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薄首富只值一百块

关灯
护眼
    “叮。”

    正想着,手机响了。

    薄司南下意识地瞥一眼,又是【年轻的印第安老斑鸠】。

    不管对方发了什么内容,就冲这坚持不懈早打电话晚发信息骚扰么么,就够他给对方判一个无期徒刑!

    沈南枝拿起来一看,屏幕上显示【印第安老斑鸠】二十四条未读信息。

    沈南枝:“……”

    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果断那他再次设置成消息免打扰!

    她错了!

    她就不该把他放出来!

    是她太仁慈,给她的自由过了火,她不该对一只老斑鸠如此仁慈!

    哼!

    滕深的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沈南枝的心情,睡觉前,她开心地把蛋糕照片和自己中指戴着钻石戒指的照片发在微博上——

    【你说我是你的上帝,但却是你先实现了我的愿望,晚安,我的上帝】

    消息一发出去,很快,就有人评论:

    【祝福】

    【小姐姐我失恋了,戒指我都买好了,你怎么能答应被人的求婚?再次,我郑重地警告你:分手!马上和那个渣男分手!不然我立马取关!】

    【照片呢?发照片出来给大家看看啊,藏着掖着,对方该不会是有夫之妇吧?】

    【楼上,目测对方是个五十岁以上的老男人,且擅长花言巧语。】

    【小姐姐,我不关心你的感情生活,只想强烈要求更新你的衣帽间,我想对着你满屋子的奢侈品流口水。】

    【同上,我关注你,只想看看我与富婆之间的差距在哪儿。】

    【……】

    不管他们在评论区说什么,沈南枝都笑眯眯地把评论浏览完。

    锁屏!

    睡觉!

    隔壁。

    薄司南的微博有提示,他关注的人发布动态。

    他的关注列表里只有一人。

    么么发发信了!

    他第一时间点进去!

    看到她发布的动态,唇角情不自禁地高高勾起:“所以,你许的愿望是要我追你吗?”

    心情,前所未有的飞扬。

    连带着接到赫谨言的电话时,声音都呆了几分温柔:“嗯?”

    “哎呦我的大兄弟!”赫谨言被他那性感缠绵的声音勾的浑身发毛,搓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问:“大晚上的,你发情呢?”

    “……”

    薄司南的声音一秒钟切换到冷冰冰:“有事?”

    赫谨言当然有事,不过,同薄司南的怪异一比,那事儿倒不显得重要了。

    他感兴趣地问道:“你打算追的女孩子是谁啊?”

    薄司南蹙眉:“还能是谁?”

    赫谨言:“……”

    沉默两秒钟后,他发出来自基友不客气的嘲笑:“你们是不是闲出毛病了?都是结婚一年多的老夫老妻了,还有闲情逸致玩这套?”

    说完,他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的,怪叫一声:“兄弟,你别告诉我,你和沈大小姐到现在都没有啪啪啪吧?”

    薄司南:“……”

    “哈哈哈哈!”赫谨言无情地嘲笑他:“兄弟,你今年二十九了吧?”

    “……”

    “哈哈哈哈哈,你是我见过最老最老的处……”男!

    啪!

    赫谨言没说完,薄司南就挂了电话,并无情地把他拉黑!

    电话那头,赫谨言狂笑出十几条鱼尾纹:“不行不行,薄大少太逗了,我得去看看好戏,好难得找到一个可以嘲笑他的机会。”

    他拨通薄司睿的电话,尾音挑的高高的:“小睿睿……”

    听筒里,传来薄司睿机械无情的明码标价:“打听我奶奶的消息一百万,打听我嫂子的消息一千万,打听我哥的消息一百块。”

    赫谨言目瞪口呆:“什么时候你哥变得这么不值钱了?想当初,你哥的标价可是一百万,我挖了他一点点小料,就花了五百万大洋!”

    薄司睿面无表情:“现在不一样了,我哥穷,自然也就不值钱。”

    赫谨言:“……你等等,我特么听到了什么?你哥穷?薄首富若是个穷鬼,全国人民岂不是全都是乞丐以下的水平???”

    薄司睿感慨一声:“他把他的瑞士银行卡给了我嫂子。”

    赫谨言啧啧道:“这追妻追的,真特么带劲儿。”

    薄司睿问:“你到底要问什么?虽然我哥便宜,但我不便宜,和我说话是要按分钟收费的!”

    赫谨言爽快地给他转账一万。

    薄司睿收了钱,瞬间变脸:“赫哥,没想到我在你心里这么值钱。”

    赫谨言:“呵呵呵呵呵……”

    他只是没好意思讲:哥不是看你值钱,只是单纯的看不下去薄司南在你心里标价只有一百块而已……

    他问:“你哥现在在哪儿?”

    “凤阳啊!”

    ……

    翌日。

    用一句话来形容沈南枝——

    “容光焕发,心情倍儿爽,吃嘛嘛香,连看着苏晚那张臭脸都觉得顺眼不少。”

    苏晚昨天被迪龙甩了三巴掌,虽然后面两次他怕被人说闲话,有“适当”地控制巴掌的力道,但男人掌心扇在她脸上的时候,还是火辣辣的疼。

    拍戏结束后,她一直用冰块消肿,涂了一整晚厚厚的药膏,第二天,还是残留着一些痕迹。

    她扑了两层粉,这才把红印遮住。

    心里的憋着一大口气,都快爆炸了!

    一来剧组就遇到沈南枝,心情自然不会好,冷着脸从她面前走过,却冷不丁地对上她笑容满面的脸。

    苏晚心里咯噔一下。

    ??????

    沈南枝为何对她笑得如此灿烂?

    太诡异了!

    难道,今天还有什么阴谋诡计等着自己?

    苏晚立马高度紧张起来!

    心里装着事儿,一颗心七上八下。

    拍戏的时候,总觉得阴森森的暗处潜伏着一只野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冲上来,咬断她的喉咙。

    那份不安,越来越重,越来越重……

    以至于,她控制不住内心的情绪,拍戏的时候,连着念错好几次台词。

    “卡!”

    张导怒道:“苏晚你怎么回事,同一个问题一而再再而三出错,你拍戏之前都不背台词,不对戏吗?”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骂,苏晚脸色一变,低头,道歉道:“张导,对不起。”

    张导最不喜欢不敬业的演员,尤其对方还是一个新人。

    他的暴脾气上来,不客气地骂:“你应该向所有人说抱歉,你接二连三的错误影响的不只是我,而是整个剧组!”

    “苏晚,你这是把所有人的努力当儿戏!”

    “……”

    【作者题外话】:还有四章,继续写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