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因你成魔,我甘之如饴

关灯
护眼
    “噗……”

    沈南枝刚吃进去的面条直接喷出来。

    薄司南淡定地抽了张纸巾,往前探探身子,帮她擦嘴:“没事吧?”

    沈南枝瞪他一眼:“我在吃饭诶,你在说些什么呀!”

    “抱歉。”

    他态度良好地承认错误,下一句,便是:“你先慢慢吃,等你吃完,我再重新问一遍。”

    沈南枝:“……”

    薄先生,你的脸皮到底有多厚,才能用这么认真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

    她有些无语。

    但也没生气,低着头,吸溜面条。

    吃了会儿,总感觉有两道视线一直盯着她,抬头,对上他直勾勾的眼神。

    她问:“你真的不饿?”

    “不饿。”

    “……”

    所以,你的言外之意是:你的目标不是我的面,而是我!

    沈南枝埋头。

    在他的盯梢下,别扭的,把面条一根一根吃下去。

    薄司南耐心地等着,等她一放筷子,他就靠过来,一手撑在她身侧,把她围在自己和餐桌中间,一手拿着湿巾给她擦嘴。

    沈南枝怔怔地看着他,问:“薄首富,你是开启了什么功能嘛,怎么擦个嘴都这么撩?”

    薄司南轻笑:“你心动了?”

    沈南枝口是心非地摇摇头:“我是怕你累着!”她往后躲了躲,说:“还是我自己来吧。”

    “不累。”

    薄司南一点点给她擦着嘴,“和你在一起,无论做什么,我都喜欢。”

    沈南枝掀掀眼皮:“薄先生,要不要我给你报名去参加情话大赛呀?你若不赢,天理难容!”

    薄司南轻笑:“不去,我的情话只说给你一个人听。”

    “……”

    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撩!

    偏偏……

    啊啊啊,沈南枝不想承认,她却该死的喜欢!

    薄首富真的像极了她之前看的那些言情小说里的男主人公,无论世界是烦心枯燥,平淡朴实,还是华丽多彩,他都能把这些日子过成一首情诗。

    薄司南给她擦完嘴,还用他的唇亲自再帮她擦一遍,直到把她亲的软软地靠在他怀里,这才说道:“现在能回答我的那个问题了?”

    “你喜欢厨房,餐厅,卧室,浴室,还是……阳台?”

    “嗝……”

    沈南枝晚上是吃了东西的,刚刚其实也不是很饿,被他盯着吃完一整晚面条,胃口撑得连打几个饱嗝,有底难受,眉心皱起来。

    薄司南给她揉揉肚子:“是不是吃坏肚子了?去看看医生?”

    “不用啦。”沈南枝撇撇嘴:“刚刚吃的有点多了。”

    “我给你揉揉。”

    薄司南给她揉了会儿肚子,见她眉心一直皱着,不太开心的样子。

    他刮刮她的鼻子,笑着打趣,舒缓她的情绪:“要不要和老公一起运动运动,消消食?”

    ???

    沈南枝皱着的眉心募地松开!

    匪夷所思地看着他,特认真地说道:“饭饱不是不宜运动嘛!”

    薄司南比她还认真:“不,适当的运动有助于消食,比如,古言道‘饭后走一走长命九十九’。我保证,我们的运动比饭后走一走更有趣有效。”

    从他含笑的眼中,沈南枝看到浓浓的调、戏。

    她差点用小拳拳锤他胸口:“有趣不有趣是个人感受,但你确定,只是适当运动?不是剧烈运动?你刚刚都提议去阳台了!”

    “嗯?”

    薄司南笑意一收,故意露出脸上的茫然:“去阳台吹着慕尼黑的夜风亲一亲,也是剧烈运动?”

    “……”

    “还是,么么,你刚刚想到哪儿去了?”

    沈南枝:“……”

    坏蛋!

    你个大坏蛋!故意套路我!

    ……

    这一晚,沈南枝躺在薄司南怀中,他的手掌一直帮她揉着肚子,胃中的不适感很快消失,在他的安抚中,她终于枕着他的手臂,睡的沉沉的。

    还稀有地做了一个梦。

    梦里前半段鸟语花香。

    后半段,她在花丛中扑倒他。

    两人浓情蜜意,就在要冲破最后一道阻碍的时候,突然,他的脸变成那个人的脸……

    他狭长的眼黑漆漆的,阴鸷偏执,像鹰眼。

    一旦被锁定,就很难逃脱。

    她的手脚被他绑着,动弹不得,只能扯着嗓子喊:“放开我!”

    他噙着阴森森的笑,一步步靠近:“木木,你是我的,从小就是,你怎么能喜欢上别人?”

    “……”

    “木木,说,你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

    “……”

    “你这么不乖,我要拿你怎么办呢?”

    “……”

    “我来教你怎样变成一个听话的乖宝宝,好不好?”

    他越靠越近,像是刚刚冲雪地里拿出来的冷到极致的冰手贴在她脸上,让她浑身冰寒,毛骨悚然。

    他的笑,仿佛来自地狱,勾着魂,要了命:“怎么不说话呢?”

    “你放开我!”

    她不喜欢他以这种方式靠近,更讨厌被他绑着,无能为力。

    他手指点点她的脸颊:“小傻瓜,怎么只会说这句话呢?刚刚才教你的,怎么转眼就忘了?说,你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嗯?”

    “……”

    “只要你乖乖说了,我就给你一个奖励好不好?你想要什么?”

    “我想你滚开!”

    “不听话。”他勾着一抹残忍的笑,像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让我想想,要怎么才能让我的木木听话呢?把你像小鸟一样关在笼子里?还是用一根粗粗的链子把你拴起来,嗯?”

    可怕的话语在耳边低低说着,沈南枝浑身紧绷,害怕地躲着他:“……你这是个恶魔!”

    “恶魔?”他眷恋地看着她,唇畔含笑:“知道吗?只要做过一次恶魔,这辈子就再也不想当人,更何况,因你成魔,我甘之如饴。”

    他噙着笑,凑上来。

    “滚开啊!”

    沈南枝尖叫一声,手脚并用,用力推开身边的人。

    她使了好大的力气,薄司南差点被推下床。

    他拉着她乱舞的手,把崩溃凌乱的她拥进怀中:“么么,是我。”

    沈南枝陷在梦中,用力挣扎。

    他紧紧抱着她,一声声安慰:“是我,我是薄司南,么么,别怕,我在。”

    “……”

    黑暗似乎被一束光撕破,沈南枝从噩梦中清醒,惶恐地睁开眼。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