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沈小姐豪横!

关灯
护眼
    照片里,一对情侣拥抱着看向镜头。

    男人是年轻时候的他。

    而女人的样貌,竟和苏晚有七分相似,再加上两人身上相似的气韵,给人的感觉,照片里的女孩和苏晚仿佛是同一个人。

    周明轩的拇指小心翼翼地摸索着照片里的女人:“露露,我又想你了。”

    “你是不是还恨我只顾着工作,忽略了你?”

    “露露,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你,才让你死在那些人渣手里。”

    “我帮你报了仇,你还是不肯原谅我,是吗?所以,才不肯入我的梦……”

    “……”

    这些年,他身边来来去去,换了很多女人,但却没有一个女人能做他的周太太,因为,他曾对一个人说过,他会娶她,周太太那个位置永远要留给她。

    可现在出现了一个与她极其相似的女人……

    周明轩拿起怀表,亲亲照片里的女人:“露露,晚晚的出现,是不是代表你又回来我身边了?”

    “你放心,这一次,我一定会保护好你,不让任何人伤害你。”

    “……”

    滴答。

    滴答。

    回应他的,只有怀表机械规律的声音。

    ……

    《战歌》换了投资人之后,剧组紧跟着发生一件大事,新投资人花一千万,承包全剧组上下一个月的水果!

    当天下午,一个兴高采烈的水果批发商就亲自开着一辆大卡车,颠颠地今日份的水果送过来。

    得知消息去领果篮的剧组工作人员和演员,全都热烈地欢呼着!

    “新投资人真好!”

    “是啊是啊,承包一个月的水果呢,每天每个人可以另一份果篮,我从没见过这么豪横的金主!”

    “我也是!”

    “我混剧组这么多年,很多演员也就开机和杀青的时候请大家喝喝水,最多吃顿饭,从没遇到过肯花一千万给大家买果篮的人!”

    “不管,吃人嘴短,我决定从今天开始,我要拍盛世揽天的马屁!”

    “我除了拍马屁,还可以给男一号和女一号的妆容化的更美点。”

    “……”

    大家热火朝天地讨论着豪气的盛世揽天。

    不知谁说了声:“哟,现在想着说新投资人的好话了,也不知道谁,当初眼巴巴地跑到女二号那儿求人家去找周总。”

    “……”

    一句话,怼的对方面红耳赤。

    有人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过去的事儿别提了。”

    “对啊,不提不提了。”

    那人也觉得这话有点伤和气,“呵呵”一笑,压低声音说道:“不过说真的,周总的实力比盛世揽天不知道强了多少,可是,自从咱们剧组开机,连周总的一瓶水都没有喝到呢。”

    “周总是投资人,人家花了大笔钱养着咱们,你还想喝周总的水?不过,那个苏晚不是周总的情人么,她应该挺有钱的,可是连一杯水都没有请咱们喝过。”

    “就是就是……”

    于是,讨论着讨论着,从盛世揽天和周明轩的话题,转移到苏晚身上。

    苏晚路过时,听到那些人嘀嘀咕咕,说她抠门小气,还有人说她长得丑,是整容脸,气的她咬紧牙关才没当场怼回去。

    踩着重重的脚步去自己的化妆间换装!

    然,她想避开什么,偏偏就避不开什么……

    有个一直讨好她的小演员拎过来一份果篮塞进她手里:“苏小姐,我没见你领果篮,就帮你代领了,正好给你。”

    苏晚:“我不……”

    “要”字还没说出口,对方就一溜烟地跑了。

    手里满满的一个水果篮,大部分都是昂贵的水果,是她喜欢吃的,抿抿唇,见没人注意到,便拎着果篮匆匆往自己的化妆间走。

    “砰。”

    “砰。”

    她的化妆室的门,几乎和隔壁同时打开。

    沈南枝从滕深和迪龙的化妆间刚出来,就看到苏晚。

    她喊了声,“苏同学。”

    倚在门框上,笑盈盈地看着苏晚:“哟,你也去领果篮啦?”

    “……”

    苏晚看到她,眼底的厌恶一闪而过。

    沈南枝就潋滟一笑:“好奇怪哦,你怎么还有脸吃盛世揽天给大家买的水果呢?”

    “你忘了当时黑我们家迪龙黑得有狠,把自己的经纪人赔进去,现在吃盛世揽天的东西,怎么能吃得下去呀?不怕晚上睡着了吃下去的水果都变成虫子啃噬你的黑心吗?”

    “……”

    一字一句,全都狠狠地扎在苏晚心口。

    她的自尊心,全都被击垮。

    现在好想有个人出现来救救自己,但是,小美也不知道死哪儿去了,好一会儿没见到她人,留下苏晚一个人独自面对这尴尬的场景!

    眼里有厌恶,有难过。

    最终,化作满满的委屈,把果篮“砰”地扔在地上:“这是别人硬塞给我的!谁稀罕你的公司的水果!”

    “咔嚓!”

    是照相机快门的声音。

    苏晚颤抖的身躯一僵。

    抬头。

    滕深举着手机,笑呵呵地出现在她眼前,“苏晚,怎么办,你浪费粮食的照片被我拍到了哦!你好歹也是个大学生,怎么一点都不懂得体会农民伯伯的辛苦呢?”

    “……”

    滕深以前是个小暴龙,怼人的时候是老子长老子短,恨不得再加上动手。

    自从跟了沈南枝,这语气也和她越来越相似,阴阳怪气的,听着好贱!

    苏晚脸色一变,拳头下意识地攥紧。

    僵了几秒钟,旋即弯身,去捡刚刚的果篮:“……我刚刚是手滑。”边说,便把滚出果篮的水果一个个捡起来重新放回篮子里。

    她蹲着身子,低着头,看不到沈南枝和滕深戏谑嘲弄的眼神,只看到他们的脚。

    显得她低人一等,超卑贱。

    慌慌张张捡了水果放回篮子里,带着一篮子摔的坑坑洼洼,破破碎碎的水果回到自己的化妆间。

    滕深晃了晃自己的手机,故意在后面大声喊:“哈哈哈哈,傻缺,老子说拍到照片,你就真的信了?怎么长这么大的,有没有点脑子啊?”

    苏晚:“……”

    砰!

    恨恨地砸上门,屏蔽外面可恶的声音!

    把苏晚气的七窍生烟,沈南枝微微一笑,突然,电话响了。

    是她的君君小姐姐。

    沈南枝噙着笑接通:“君君。”

    “木木,出事了!”

    【作者题外话】:五更完~

    明天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