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我的老婆被抢走了

关灯
护眼
    薄司南擅长分析,但经沈南枝这么一说,他也摸不准对方的动机,只从中提炼到一个信息:对方在乎沈南枝的长相,会不会,和她的身世有关?

    当然,这只是一个小猜测。

    若对方当真是来寻亲的,且没有恶意,完全可以大大方方登门拜访,又何必用这种手段?

    倒像是来寻仇的反派。

    薄司南现在还摸不准对方的打算,唯一庆幸的是:“还好,你没事。”

    这就是万幸!

    沈南枝歉意地看着君玉:“可是,君君她……”

    薄司南揉揉她的脑袋,柔声细语地宽慰说:“她只是一时半会儿动不了而已,没事。”

    君玉:???

    她躺在这里,身体麻木,这叫没事?

    她是木头人吗?

    她好歹也被网友们评为“华国第一美人”,怎么在薄首富口中,就是个无关紧要的糙汉子?

    呵呵呵呵呵!

    君玉报复心超重,不把她女鹅抢过来,她就不叫君玉!

    她在心里捉摸着,怎么和薄司南抢人。

    “老板,”王珂传来消息:“那人是个高手,对摄像头极敏感,我检查过酒店和酒店附近的监控,都没拍到他的脸。”

    “……”

    对方在监控严密、防卫严密的酒店来去自如,却没留下半点证据?

    确实是个高手。

    薄司南抓住一个漏洞:“酒店对总统套房楼层把控严密,没有房卡,他是如何上去的?”

    “这……”

    王珂只顾着查监控,这个问题倒是没想过。

    薄司南说:“我之前观察到酒店服务生穿的制服都有编号,去查一下谁的制服丢了,另外,把总统套房入住的客人名单调出来给我。”

    “是!”

    王珂得了新的吩咐,继续抓紧时间办事。

    薄司南一扭头,见沈南枝正呆呆的,他唤了声:“么么?”

    沈南枝回过神,眼里有些光:“我有办法!”

    “嗯?”

    “君君画工超好诶,她见过那个人,她可以画下来!”

    薄司南看向君玉。

    君大美人一脸“我很颓”的模样:“NO,我只是个莫得感情、不能动的工具人。”

    薄司南:“……”

    以他的骄傲,是绝对不会“沦落”到去求“情敌”的,但这件事事关沈南枝,任何对她有危险的人,他都必须掌控在手中!

    所以,他勉为其难地问:“有什么条件?”

    一副谈判的架势。

    君玉看看他冷冰冰的面孔,再看看沈南枝,勾笑:“木木陪我过假期。”

    即便她不说,最近,她和也天天和沈南枝在一起,薄司南不觉得有什么,正要答应,就听到她说——

    “晚上也要陪我哦!”

    “……”

    薄司南危险地眯了眯眼:“女人,你未免太猖狂!敢从我床上抢人?”

    被他冷煞的气势席卷着,君玉无动于衷:“你也可以不答应。”

    薄司南冷笑:“他害你不能走不能动,你确定不报仇?”

    君玉摇头:“我这人宽宏大量,不和他计较。”

    薄司南问:“他对么么不怀好意,你是么么最好的姐妹,相信你也不希望看到他再对么么下手吧?”

    君玉噙着笑,挑衅地看着他:“我可以帮忙找到他,但也未必是帮你。”

    “……”

    “……”

    气氛,一触即发。

    夹杂在两个大佬中间,沈南枝轻咳一声。

    脆生生地说了句:“我陪君君。”

    见薄司南幽幽地看过来,她拉着他的手,晃了晃:“君君这两年商务活动和代言有好多,行程超满,我们好不容易才见一面,想多陪陪她。”

    “……”

    “就只剩下不到不到两天的假期,很快就结束啦。”

    薄司南还是不情愿。

    她只好凑过去,压低声音,哄道:“君君工作以后,我有大把时间可以陪着你哦。”

    薄司南反抓住她的手,我再加一条:“你工作如果没安排话,白天陪我一起去公司。”

    “好好好。”

    好说歹说,她终于劝得薄司南松口。

    君玉啧啧道:“腻歪。”

    等她的胳膊能活动后,薄司南第一时间递过来一张纸一支笔。

    君玉刚一揉手指,沈南枝立马上前,殷勤地给她按摩。

    君玉享受着她家宝贝的服务,拉起她的手,当着薄司南的面亲了口,语气撩人:“宝贝真好,么么哒。”

    沈南枝和君玉一直都很亲近,她不觉得这个动作有什么不妥,但这亲密的举动落在薄司南眼中,就是赤果果地侵占他领地!

    他有过很多情敌,滕深,迪龙,都不用他出面,沈南枝就单方面和他们划清界限。

    可这位……

    她是存心来同他抢人的!

    但更让他忌惮的是,他的么么在君玉面前,完全一副小迷妹的样子!

    薄司南捉摸着,得尽快给君玉找个人嫁出去,等她有了老公,日后也不必成日和他抢人!

    君玉很快画好一幅画。

    诚如沈南枝所说,她的画工非常好,像人肉照相机似的,连那人的神态都画的非常到位。

    薄司南把新鲜出炉的画像交给王珂,让他去查。

    在他开始忙碌起来的时候,君玉神气十足、像一只骄傲的孔雀,带着沈南枝和临时赶过来给两人保驾护航的王萌出去美容美甲,逛吃逛吃。

    留下薄司南一个人,刚刚和他老婆分开,就开始思念不已。

    ……

    三天的时间过得很快,眨眼间,君玉的假期结束。

    她的助理从哭丧着脸,变成欢天喜地:“玉姐,你终于想起来要工作了,金主爸爸催了好多次,我都快兜不住了。”

    沈南枝才知道,君玉所谓的假期完全是任性翘班,就是专程来看她!

    “君君。”

    她抱着君玉,恋恋不舍:“等我忙完这阵子,我就带着你远走高飞。”

    君玉拍拍她的背:“好,我们一起私奔到月球。”

    一旁,被冷落的薄司南:“……”

    终于,送走君玉,他二话不说,拉着沈南枝回酒店!

    “鸳鸯浴已经准备好了,只差两只鸳鸯。”

    “咳。”

    沈南枝差点忘了这茬。

    他的话音落下,整个人便覆上来。

    搂着她亲了又亲,摸了又摸,你侬我侬。

    突然,沈少谦的电话打过来:“木木,有两位自称是你亲生父母的人找上门,要见你。”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