个能配得上你男人么?这种工资几千块的……”

    他还没说完,沈南枝就重重地骂了句:“靠!”

    滕深嘴角一抽:“沈南枝,我好歹是你哥,你能不能别这么重色轻哥?你看不明白啊,你每次凶哥,哥都舍不得骂你……”

    沈南枝无视他郁闷的嘀嘀嘀咕咕,表情凝重:“我刚来没多久,一个女人就端来一碗水果捞给我,她好像是你粉丝,很喜欢的样子,提到你的时候脸红红的。”

    “她说,是你准备好让我先吃着,一会儿你拍完戏过来找我。”

    滕深讶然:“什么水果捞?我没准备啊,我只听过海底捞,水果捞是什么鬼?”

    他转向迪龙:“是你准备的?”

    迪龙摇头:“没有。”

    沈南枝:“……”

    不安的感觉在弥漫。

    滕深和迪龙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顿时紧张起来,上下打量着沈南枝:“那碗水果捞你吃了?”

    沈南枝:“萌萌吃了,刚刚闹肚子去上卫生间了……”

    “不好,那碗水果捞有问题!”

    沈南枝说着,立马飞快的走向卫生间。

    她的心跳变慢,一路上上匆忙地询问剧组的人找到卫生间的位置,火急火燎地追过去。

    门口正放着一个大大的写着“维修中”的牌子,而旁边,有两个黑影正趴在窗户上,举着手机偷偷摸摸拍什么。

    卫生间在维修,他们却在偷、拍,明显有古怪!

    沈南枝蹙蹙眉,捡起路边的一块红色板砖,放缓脚步生走上前。

    两男人还不知危险正在逼近,看着窗户里正上演的激烈情景,兴奋地嘀嘀咕咕:

    “这妞看着真嫩啊。”

    “是啊,就和未成年似的,真带劲儿。”

    “等他们上完,我们也尝尝味道,我看着像个处。”

    “嘿,老子早就这么想了,看的真鸡儿……”硬……

    话音未落,后脑勺一疼,眼前一阵晕晕乎乎的。

    两人倒地的时候,看到一个长得极漂亮的女生手里拿着板砖,满眼凶光。

    “你……”

    他们撑起昏昏沉沉脑袋,惊恐地看着她。

    “垃圾!”

    沈南枝哼了声,霸道地抢了两人的手机。

    来不及点开看他们录制的视频里的女主人公是不是王萌,就算yy的人不是王萌,就凭他们那龌龊的思想,她那两板砖也拍的一点都不冤枉!

    她匆匆踹开卫生间门口的维修牌子——

    ……

    卫生间里,三个肥头大耳的大汉围着一个萌萌哒的妹纸。

    妹纸红着脸,视线迷离。

    她的嘴角流着血,身体撑到极限,还**着不肯闭上眼。

    三个大喊脸上都挂了彩。

    他们一边骂着,一边搓着手,色色地看着被他们包围在中间的娃娃脸王萌:“妈的,这女人怎么这么变态?中了强效泻药和著名的三分钟倒,不仅撑到现在,还有力气还手?”

    他摸摸自己被揍的脸,“嘶”了声:“靠,拳头还挺硬!”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