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从巅峰到深渊

关灯
护眼
    苏晚:???

    她错愕地看着来人,五秒钟后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说什么?开机?”

    “对啊!”

    “你确定是开机?不是停机?”

    “……”

    对方被苏晚问的哑口无言,嘴角抽了抽:“苏小姐,瞧你这话说的,怎么能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呢!当然是开机了!”

    苏晚:“……”

    不止苏晚愣住,那些把希望全都寄托在苏晚身上,拯救他们于失业的人们,也全都目瞪口呆。

    一双双眼睛,直直地盯着来人:“周总重新投资了?”

    那人摇头:“不是,张导找了新的投资人。”

    “新投资人是谁!?”

    苏晚第一个问出口。

    除了周明轩,到底还有谁还能这么大手笔,拿出五个亿投资一部电影?

    那人非常识时务,周明轩撤资后,对苏晚的态度直线而下,看着她,唇角带了几分嘲讽:“男一号和女一号的公司,盛世揽天。”

    苏晚浑身一震:“……怎,怎么会?”

    “苏小姐,大家都忙着准备开机了,你也快点准备吧,不然,张导发脾气,可没人再能救得了你!”

    “……”

    那人一脸不屑地走了,那些刚刚求着苏晚找周明轩的人一个个尴尬地互看一眼,赶紧开溜。

    剧组换了新投资人,对方还是男一号和女一号的经纪公司,他们刚刚一个个义愤填膺地叫嚣着要赶走男一女一,这不是摆明了得罪男一女一,得罪投资人吗?

    现在,一个个后悔地恨不得缝上自己的嘴!

    好在,这次犯错的人非常多,只要他们及时和苏晚撇清关系,这件事儿,法不责众,最后就可以不了了之。

    没几秒种,大家就纷纷跑开。

    相较于来时排着队的整整齐齐,走的时候,一个个慌慌张张,还有好几个人被踩到脚嗷嗷嗷地叫唤。

    苏晚攥紧拳头,气得要死。

    明明刚刚的形势一片大好,她被剧组的工作人员和演员们众星捧月般讨好着,她很快就可以做女一号,可以成为演艺圈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她的事迹会编纂进洛城大学校记录中。

    她的照片会挂在洛城大学的名人墙上,供学弟学妹们瞻仰。

    她会成为新晋小花。

    会成为影后。

    会成为巨星。

    会有很多人喜欢她崇拜她,她可以加入豪门,成为人人羡慕的富太太,过着富裕的生活!

    可是……

    这一切都被那个该死的盛世揽天毁掉了!!!

    她又气又恨。

    小美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嫉妒苏晚得到老板的厚爱,说道:“我出去打听一下。”

    苏晚手指颤抖地拨通周明轩的电话。

    嘟嘟嘟。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对方才接通:“怎么了?”

    “周总,出事了。”

    苏晚连忙把盛世揽天投资《战歌》的事,添油加醋地告诉他。

    “盛世揽天?”

    周明轩呢喃着这四个字,“呵”了声:“我放弃投资的剧,居然还有人敢接,一个小小的经纪公司而已,也敢在我头上动土?”

    苏晚试探地问:“周总,接下来,该怎么办?”

    “敢触我霉头,我就让他知道,这个娱乐圈是谁做主!”

    周明轩的声音阴森森的。

    苏晚这下可以安心了,乖巧地说了几句讨好的话,便挂了电话,等待盛世揽天被封杀破产的消息。

    ……

    酒店。

    私人医生给周明轩脖子上的伤口做了护理,涂好药膏,叮嘱说:“周总,伤口虽然没有伤及要害,但流了这么多血,也要重视。”

    “下去吧。”

    让私人医生离开。

    周明轩将衬衫的扣子一颗颗扣好,直到领口的纽扣也扣好,把领子拉起来挡住脖子上的伤口,吩咐外面的人:“进来。”

    周明轩的第一助手走进来,眼尖地瞥见老板脖子上的纱布,他当做没看见。

    “继续说。”

    周明轩端着一杯水站在窗户边,目光眺望着外面,目光深沉。

    衬衫领蹭着他的伤口,火辣辣的疼,但是,好面子的他绝对不会在任何人面前表现出来,他一如既往的沉稳如山。

    助理说道:“薄首富放出消息,即日起成立一个影视投资公司。”

    周明轩的眼中闪过一道厉光,扭头,看着助理,说道:“他的商业版图一直在金融圈,怎么突然来娱乐圈?”

    助理道:“不知道,之前没有收到任何风声,好像是突然决定的。”

    “……”

    周明轩讨厌这些突然发生的事!

    有力的手指捏着水杯,心里有些不安,总感觉对方是冲着他来的。

    薄司南在投资界是赫赫有名的大佬,号称“神投手”,投资公司一年的利润是他公司利润的几十几百倍,他从未接触过娱乐圈行业,怎么会突然一头闯进来?

    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他吩咐道:“派人去调查,看看是什么情况。”

    “是!”

    “另外,最近手里有几个投资项目都盯紧一点,不要再发生任何意外。”

    “我这就去办。”

    “……”

    房间,陷入绝对的沉默。

    周明轩反锁了门,走到镜子旁,把立着的领口放下来。

    脖子上,套着一圈白色纱布。

    有一块红色的血迹印出来,看着触目惊心。

    “沈南枝,你最好不要落在我手中,不然,我定叫你生不如死!”

    想到这儿,他拨通小美的电话,吩咐道:“给晚晚多派几个保镖,别让人欺负了她,她有什么事,随时来报。”

    小美:“……”

    没等到对方的答复,周明轩的耐心耗尽,语气顿时凌厉:“没听明白?”

    小美终于忍不住说道:“周总,她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你要一而再再而三地为她破例,你……”

    “越来越不懂规矩了。”

    周明轩虽然没有发怒责骂,但冷冷的一句话立马让小美闭了嘴,“周总,我知道了,我会安排妥当,照顾好苏小姐。”

    “……”

    挂了电话,周明轩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怀表。

    打开扣子。

    怀表嘀嗒嘀嗒的声音响起。

    在安静的房间里,格外清晰。

    这个怀表,跟了他二十五年,他一直贴身携带,任何人都不能碰。

    怀表有两面,一面是表盘,一面贴着一张小照片。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