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距离确定小姐的身份只差最后一…

关灯
护眼
    皇景霆深深地看着她,问:“如果我说,我调查过你,你会不会生大叔的气?”

    沈南枝:“……”

    这……

    这怎么说呢?

    司司发现她戴着他的戒指,也有通过戒指查他身份来着。

    她当时也蛮好奇大叔的身份。

    若说是调查,这,算不算也是一种变相的调查?

    尤其是,处在司司和大叔这种地位的人,为了安全起见,调查一下突然出现在身边的人,确定对方的身份,似乎很平常。

    之前,阿尔莫先生的儿子卓梵也曾调查过她,她之所以生气,一是因为,卓梵的调查是单方面的,不对等的,二是因为她对他的第一印象不太好,再加上他的态度高傲傲慢,所以,她才会很生气。

    可是面对大叔,她发现,就算司司没有调查那枚戒指,她好像也生不起气来。

    唉!

    果然,人的主观意识很重要!

    见她微不可查地蹙起眉,皇景霆神色凝重,带了一丝丝不符合他气质的小心翼翼:“你要如何,才不再生大叔的气?”

    “……”

    沈南枝怔怔地注视着他。

    大叔貌似很在乎她对他的看法呀,那么沉稳的人,都有点绷不住啦?

    沈南枝狡黠地眨下眼:“大叔给我唱首歌,我就原谅你。”

    说完,又故意加重语调说:“不过,只此一次哦,大叔如果再私下调查我,我可是会非常生气哒!”

    没有人会喜欢背后有一只眼睛时时刻刻盯着自己,暗中调查自己。

    想想就觉得毛骨悚然!

    “我保证。”

    皇景霆松一口气的同时,也有些为难:“只是,要我唱歌这件事……?”

    “大叔很为难吗?”

    沈南枝期待地看着他:“可是,我很想听大叔唱歌啊!就唱你最拿手的吧!什么歌曲都可以哦!”

    小丫头一脸期待,皇景霆不想让她失望,更不想她不开心。

    想了想,清清嗓子,唱道:“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姑娘,爸爸的手臂永远保护你,世上一切幸福愿望一切温暖,全都属于你……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爸爸爱你……”

    ”……“

    这是一首摇篮曲。

    皇景霆的唱功不是很好,甚至有点五音不全,但他神色柔和,眼底流露出浓浓的爱,弥补了他不完美的歌声。

    在专业人士看来,这是一首灾难曲。

    可是,沈南枝却清楚都听出他浓浓的父爱,感受到他的情绪。

    大叔非常爱他的女儿,他想把这世上所有的最美好和最温暖,全都捧给她。

    皇景霆轻轻哼着,沈南枝静静听着。

    海风呼呼地吹。

    甲板上,却一派的温暖温馨。

    直到皇景霆的歌声停下,沈南枝才从他浓浓的父爱中抽身出来,怔怔地看着他:“大叔真的好爱你女儿哦。”

    皇景霆的目光落在她脸上,眼底压抑着许多情绪。

    最后,低低地低喃了句:“是我对不起她,她当时才六个月,什么也不懂,全心全意依赖着我,我却把她弄丢了……”

    他的声音很轻,海风有些大,沈南枝没听清:“大叔,你刚刚在说什么?”

    皇景霆看着她,问:“余家人是怎么回事?”

    “!”

    沈南枝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都知道啦?”

    才一天时间而已,他就调查到余家人这一步!

    她还以为,他只是初步了解了她的年龄,婚姻,以及手机号码这些简单的信息。

    没想到……

    由此可以推断出,他的实力到底强悍恐怖到什么地步!

    然并卵,这件事,她刚刚已经说过就此翻篇,不会生他的气,不会追究,总不能出尔反尔吧???

    更何况,此刻她心里更在意的是——

    想起余家人时,内心的不悦和恶心,正如排山倒海般涌来!

    半晌后,她忍住内心的情绪,扯扯唇:“他们是我的亲生父母呀。”

    虽然大叔是她的忘年交,但此时关她的亲生父母,事关司司的计划,更事关用余家人彻底搬到陆晨光!

    所以,她不能想底牌坦然相告。

    多一个人知道,便多一重危险,他们忍着余家人这么久,不能因此功亏一篑!

    皇景霆蹙蹙眉:“我见过那家人的照片,你与他们长得并不像,余家人的真实身份,你还需慎重,可曾与他们做过亲子鉴定?”

    沈南枝深深地看他一眼。

    咦?

    是错觉吗?

    为什么感觉大叔对余家人是她亲生父母这件事,特意在意的样子?

    她突然警惕起来!

    大叔该不会是陆晨光故意安排在她身边,来刺探军情的吧?

    她眼里一闪而过的警惕与防备,自然没逃过皇景霆的眼,看来,小丫头对余家人非常在意,甚至因为他们,都同自己生分了。

    下秒,就听到沈南枝说:“他们是我的亲生父母,这件事毋庸置疑,做亲子鉴定不仅多余,还会破坏我们一家人之间的信任。”

    她突然兴致恹恹了:“大叔,我该回去了,出来这么久,我老公该担心了。”

    将他的衣服还给他,沈南枝便抽身离开。

    ……

    吱呀。

    门开了,阿大走进来。

    见皇景霆脸色很不好,他站在一旁,微弓着腰,禀告说:“主人,沈小姐离开时,表情不太好。”

    皇景霆沉着脸吩咐:“余家人的底细,给我一五一十查清楚!”

    “是!”

    阿大领命。

    主人一直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只除了一件事!

    事关小姐!

    这些年,失踪的小姐成了主人的心病,最能影响他的情绪。

    不是确定沈小姐极有可能就是二十一年前失踪的小姐么,主人急匆匆赶回来见女儿,怎么两个人谈着谈着反倒各自不愉快了?

    阿大不知前因后果,不敢随意猜测,只能做好皇景霆吩咐自己的事。

    默默地退下时,突然听到皇景霆说:“吩咐下去,不准再私下调查沈南枝。”

    阿大诧异地看着他:“主人,距离确定沈小姐的身份,只差最后一步,这个时候放弃……”岂不是功亏一篑???

    “照做!”

    皇景霆只交代两个字。

    阿大道了声“是”,便退下了。

    皇景霆看着沈南枝刚刚坐过的沙发,揉揉眉心,认回女儿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他不想女儿生他的气。

    他答应过她,不再私下调查她,他便要做到。

    至于最后一步确定她的身份……

    他另有其他办法!

    目前,迫在眉睫的是,先处置掉鸠占鹊巢的余家人!

    呵,就凭他们,也配做她的亲人?

    皇景霆的表情,嗜血,杀伐。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