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我要见赌王!

关灯
护眼
    电话接通的刹那——

    “阿大先生。”

    虽隔着电话两端,经理还是恭敬地鞠一躬。

    该做的礼数都做完之后,他禀告说:“属下在船上发现一个戴着主人戒指的女孩,请问,主人的戒指有遗失吗?”

    若那女孩的戒指得来不正,他便让荷官动动手脚,将那些筹码全都赢回来!

    顺便,再给那女孩一点教训!

    代表主人身份的戒指,怎能被她肆意利用?

    阿大似乎猜到经理的打算,声音冷冰冰的,像个机器人:“不许动她。”

    四个字,说明一切。

    “是,属下明白!”

    经理郑重其事地应道。

    心里暗自庆幸自己刚才息事宁人的处理方式有多英明,还好贵人最后消气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阿大吩咐说:“暗中照顾好她,告诉你的人,别让他们露出破绽,惊扰到她。”

    “是!”

    “……”

    挂了电话,经理长长地舒一口气。

    唤来服务生,吩咐说:“暗中吩咐下去,沈小姐要什么,都暗中塞给她。”

    ……

    半个小时过的很快。

    最后的结果,薄司南再擅长算计,也比不过沈南枝的逆天运气。

    君玉赢了。

    她搂着她运气爆棚的宝贝,冲赫谨言挑眉:“穿女装跳一段艳舞,然后给我宝贝做五年艺人。”

    赫谨言吐血:“怎么是两个?”

    君玉挑眉:“我事先有说一个?”

    赫谨言吐血三升:“……阴险!太阴险!”

    君玉勾唇:“男子汉大丈夫,要说话算话,认赌服输。”

    赫谨言:“……”

    对于这两人很有默契地都要求对方跳艳舞这件事,薄司南淡淡然地表示一下小小的关注:“跳艳舞是什么梗?”

    为何赫谨言执着,君玉也执着?

    “我知道!”

    沈南枝说:“有一期综艺节目,一个嘉宾输了比赛,惩罚就是跳艳舞。”

    “那段视频被许多网友转载,组了个讨论帖。”

    “然后,网友们列举了一堆这辈子最不可能跳艳舞的两个人:第一名是赫大少,第二名是君君,前者非常要脸,后者十分高冷。”

    “……”

    赫谨言翻了个白眼。

    他显然已经忘了自己对“君玉跳艳舞”的执着,哼道:“网友就是每天太闲,才想着看我们这些颜值突破天际的俊男美女出糗!”

    预订了赫大少爷出糗的节目,沈南枝被赢钱搅乱的好心情得到治愈,笑眯眯地问:“赫大少爷,你什么时候演出,我保证少吃点,空着肚子看你表演。”

    君玉笑着勾勾她的下巴:“宝贝儿,你直接说担心自己看吐就好,否则,以赫少的智商,未必能听得懂。”

    “噗哈哈。”

    王珂和林珊珊齐齐笑喷。

    瞅见赫谨言危险的眼神,林珊珊左看看右看看,不搭理他。

    而王珂,顾左右而言他:“老板,太太,我去帮你们订午餐。”

    说罢,一溜烟儿地跑了。

    君玉从来不怕挑事:“赫谨言,两个要求,你都完成,这件事就算完。”

    赫谨言的脸色,调色盘一般。

    “穿女装跳艳舞,本少爷豁出去了!”他的语气一转:“可签约是什么鬼!我从出道开始,就没签过经纪人和经纪公司,就是因为不喜欢被人管着!”

    君玉欣赏他跳脚的表情,挑眉:“听说你一进组,节目组宁愿赔违约金也要让你替换掉陆晨光。”

    “你这么大的咖位,红的发紫,吸金能力如此之强。”

    “这么大一个金疙瘩,我不得把你这颗摇钱树给我们家宝贝留着?”

    赫谨言:“……”

    他无语地瞅一眼沈南枝身后十一个服务生:“你宝贝的吸金能力如此之强,似乎,不需要多我一个吧?”

    君玉:“特别需要!我宝贝怕冷,你的存在能给她多创造几件貂皮大衣!”

    赫谨言:“……”

    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发现,他还能做别人的貂皮大衣。

    哎哟我去,真的好气!

    然——

    君玉不给他拒绝自己的机会,早早地做好安排:“四天后,我们回洛城,这几天你先好好练舞,等回去洛城,我们盛世揽天见。”

    赢了钱的君玉,开开心心地拉住她的幸运女神去二楼购物。

    经理亲自将沈南枝的筹码兑换成钱,递给沈南枝:“沈小姐,您的卡。”

    沈南枝看一眼那张卡。

    里面有将近三个亿啊!

    这张卡攥在手里,恐怕都会沉甸甸的抬不起手腕。

    她没收,交代经理说:“我仰慕赌王已久,在此之前就想见赌王一面,很可惜一直无缘相见,这张卡你拿着,帮我买些赌王喜欢的东西送去帝王岛。”

    如果经理收下,她即便“衰神附体”输不了钱,也能另辟蹊径!

    未来四天,天天塞钱给他,送去帝王岛。

    如此一来,钱到了赌王手中,也算报恩了不是?

    “……”

    经理懵懵地看着她,目光不经意地扫一眼她手指上的戒指:“沈小姐,您没见过我家主人?”

    沈南枝摇摇头:“没有啊!”

    经理:???

    怎么回事?

    即便他认错赌王的戒指,但阿大先生口口声声的吩咐还在耳边回荡,交代他务必照顾好沈小姐!

    沈小姐既是帝王岛的贵客,她怎么可能没见过赌王?

    那只戒指,主人可是从不离身的!

    见经理纳闷着,沈南枝问:“怎么了?”

    “没,没什么。”

    经理将好奇压在心底,再次将卡还给她:“主人的喜好,并不是我们这些做属下能随意探知的,沈小姐若想见主人,我马上打电话去帝王岛,为您安排。”

    沈南枝:“……”

    如此说来,这张卡,还送不出去了?

    她有些为难地接过。

    算了,还是等明天坏运气降临,输钱的状态好一些,再把这些钱砸进去。

    扭头,对君玉说道:“君君,我们走。”

    见她的目的地是商品区,经理跟在后面,说道:“沈小姐,君小姐,两位是逍遥号最尊贵的客人,您二位看上什么,签个单,便可以带走。”

    沈南枝和君玉集体震惊,异口同声地问:“不需要花钱?”

    经理摇头:“不需要。”

    沈南枝:“……”

    她蹙蹙眉,忍不住问:“帝王岛打算改行做慈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