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就是想护着你宠着你

关灯
护眼
    “大叔,你真的是我……爸爸?”

    她超超超难以置信!

    同大叔相识是偶然,结缘更是意外,好端端的忘年交突然秒变亲生爸爸,那感觉……好不真实诶!

    想做了一个玄幻梦似的。

    在她灼热的注视中,皇景霆点点头,给了她肯定的答案:“是。”

    沈南枝的心,扑通通地跳。

    阿大立马将一份亲子鉴定书递过来。

    小姐是因为他的疏忽才被人偷走,多年来,他耿耿于怀,自责不已,夜不能寐。

    如今确定了沈南枝的身份,阿大有些激动。

    面对沈南枝又愧疚又喜悦又心疼,被强烈复杂的情绪冲击着,手脚忐忑的无处安放:“这是主人和小姐的亲子鉴定书,上面的鉴定结果证明你们存在血缘关系。”

    “小姐,你就是主人失踪二十一年的亲生女儿!”

    “这么多年,我们终于找到你了!”

    “……”

    沈南枝按耐住紧张的心情,接过亲子鉴定书。

    上面,显示着坚定结果:

    沈南枝的基因型附和作为皇景霆的遗传基因条件。经计算,累计清权指数为47271127.1234,亲权概率为99.9999%。

    检定日期,是一小时之前。

    所以,皇景霆是一拿到鉴定结果,便急匆匆赶来?

    “这鉴定书是……?”

    她的话音刚落,阿大便九十度弓着腰,说道:“小姐,抱歉,我昨天向主人提出与您做亲子鉴定,但主人说,他答应过不会再私下调查你,驳回了我的提议。”

    “但是……”

    他看一眼皇景霆,说道:“你丢失后,主人自责多年,这么多年,我从不曾见他有过笑容。”

    “认识你的这几天,是终于看到他脸上有了笑容。”

    “我不忍心,所以……今天早晨瞒着你和主人,擅自做主潜入你们的房间,分别找到你们两人的头发,私下去做了亲子鉴定。”

    他说:“这件事,主人事先不知情,拿到亲子鉴定书的时候,他除了开心,更多的是对你的抱歉。”

    “你要怪就怪我吧,千万别怪主人,他这些年……真的很不容易。”

    “……”

    沈南枝怔怔地看着手中的亲子鉴定,抬眼,目光落在皇景霆脸上。

    那双与她一样的眼睛,正注视着她。

    不再是初次见面的霸气冷锐,除了满满的慈爱,还有一丝丝忐忑:“宝贝,抱歉,时隔二十一年,爸爸才找到你……”

    “抱歉,在你被人欺负算计的日子里,爸爸没能在你身边护着你。”

    “抱歉,爸爸来迟了。”

    他一连说了三个抱歉,沈南枝捏着手里的鉴定书,能言善辩的她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南枝?”

    皇景霆紧张的要死。

    他当年争夺皇家族长位置,九死一生,即便是再困难的时候也没有这样过。

    此时此刻,面对他思念多年的心肝宝贝,紧张的不能自已。

    手指都紧绷绷的。

    等啊等,见沈南枝不说话,他试探地抓着她的手,小心翼翼地捏了捏:“宝贝,我知道你在怪爸爸,你想怎么惩罚爸爸,爸爸都……”

    沈南枝摇摇头:“不是……”

    皇景霆期待地看着她:“嗯?”

    沈南枝的唇动了动:“我只是,一时间还没消化这件事……”

    皇景霆松口气,“没关系,爸爸也知道这件事很突然,你需要时间慢慢接受。”

    “爸爸会等你的,一天,一周,一个月,一年,你什么时候接受这件事,爸爸都等你。”

    高高在上、经历过风雨厮杀的男人,拔掉他坚韧的外壳,将自己最柔软的一面摆在女儿面前,哪怕沈南枝手中抓着的是一把刀,只要她对准他,皇景霆都会自动送上前,让那把刀刺进他的身体。

    终于找到爱女,他恨不得把所有的温柔和疼爱都给她。

    通通都给她!

    只要女儿开心,要他做什么都可以!

    凝视着男人与她相似的眉眼,感受着他磅礴的父爱,沈南枝的心软了又软,糯糯地喊了声:“爸爸。”

    “诶!”

    一声迟到了二十一年的“爸爸”,让沉稳霸气如皇景霆红了眼圈。

    激动地把女儿搂在怀里,不停地重复着:“宝贝女儿,爸爸在,爸爸永远在。”

    父女俩终于相认,阿大也红了眼。

    背过身,擦擦眼睛。

    一抬眼,看到身后的保镖们一个个专注地盯着他,欣赏他这个老男人掉泪的一幕,蹙眉,一个杀气腾腾的眼神瞪过去。

    吓!

    保镖们分分钟扭过头,看向四周,眼观鼻鼻观心。

    阿大快速擦掉眼泪,深呼吸一口,忍住酸涩激动的心情,扭过头。

    皇景霆千般不舍地松开爱女,刚想开口,就听到沈南枝问:“爸爸,这个戒指真的你身份的象征?”

    “当然。”

    皇景霆把自己手上戴的那枚戒指给她看。

    是一枚男款戒指,比沈南枝手上那枚大一些,但上面的图腾是一模一样的,仔细看,图腾某个不起眼的地方也有一个小小的“皇”字。

    皇景霆说:“它们代表皇家族长的身份,是一对。”

    沈南枝惊呼道:“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就把它给了我,那个时候你还不确定我是你女儿诶?爸爸,你也不怕给错人哦?”

    女儿嘟着嘴无奈的样子,皇景霆喜欢极了。

    爱怜地摸摸她的头发,说:“这就是我们的父女缘分。”

    “哪怕第一次见面,爸爸还不确定你就是失散二十一年的女儿,但就是觉得和你说说话,心里就暖暖的,会不由自主地喜欢你,忍不住想亲近你,想宠着你,护着你,对你好。”

    “这大概就是血缘的力量。”

    沈南枝抚摸着手上的戒指,突然,认真地问了句:“爸爸,你刚刚说,这两只戒指原本是一对戒指?”

    “嗯。”

    “那这只戒指,应该是你为妈妈准备的吧?”她期待地看着他,问:“爸爸,妈妈现在在哪儿?我想见见她!”

    皇景霆:“……”

    盯着沈南枝的脸,他有些愣神。

    女儿与那个人的神韵极其相似,想到当初与她在一起的情景,他的目光暗了暗。

    唇角的纹路,不自然地多了几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