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大叔,你好像我爸爸

关灯
护眼
    “大叔?”

    沈南枝意外地眨眨眼,撸撸头发,披了件衣服出门。

    ……

    甲板上,很清静。

    只是,今天的清净不同于昨晚的清净。

    是可以营造出来的。

    门口站着两排黑衣保镖,将船舱与甲板隔绝成两个世界,有两个女人要去甲板上,被保镖拦下,她们好说歹说,也没说动对方。

    不服气地离开一小段距离,又探头探头脑地看过来。

    见沈南枝走来,两人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这不是高调的女赌王?”

    “怎么,女赌王这么有钱的人,也来甲板透气?我还以为,能把整个商品区搬空的女土豪,吹风也要在飞机上吹的呢!”

    “可惜啊,真是太不巧了,里面有大人物在,不准任何人靠近,我劝你还是不要过去自取其辱了。”

    “……”

    沈南枝面不改色地走过。

    那两人见她一副爱答不理的表情,呸了声:“自以为是!看你怎么被赶走!”

    两人幸灾乐祸地躲在一旁,看高调了一整天的沈南枝如何丢脸丢到海底。

    哪知——

    “沈小姐。”

    门口那个脑门上有一道深长疤痕的中年男子看到沈南枝,弓了弓腰,推开门,将她请进去。

    正准备看她笑话的两个女人:???

    两人对看一眼:“什么鬼?”

    “她进去了?”

    “我去……”

    “我还以为她刚刚默不作声,是强撑着气势,没想到……”还准备看她丢脸呢,没想到,反倒是自己的脸被打的啪啪响。

    两人分分钟红着脸溜了。

    ……

    沈南枝看着身边的刀疤男。

    他的气息很强,步伐矫健,这样的气息,沈南枝只在教导她和哥哥们学习功夫的老师身上见到过。

    这个刀疤大叔一定是个了不起的练家子!

    沈南枝点点头,走进去。

    甲板上,皇景霆站在栏杆处,听到身后的动静,他转过身,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沈南枝。

    砰。

    身后的门,被刀疤大叔关上。

    甲板上,只有他们两人。

    沈南枝走过去,打了声招呼,趴在栏杆上,吹着海风,问:“大叔找我有什么事吗?”

    “想看看你。”

    “?”

    沈南枝收回眺望着海天一线的目光,扭头看去。

    今日的大叔,失去昨晚的沉静,看着她的眼中,似乎掺杂了太多复杂的情绪。

    她眨眨眼,摸摸自己的脸:“大叔,一天不见,我的脸长歪嘛?”

    皇景霆收起复杂的情绪,笑了笑:“很漂亮。”

    他问:“今天玩得可还开心?”

    提起这个,沈南枝就长长地叹口气:“很不开心呀。”

    小丫头眉头刚刚皱起,皇景霆目光就沉到底,忙问:“发生了什么?”难道,是那两个道德绑架的人破坏了她的好心情?

    “……”

    站着蛮累的,沈南枝坐在沙发上,蹬掉脚上的拖鞋,盘着腿窝在里面。

    那散漫倦懒的模样,可爱极了。

    皇景霆脸上的笑意不禁加大,小丫头这是把他当做自己人,才会如此随意。

    出身在那样的家族里,一举一动都格外讲规矩的男人,恨不得把小丫头可以再散漫些,放肆些,随性些。

    走过去,把肩上披着的外套搭在她腿上,掩好那两只白嫩的小脚:“海风有些大,别吹着。”

    男人的衣服上,带着他身上安心好闻的味道。

    沈南枝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个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会产生这种感觉。

    以至于,他的大手落在她脑袋上的时候,也没有排斥。

    “谁惹你不开心了,告诉大叔。”

    沈南枝瞅他一眼,声音闷闷的:“还不是帝王岛的那些人!”

    “嗯?”

    皇景霆黑沉沉的眼底,闪过一抹杀气。

    她戴着他的戒指,帝王岛的人还敢怠慢她?

    沈南枝郁闷道:“赌王对我老公有恩,我们来逍遥号,我是要帮我老公输钱的,可不知道怎么回事,不仅没输出去,还倒赢了赌王将近三个亿!”

    “我越想输,就越是赢钱,你说气人不气人!”

    “还有啊,那个经理也怪怪的,我搬空逍遥号的商品区,好多客人都非常有意见,他也不来找我说道说道,最后是我,默默地把东西全都还回去,平息众怒……”

    “反正呀,今天没有一件事情是顺心如意的!”

    皇景霆:“……”

    他的脸上,表情有点怪。

    沈南枝眨眨眼,问:“大叔,你怎么啦?是不是我说太多,你听着烦?”

    说完,就自我反省一下:看大叔的架势和气势,他肯定和司司一样,都是那种很厉害很忙很忙的人,这种大忙人每天要处理很多事,时间金贵,为毛要听她这个刚认识的女孩子嘚吧嘚吧诉说烦恼?

    皇景霆轻声否定道:“你肯把你的烦恼告诉我,我高兴都来不及。”

    “真的是这样吗?”

    沈南枝定定地看着他,那你刚刚的表情为什么那么怪???

    这是她第一次认认真真地注视着男人。

    大叔的五官轮廓利落分明,比司司还要深邃几分,像是被上帝精心雕刻。

    他的神情好似被上了发条固定着,不轻易变动。

    身上的气势强大,不需要刻意提起那股气,就霸气凛然,让人不敢随意靠近,他是天生的上位者,高高在上,睥睨众生。

    还有他的眼……

    嗯?

    他的眼?

    沈南枝与他黑漆漆的双眼对视。

    她看到一双和她像极了的猫儿眼,只是,大叔的双眼中比她多了王者般的霸气锋利。

    皇景霆也定定地看着她。

    她的猫儿眼里带着天然的水意,软软的,柔柔的,他的身影倒影在里面,都不经意被削弱了锐利,多了柔软。

    “是真的。”

    软软的女孩,唤起皇景霆内心深处的柔软。

    他宠溺地笑了笑:“很少有人愿意和我谈心,听你说话,我很开心。”

    沈南枝从他身上感觉和沈东海类似的气息,慈祥,宠溺,疼爱,她大约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大叔有好感了。

    所以,哪怕是问出口的质问,也带了几分娇憨:“大叔,我们并没有交换手机号呀,你是怎么拿到我手机号码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