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当心我送你上天哦

关灯
护眼
    陆晨光得意洋洋地说在这里埋下炸药的第一时间,她看了沈少谦一眼,哥哥从容淡定,老神在在地坐在那儿,她的心很快安稳下来。

    订婚宴是哥哥全程操办,他既然知道陆晨光不怀好意,必定会有所防范。

    哪怕陆晨光算计多年,在沈家产业里安插了不少他的人,有哥哥亲自坐镇,陆晨光想做坏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她相信哥哥的能力。

    不同于现场的混乱,她整个人,反常地安静着,静静地看着面前的皇景霆。

    皇景霆霸道地以她爸爸的身份出现,揭穿真相,恶惩渣男贱女,很大的可能是想到了他自己的女儿,又觉得与她投缘,所以才特意赶来给她撑腰。

    她很感激他。

    非常非常感激他。

    但现在大家已乱作一团,也没有人会多费心思关注他们,大叔却还喊她“宝贝”,继续以父亲的身份自居?

    四目相对,她的影子倒影在他黑沉沉的瞳孔中,像漂浮在两汪暖洋洋的温泉里。

    低头。

    看着抓着自己的修长手指,她别扭的抽了抽:“大叔,我没事。”

    皇景霆霸道地抓着她,舍不得松开。

    沈南枝:“……”

    今天的大叔,超奇怪哦!

    见她蹙眉,皇景霆以为自己弄疼她,手一松,有些局促:“抱歉,爸爸下次轻点。”

    “……”

    怎么又是爸爸?

    周围乱糟糟的,平时那些在各大场合推杯换盏、觥筹交错的豪门世家子弟,全都试了风度冒冒失失地往外冲。

    皇景霆一心要护着她的宝贝女儿离开,想抓她的手,见她躲了躲,不得已顿住:“宝贝,爸爸……”

    “都别动!”

    陆晨光晃了晃手里的遥控器,说:“谁再动,我先送谁上天!”

    “……”

    正慌忙出逃的人,脚步生生卡住。

    虽然陆晨光刚刚就说,在场的人一个也休想逃掉,但死亡面前,谁也不想做那个第一个挂掉的人。

    都想多活一会儿。

    或许,时间就是转机。

    又或许,就算没有转机,多活一秒,也可以多看一秒钟这个世界。

    在所有人惊慌不已的时候,沈南枝拉着薄司南的手,笃定地对皇景霆说:“大叔放心,订婚宴是哥哥一手操办,不会有事的。”

    呼。

    皇景霆紧绷的神经忽地放松。

    他的沉稳霸气,又再次回到他身上。

    薄司南目光深深地看着皇景霆,没有错过他脸上的每一丝表情。

    传说中的皇爷,以杀伐果断、冷静稳重而出名。

    传说,他以铁血手腕,一路杀到族长的位置,掌控整个皇家。

    那是一条血淋淋的夺权之路,无比惊险。

    经历过一次次陷阱的人,即便下一秒就直面死亡,也一定能镇定自若地拉着对手给他陪葬!然而,他在听说现场有危险的时候,却神色崩了,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保护沈南枝离开。

    他的担忧,如同他一样。

    人的第一本能,是骗不了人的,这样的维护,绝是沈南枝以为的朋友之间的互帮互助。

    想到他看着沈南枝的眼神,以及两人手上一大一小代表皇爷身份的黄金戒指,他几乎断定,皇景霆或许真的是么么的亲生父亲。

    他,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的?

    ……

    诡异的安静中,沈东海攥紧拳头,瞪着台上让他失望透顶的养子,怒道:“陆晨光,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前一秒还皮笑肉不笑的陆晨光,顿时收敛了所有的笑意。

    睨着沈东海。

    目光凛然,杀气腾腾。

    浓浓的憎恨和恶意,怎么也掩饰不住。

    “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偏执癫狂:“我很早之前就想这么做!沈东海,我忍你这个伪君子很久了!”

    “!”

    恨意,像一张网,飞射过来将他团团围住。

    沈东海的心,被刺的疼。

    “你喊我什么?”

    曾经乖巧懂事的儿子,现在像变了一个人,对他再也没有了所谓的孝顺和敬爱,厌恶和憎恨险些将沈东海击垮。

    陆晨光阴森森地睨着她,比地狱里的恶鬼还要狰狞:“你设计杀死我爸妈,夺走陆家家产,我叫你一声’伪君子’是好听的,你这样的人就不配活在这世上,你就该下地狱被千刀万剐!”

    沈东海的身体颤了颤,不敢置信地看着陆晨光:“是谁对你说的这些混账话?”

    陆晨光冷笑:“什么,气急败坏了?”

    “老子气急败坏个毛!”

    沈东海爆了粗口。

    他不顾一切地往前走:“陆哥是我的朋友,是我的恩人,我怎么会做那种混账事!”

    沈东海活了五十多岁,年轻时候的暴脾气早就被磨没了,这些年一直是绅士贵气的总裁形象,在妻子面前,那更是温柔体贴,被称为“十佳好男人”。

    现在的他,胸膛起伏,恨不得把所有脏话都一股脑飚出来。

    顾相思拉住她,微凉的小手包裹住沈东海紧捏的拳头。

    男人被愤懑和失望充斥着,浑身的细胞都被烧的滚烫,全身紧绷。

    这样的沈东海,顾相思只见过两次。

    一次是骤然听说陆家出事。

    一次是木木差点被……

    心里又气又疼。

    “陆晨光,你眼瞎了?”

    “如果海哥是害死你父母的人,他为什么要把你养在身边?他是疯了还是傻了,喜欢养虎为患,给自己留下一个定、时、炸、弹?”

    “他这些年是怎么对你的,你感受不到吗?”

    “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顾相思的解释,换来陆晨光一声冷嗤:“他接我到沈家,不过想顺理成章接管陆家产业,拿走我爸爸留给我的遗产!”

    顾相思翻了白眼:“你爸爸有屁的遗产哦!他欠下的两个亿债务,还是海哥帮忙还上的!十六年之前的两个亿可不是现在的两个亿,为了帮你爸妈还债,海哥差点搭上整个沈家!”

    “要不是他每天早出晚归,不顾自己的身体跑业务谈合作,沈氏集团早在十六年前就破产了!你喝西北风去吧!”

    “那段日子,他喝酒喝喝到酒精中毒,差点死在谈判桌上。”

    “……”

    陆晨光握着遥控的手,顿了顿,不敢置信:“你说什么?”

    下秒,他募地瞪大眼睛!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