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妖女,放开我嫂子发财的小手!

关灯
护眼
    他戳戳身边的同伴:“逍遥号服务态度这么好,那个女人不过被冒犯了一下就拿到一个多亿的赔偿,哈哈哈,不如,咱俩演一出戏?”

    “我们这样,一会儿你输了钱不依不饶,对我动手……”

    他嘀嘀咕咕在同伴耳边说着自己的计划。

    同伴嘿嘿一笑:“好主意!”

    ……

    沈南枝浑然不知方才的一幕带给别人怎样大的震撼,她现在很头疼。

    非常头疼!

    身后的十一个服务生,像一颗随时会爆炸的雷。

    她无时无刻不想着把这颗雷丢出去,可为毛她越是想丢掉,这颗雷反而就越滚越大呢???

    “司司,我有点累……”

    她往薄司南身上一靠,亚历山大:“我感觉要完不成任务了。”

    薄司南揉揉她的脑袋:“或许今天运气太好,先缓缓。”

    “……”

    沈南枝依旧憔悴中,没有被治愈。

    第一次感觉运气太好,也会心态爆炸。

    她只是想帮忙输钱啊!

    真的只是这样啊!

    薄司南安慰到:“听说,好运气和坏运气都是相伴的,今天好运气用完了,明天坏运气就来了,别担心,明天一定可以输出去。”

    “嗯嗯嗯!”

    沈南枝的眼睛终于亮了亮,第一次诚心祷告自己的坏运气可以如约而至!

    在薄司南帮沈南枝一点点重拾信心的时候,沉迷在赌局中的君玉和赫谨言终于结束手里的牌,走过来。

    两人齐齐扫一眼沈南枝背后站得笔直服务生人墙,眼角抽了抽——

    赫谨言羡慕的流口水,盯着那一座座堆成小山的筹码,叹道:“小嫂子,你这吸金速度简直了,比坐了火箭还恐怖,能不能让我摸摸你发财的小手,传给我一些好运气?”

    赫谨言一脸期待ing!

    下秒!

    君玉风风火火地抢先一步抓住沈南枝的小手,攥进掌心里揉了揉。

    吸收到她家宝贝的好运气后,骄傲地冲赫谨言挑眉,妖笑:“想抓我宝贝的手,下辈子吧!”

    赫谨言:“……”

    靠!

    他忘了君玉那妖女!

    眼瞅着那妖女攥着沈南枝发财的小手又揉又捏,恨不得和她十指相扣长在一起,他气的翻白眼:“君玉!你作弊!”快放开我小嫂子发财的小手,让我来!

    君玉妩媚勾唇,高调挑衅:“我**宝贝的手是作弊,那我亲亲我宝贝,你是不是得气的跳海?”

    一旁的薄司南:???

    亲?

    蹙着眉,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被君玉攥在手里的那两只小白手。

    这情敌,完全无视掉他这个正牌老公,当着他的面就各种调、戏他老婆,简直不要太放肆!

    他正欲用沈少谦这个软肋来攻击君玉,就见沈南枝“吧唧”一口亲自君玉脸颊上,在她脸上留下一个口红印。

    两个女人同仇敌忾,共同御敌。

    “君君,我把我所有的好运气全都给你,祝你今天满盘皆赢!”

    君玉魅惑一笑,满意地轻捏沈南枝的小嫩脸:“宝贝真棒!”

    喝醋的薄司南:“……”

    渴望好运气的赫谨言:“……”

    “么么。”

    薄司南扯扯她的袖口:“刚刚不是说累了?我们回去休息会儿。”

    沈南枝摇头:“君君和赫谨言的比赛还没结束呐,我要给君君打气加油,你要是累的话,你先回吧。”

    说完,两姐妹就手挽手,去玩牌。

    留下被爱妻抛弃的薄司南和狂翻白眼的赫谨言面面相觑。

    赫谨言深吸一口气:“兄弟,我和君玉的赌局事关男人的尊严,拿出你十年前来逍遥号的气势,帮我赢得这场赌局,我要看君妖女在海风中跳艳舞!”

    “没兴趣。”

    薄司南心不在焉地拒绝。

    眼神幽幽地看着他的小妻子娇滴滴地依偎着君玉。

    那,是他的福利!!!

    啪。

    肩膀被人拍了拍。

    他扭头。

    赫谨言的金毛在眼前放大:“兄弟,难道你不想给那个抢走你老婆的女人一点颜色瞧瞧吗!你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她抢走原本属于你的女人?”

    “小嫂子的小手是你的!”

    “小嫂子的小嘴是你的!”

    “小嫂子的一切都应该是你的!”

    “……”

    薄司南有所松动。

    赫谨言眯了眯眼:“来吧!让我们一起战胜她!让她见识一下男人真正的霸气和魅力!”

    薄司南终于点下头。

    ……

    “被衰神附体”的沈南枝暂时没办法输掉筹码,只能转换心情,临时上岗成为君玉的幸运女神,陪她征战赌桌。

    今天,她的运气真的是爆棚了。

    在她“上岗”之前,君玉的筹码已经输掉一半。

    她“上岗”后,君玉把把赢。

    没一会儿,她身后的服务生就变成三个。

    再反观赫谨言,有薄司南在一旁出主意,他身后的服务生也终于从一个变成两个。

    “有点慢。”

    赫谨言看看时间:“距离赌局结束还剩最后半小时。”

    他和薄司南商量道:“我们不能再小打小闹了,必须把筹码加大,才能赢。”

    “好。”

    这次来逍遥号的目的是给赌王送钱,薄司南虽然决定帮赫谨言,但行动起来,还是有些放不开手脚。

    见君玉手中的筹码明显多于赫谨言,他决定,先帮完赫谨言这一次,明天,他把今天帮赫谨言赢的钱也一并全都算进账单里,再翻倍输出去!

    如此一来,两方人全心全意较量着!

    为了在赢得比赛而努力。

    不远处。

    有人输了钱,正精神错乱地拉着身边的人闹事。

    两人闹得很大。

    闹事的人,还对那人动了手。

    吵吵嚷嚷的骂声引来经理的关注,他拧着眉,冷声吩咐保安:“把他们两个都扔出去!”

    保安二话不说,把人拖走。

    闹事的人和挨打的人齐齐一愣。

    尤其是挨打的人!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经理:“我是受害者,我从头到尾都没有还手,是他在闹事,你们干嘛要把我扔出去???”

    “我管你。”

    经理冷哼一声:“一个五大三粗的大男人,被人摁着揍都不敢还手,窝囊!我们逍遥号,不需要这么窝囊的客人!”

    那人:???

    他难以置信:“刚刚,你们可不是这样的!”

    “你们扔了闹事的人,陪给那个女人一个多亿,怎么到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反而还要被扔出去?”

    “……”

    经理眯了眯眼。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他什么都看明白了。

    原来,是因为逍遥号刚刚赔沈南枝钱的举动,引来一些小人故意设局。

    “扔出去!”

    他懒得多费唇舌。

    解决掉惹事精,给那些还蠢蠢欲动的人一个冷冷的警告后,目光,不经意地落在不远处的沈南枝身上。

    想了又想,拨通一个电话。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