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你的死神

关灯
护眼
    “族谱?”

    皇景霆不着痕迹地挡开郭莲香,“不知道你们给南枝换了什么名字?”

    郭莲香:???

    扭头看着拦下她的陌生男人,还没开口,就瞥见一张妖孽惊艳的脸。

    君玉!

    那个名模君玉!

    被她抓着手腕狠狠砸在方向盘上的情景历历在目,手腕养了几日才刚好,一看到君玉,她的手腕又开始滋滋滋地疼。

    郭莲香下意识地往沈南枝身边躲了躲,指着君玉,告状:“女儿,就是这个贱人差点砸断我的手腕,打伤你哥嫂吓坏你爸爸!快,快让人把她抓起来!”

    赵仙花跟着郭莲香身后走出来,一眼就看到君玉妖孽的笑。

    被摁在地上摩擦的经历吓得她不敢上前,肥胖的身躯缩在门后,探头探头脑地往外看。

    她第一次被人揍的那么惨。

    心里,都有阴影了!

    “进去说。”

    薄司南态度冷漠,搂着沈南枝往里走。

    君玉跟在身后,路过郭莲香的时候,故意勾唇笑了笑。

    那模样,放肆嚣张。

    深受其害的郭莲香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转念又想起来,自己的女儿女婿回来了,有人给她撑腰,她根本不需要怕任何人!

    她挺挺胸,恶声恶气地吓唬君玉:“你今天敢来,就别想站着离开!”

    君玉娇媚一笑:“好啊,我等着你这老太婆用八抬大轿把我抬我出去。”

    说完,踩颠倒众生的猫步走进去。

    郭莲香:“……”

    老太婆?

    她八抬大轿把那贱人抬出去?

    做梦!

    君玉的出现,成功将她的怒火挑起。

    心里的正憋着气,就见王珂王萌林珊珊一行人鱼贯而入,三人齐刷刷地无视了郭莲香。

    别说问好了,连一个眼神都没有!

    郭莲香眼睛瞪的比铜铃大,她是首富的岳母!是这栋房子的主人!这些小助理小罗罗一个个进了她家的门,竟不把她这个主人放在眼里???

    接二连三被挑衅,被无视,她的怨气簌簌地波及到沈南枝和薄司南。

    那两个人是怎么做她女儿女婿的,连最起码的,对她这个母亲的尊重都没有!还纵容贱人和那些下人对自己蹬鼻子上脸!

    郭莲香气坏了。

    这段时间,沈南枝消失,连个电话都打不通,若不是余强从公司拿了钱,他们被君玉暴打一顿,连医药费都付不起。

    越想越气,再盯着面前这个拦下她的陌生男人时,所有的怒气全都集中在他身上,怒问:“你谁啊!”

    “主人的名字,你也配知道?”

    阿大站在皇景霆面前,气势强大,刀锋一般的眼神劈在郭莲香身上。

    郭莲香移开视线,瞅一眼阿大。

    吓!

    对方脑门上那条长长的刀疤,如狰狞的蜈蚣盘在上面,好吓人。

    还有他的眼神,好像要砍死自己。

    这一转移视线,她才发现,男人身后跟着众多保镖,一个个气势如虹。

    她背后一阵发凉,按捺住抖索的身体,暗戳戳瞅一眼皇景霆,缩着膀子分分钟进屋,双脚,不知道为何,发软的不行。

    瞅见躲在门口的赵仙花,一个眼睛瞪过去,胖媳妇儿从门口走出来,搀扶着她往里面走。

    两人身后,一道冷冽的声音响起——

    “我是谁?你的死神!”

    “……”

    郭莲香脚步一顿。

    身后,那凉飕飕的声音仿佛从地狱里钻出来,再加上“你的死神”四个字,郭莲香浑身的汗毛竖起来,后背一阵发凉。

    心里气不过,但也不敢扭过头直面身后的男人。

    憋着一口气,紧紧抓着赵仙花的手,加快脚步走进房间。

    ……

    沈南枝和薄司南一进门,就皱起眉头。

    客厅里,乱哄哄的。

    除了余家人,还有一帮面生的人坐在沙发上,谈天说地吹牛逼。

    乌泱泱的,像到了菜市场。

    余强招招手,说道:“妹妹妹夫快过来,给你们介绍一下。”

    在薄氏集团分公司呆了几天,见多了大场面,整个人的气势陡然一变。

    从前是被赵仙花称作“窝囊废”没什么出息的软蛋,现在,穿着一身名牌坐在一帮人中间,左手带着金黄色的名表,右手夹着雪茄,稀疏的头发梳成油滋滋的大背头,正同周围的人侃侃而谈。

    他指着左边的人,介绍说:“这位是石头镇镇长,听说你要认祖归宗,特意来观礼。”

    然后,又指指右边涨了白胡子的老爷爷,语气明显横了不少:“这位是余家太伯伯,在石头镇上很出名,几个儿子不是上面的领导,就是镇上的土财主。”

    “虽然从前和咱们家不走动,可听说你要认祖归宗,这部,捧着族谱,眼巴巴地赶过来了。”

    他这么说,是有原因的。

    两家都姓余,往上推十代八代本是一家人。

    一家人,应该互帮互助。

    可前些年,他们找人托关系寻门路,求着余太伯帮忙办点事,对方看都不看他们一眼,直接把他们连人带东西赶了出来。

    如今,余家女儿是首富太太消息传到镇上,对方眼巴巴地捧着族谱过来,要把他们余家几口人全都“认祖归宗”。

    甚至,连石头镇的镇长和石头村的村长都请过来了。

    呵!

    曾经那么高高在上瞧不起他们的人,如今舔着脸要同他们攀亲带故,余强自然也要适时地给对方一点下马威。

    他像个高高在上的领导,冲沈南枝招招手:“过来,见过这些叔叔伯伯。”

    几个男人,全都抽着雪茄,客厅里烟雾缭绕。

    沈南枝凑一眼客厅。

    平时,只要她一回来,王妮妮和开心快乐保准摇着尾巴来迎接她。

    今天,她走进客厅这么久,也不见一根狗毛。

    沈南枝微皱眉头,问一旁脚不沾伺候着几个大男人的女佣:“妮妮和开心快乐呢?”

    熟悉女主人表情的女佣知道她生气了,立马放下手里的活儿,走上前,低着头禀告:“老爷说它们太闹,怕它们伤到小少爷,您出差的第二天,就让人把它们都关进地下室了。”

    “老爷?小少爷?”

    沈南枝冷冷地扯扯唇,从骨子里渗出寒意。

    情绪,即将爆发!

    【作者题外话】:剩下的四章,下午六点一起发布哦,不见不散哟~~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