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他是我正牌老公!

关灯
护眼
    “大哥,这次的活儿真难搞,我们仨都挨了揍,等这事儿完了,一定得让雇主加钱啊!”

    “那是必须的,老子这两拳头绝不能白挨,草,真他娘的疼。”

    “大哥,她快撑不住了。”

    “她吃了特效药,早就该撑不住了,兄弟们,走,一起**,好好尝尝她的滋味!”

    “砰!”

    人还没冲上去扑倒王萌,反锁的卫生间就被踹开。

    三个男人肥躯一震。齐齐扭头看去——

    一个长得极美极美的女人,手里正拎着一块板砖,一身煞气。

    三人眼中闪过惊艳。

    美!

    好美!

    真想尝尝她的味道!

    然——

    瞥见她手里的搬砖,三人识趣地吞吞唾沫,没敢当面调侃,高着嗓子问:“你没看到门口的牌……”

    话还没说完,沈南枝手里的砖头就冲着他脑门砸来。

    那架势,直接要把他脑袋开瓢的节奏!

    那壮汉吓得抽身躲开,沈南枝抓住机会趁机冲上去,一脚一踹,命中他们那肮脏的第三条腿!

    “啊!”

    “嗷!”

    两声粗矿的痛叫,在卫生间爆炸开。

    王萌昏昏呼呼地看到沈南枝熟悉的面庞,强撑的意志力一垮,摔在地上,昏睡过去。

    沈南枝的目光扫到她,不清楚王萌现在的身体状况,她一刻也不敢停留,出手又快又猛。

    一顿操作猛如虎,三个壮汉千防万挡,还是都着了她的道。

    一个个被踹了命……根……

    捂着裤裆,嗷嗷嗷地叫着:“靠,感觉……自己要废了……”

    “萌萌!”

    沈南枝冲上去,把王萌从地上扶起来,手指颤抖着探上她的鼻息。

    呼……呼……

    还有鼻息!

    沈南枝松一口气:“还好……”

    如果王萌真的出了事,她现在就砍断那三个废柴的第三条腿,让他们这辈子都只能过着太监生活!

    裆口火辣辣的疼,像被人踩碎了似的。

    男人疼的脸色惨白,瞪着面前这貌似天仙的美人儿。

    眼里没了惊艳,没了调侃,只剩下忌惮和愤怒:“你,你这母夜叉……”

    “南枝!”

    “枝枝!”

    门口一阵骚动。

    滕深和迪龙穿着西服赶过来,看到卫生间里的情况,也顾不得这是女厕,双双冲进去。

    “妈的,敢欺负老子罩着的女人,一个个给你们脸了!”

    滕深瞅见卫生间里那块摔成两半的板砖,拎在手里,左右手开工,摁着那三个捂着裆的男人一顿胖揍。

    迪龙扫他一眼,见他应付的过来,便过去帮沈南枝一起扶起王萌。

    滕深武功底子不太好,揍人没有章法,胡乱挥手甩板砖。

    三个壮汉被沈南枝命中根部,疼的浑身冒冷汗,力气像被抽干了似的,所以,即便是滕深的花拳绣腿,也没扛住。

    脸上被拍了好几个砖头,一个个鼻青脸肿,几乎看不出人样。

    刚刚嚣张的壮汉,被滕深揍的一个个跪在地上喊“爷爷”,哀求道:“别再打了,别打了,求你了……”

    “我们知错了,再也不敢了。”

    “……”

    沈南枝睨那三人一眼,对滕深说道:“外面还有两个被我拍晕了,问出幕后主使,我送萌萌去医院。”

    “好,这里交给我。”

    滕深点点头。

    迪龙帮着沈南枝把王萌扶上车,沈南枝发动引擎,直奔医院。

    ……

    医院手术室。

    王萌正在洗胃,王珂和薄司南得到消息后,暂停公司会议,匆匆赶来。

    “你怎么样?”

    薄司南疾步走上前,拉着沈南枝上下打量。

    “我没事。”

    沈南枝刚说完,“嘶”了声。

    低头。

    薄司南正摊开她的手指,右手食指指腹不知什么时候蹭破了一点皮,渗着两道血丝。

    之前一直紧张王萌的情况,沈南枝并没注意到自己受了伤,现在看到破皮,突然感觉手指火辣辣的疼。

    皱皱眉。

    面对他,竟不知不觉带了几分小委屈:“应该是拿板砖拍人的时候蹭破的。”

    王珂一听说太太受伤了,赶紧说道:“老板,这里有我守着。”

    “嗯。”

    薄司南拉着沈南枝去上药。

    这个时候,医院人很多,挂了号,排了好一会儿才轮到沈南枝。

    医生推推眼镜,看着沈南枝的伤口,就差拿个放大镜好好照一照,感慨道:“小姑娘,你再来晚点,伤口都要痊愈了。”

    沈南枝:“……”

    额呵呵呵,这位老医生你真幽默。

    她脸皮厚,薄司南脸皮比她更厚,他面无改色,对医生说:“上药吧。”

    医生透过眼镜,看看薄司南,又看看沈南枝的伤口,拿起一个棉签蘸了药给沈南枝涂抹伤口。

    末了,给她贴一个超可爱的创口贴。

    沈南枝看了看,感觉粉粉的小兔子很少女心,脆生生地说道:“谢谢医生,创口贴很可爱哦。”

    “你喜欢就好。”

    医生笑着摸摸鼻子。

    他没好意思直白讲:“这是用来哄那些哭哭啼啼的小孩子们,专门给小孩贴的。”

    一瞬间的尴尬后,他笑了笑:“小姑娘,我做外科医生这么多年,见过的病人不少,你这样的,我是第一次见,看来你男朋友很紧张你。”

    沈南枝瞅一眼薄司南。

    他正注视着她,四目相对的时候,清楚地看到他眼底满满地都是她的影子。

    心里甜甜的。

    她回给医生一个笑容:“他不是我男朋友。”

    医生:“啊?”

    看过许多人生百态,他忍不住在心里八卦:不是男女朋友,难道是不可告人的男女关系?

    在他浮想联翩的时候,沈南枝狡黠一笑:“他是我的正牌老公哦!”

    医生:“……”

    小姑娘,我怀疑你故意断句,引导我胡思乱想。

    你这是报复!

    更让他大跌眼镜的是——

    小姑娘的某正牌老公一脸宠溺地把小姑娘护在怀里,加重语气,又对他重复一遍:“嗯,她是我的正牌老婆。”

    医生:“……”

    你们结了婚就了不起哦,我也是结过婚的人,我家里也有糟老婆子的。

    被医生这么一打岔,沈南枝的心情好了许多,出了医生办公室,他和薄司南乘坐电梯,去病房看洗完胃的王萌。

    电梯门关上的刹那。

    沈南枝突然被他倾身压在电梯内墙上——

    【作者题外话】:还有一章哦,别走开别走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