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夜色太美,算计太深

关灯
护眼
    沈南枝一方面惊讶于他的观察甚微,洞若观火,一方面也开心欢喜他对自己的了解。

    她如实说:“虽然没到冲撞的地步,不过,确实感觉不太好。”

    她是个受不得委屈的人,向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是看在沈家人的面子上,才不同顾恩恩计较,这已经是她最大限度的忍让!

    薄司南了解她的心思。

    看在沈家人的面子上,只要顾恩恩不使坏,她便能做到无视对方。

    只是!

    按着她不吃亏不受委屈的性格,心情肯定不会好。

    薄司南亲昵地抚着她的头发,说:“我们明天回去住。”

    “不要。”

    沈南枝摇摇头。

    在他的注视中,解释说:“顾恩恩特别喜欢陆晨光,我担心陆晨光利用她做一些不太好的事,不在沈家盯着他们,我不放心。”

    “你呀。”薄司南心疼道:“怎么总喜欢把什么事都扛在自己肩上?”

    “因为……”

    沈南枝咬咬唇,沉默了。

    因为,上一世就是因为她的缘故,任性和他离婚,给了陆晨光对沈家人下手的机会,间接害死父母哥哥!

    这一世,她无论如何也要阻止悲剧发生!

    她心事重重,薄司南也体谅地没有逼她,柔声说道:“么么,别多想,不管你要做什么我都支持你,今天很晚了,洗个澡睡觉吧。”

    “嗯。”

    这一晚,两人都没有刻意说要分开睡还是一起睡,经过在凤阳那晚的同床共枕,仿佛已经养成默契,沈南枝洗完澡就躺在薄司南怀里,枕着他修韧的手臂,闻着他身上令人安心的味道,甜甜地进入梦乡。

    薄司南一直等她睡熟亲亲她的眉心:“好好睡吧,以后的烦恼都交给我,么么,我会一直在。”

    ……

    另一边。

    被薄司南这么一激,顾恩恩恼羞成怒,连水也顾不上喝,气冲冲地上楼。

    昏暗的楼道里,半空中一点猩红。

    一个黑影正靠在墙上,姿态慵懒地抽着烟。

    顾恩恩往前走几步。

    听到脚步声,男人侧头看过来。

    好看的五官被灯光染着,身上透出一股暗黑气息,越发显得他迷人。

    顾恩恩惊讶道:“晨光表哥?”

    “恩恩。”

    陆晨光听见声音,把烟掐灭,扔进垃圾桶。

    慵懒地靠在墙上的姿态收起来,脸上挂上如沐春风的笑:“这么晚了,怎么还不休息?”

    “你呢?”

    顾恩恩走上前,问道。

    “睡不着,出来抽根烟。”陆晨光见她靠近,伸手拦下她,抱歉一笑:“刚抽了烟,身上有烟味,别呛着你。”

    “不会,我喜欢香烟的味道。”

    顾恩恩刚刚成年,叛逆期还没过,他越是拦着,她越是靠近。

    走到距离他不足十公分的地方才停下脚步,妖娆一笑:“我更喜欢晨光表哥身上的香烟味道。”

    陆晨光没吭声,只是宠溺地捏捏她的鼻子,问:“你还没回答表哥,这么晚了,怎么还不休息?”

    提起这个,顾恩恩就黑了脸!

    恼恨地扫一眼沈南枝的房间:“还不是因为她!”

    “木木?”

    “嗯!”

    顾恩恩还要说什么,陆晨光的手指贴在她唇上,对她摇摇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说着,便拉着她的手走进自己的房间。

    房门关上,陆晨光把顾恩恩摁在沙发上,给她倒了杯牛奶:“发生了什么事,慢慢说。”

    顾恩恩口干舌燥才去一楼取冰水,现在一点都顾不上润润口,就迫不及待地告状:“我刚刚下楼碰见表姐夫,我好心好意上前和他打招呼,他却说了许多特别过分的话!”

    “他是男人,怎么可能对第一次见面的女生那么失礼?一定是沈南枝那贱人在他面前说我坏话!”

    “真是太可恶了!”

    她捏着拳头,不服气的样子!

    陆晨光讶然道:“恩恩,会不会是你多心了?”

    顾恩恩甩头跟磕了药似的:“才不是,表姐夫说那些话的时候,沈南枝一个字都没有吭声,我怀疑就是她故意挑拨我和表姐夫的关系!”

    被众星拱月了一天,她现在心气儿正高着,突然一盆凉水浇了个透心凉,心情相当不爽!

    陆晨光有些疑惑:“木木竟然是这样人?”

    见她怀疑,顾恩恩撅着嘴扯扯他的手指:“晨光表哥,你不相信我妈?你不是说会一直一直对我好吗?难道都只是你随口说说的吗?”

    陆晨光宠溺道:“表哥当然不会骗我的恩恩表妹,只是……”

    他似乎有些难言之隐。

    顾恩恩心直口快道:“表哥,有什么话你就说,我诚心诚意对你,你也不要瞒着我!”

    陆晨光叹口气:“爸妈从小就宠着木木,她偶尔会有些小任性小骄纵,你初来沈家,还是要避其锋芒,不要针锋相对,多让着她点吧。”

    “我让着他?”

    顾恩恩像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且不说我年纪比她小,要让也应该是她让着我,更何况,我是姨妈的亲外甥女,她不过是姨妈从福利院领养的女儿,和沈家没有半点关系!”

    “赖在沈家白吃白住这么多年,应该感恩戴德,她还敢有脾气?”

    “呵呵,还真把自己当沈家大小姐了!”

    陆晨光连忙捂住她的嘴,压低声音警告:“恩恩,听表哥一句劝,以后这些话不要再说了。爸爸曾经特意叮嘱说,不准任何人在木木面前提起她的身世,你这些话如果被他们听到,肯定会不开心的。”

    顾恩恩不屑道:“姨父姨妈以前不准你们说,还不是因为家里没有女孩,这才把她当个宝贝似的宠着?现在不一样了,我回来了,她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养女,凭什么要我让着她?”

    陆晨光道:“论血缘关系,确实是你更近一些,可是她在沈家生活了二十二年,喊爸妈也喊了二十二年,如果她去爸妈面前说你几句坏话的话,你自己反而讨不到好处。”

    顾恩恩皱着眉,哼道:“那我就任由她欺负我?”

    “……”

    陆晨光没吭声,仿佛已经默认。

    顾恩恩整个人贴上来,挂在他胳膊上,撒娇:“晨光表哥,你教教我嘛。”

    “这……”

    陆晨光为难着。

    顾恩恩见他没有当场拒绝,柔软的身段蛇一般缠绕上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