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霸道经纪人在线护艺人

关灯
护眼
    王萌急匆匆地说:“我刚接到滕深的电话,迪龙拍戏时,不小心从威亚上摔下来,正在去医院的路上。”

    沈南枝忙问:“人怎么样?”

    王萌摇头:“不太好,摔下来直接昏迷,现在还不清楚什么情况。”

    “我这就去凤阳!”

    沈南枝二话不说,站起来要走人。

    迪龙是她的艺人,出了事,她必须一时间赶过去!

    她着急坏了。

    薄司南刚从最边缘位置挤到沈南枝身边,拉住她,说:“么么,先别急,你去吃点东西,换件衣服,我让王珂申请凤阳航线。”

    沈南枝摇头:“太慢了,定最快去洛城的航班。”

    皇景霆是个宠女狂魔,怎么舍得让女儿去挤公共航班,属于皇爷的身份和地位立马展现出来。

    利索地吩咐林珊珊和王萌:“给木木拿衣服,去厨房拿点容易消化的吃食。”

    同时,阿大拨通电话,以绝对命令的语气吩咐说:“调整凤阳到洛城的航线,安排一条私人航线,半小时后起飞。”

    一旁的王珂:!!!

    老板业务繁忙,时常全世界各地飞,申请航线是他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内容。

    申请私人航线有时限,需提前申请。

    从申请到起飞,最快大约一天左右,而阿大并非申请,而是直接安排调度,由此可见皇景霆的身份地位!

    仅此一件事,王珂便足以确定老板大人和岳父之间的差距。

    ……

    沈南枝换了套衣服,便急匆匆赶去凤阳。

    随她一起去的,除了贯彻粘妻到底的薄司南,两人的助理王珂、王萌和林珊珊,还有超级大佬皇景霆和他走哪儿带哪儿的一众亲卫保镖,以及休假期间正无所事事、每天捉摸着给沈南枝买什么东西的君玉。

    凤阳。

    沈南枝一下飞机,就拨通滕深的电话。

    “还没醒。”

    滕深的声音沙哑无力,还有些蔫蔫的,有种莫名的情绪掺杂在里面。

    “医生怎么说?”

    “没伤到根本,但也摔的不轻,三米多的高空,要不是他身体素质好,还有点功夫傍身,摔下来的时候懂得保护住自己,换了别人,就算不死也铁定会摔成脑瘫。”

    沈南枝眯了眯:“怎么会突然从威压上掉下来?”

    滕深看一眼躺在病床上双目紧闭的迪龙,心里一抽一抽的。

    烦躁地抓抓脑袋,甩掉这种莫名的情绪,说:“我们正在对戏,他突然摔下来,我整个人都懵了,慌忙让人把他送来医院,道具组那边的事我也不太清楚。”

    正准备去医院的沈南枝当即改了主意:“你在医院守着,我先去剧组看看情况。”

    “去剧组?”

    “嗯。”

    沈南枝上一世经常泡在剧组,对剧组的情况很熟悉:“这几年,威亚的安全系数已经非常高,又经过道具组的专业检测,几乎没有从高空摔下来的可能。”

    滕深闷头闷脑的:“你怀疑这不是意外?”

    “是,不过我没看过现场,目前还没办法确定,先去剧组走一遭。”

    “好,这里有我。”

    ……

    沈南枝等人直奔剧组。

    女一号在剧组出事,至今昏迷不醒,动静很大,剧组不得已停工整顿。

    沈南枝赶过去的时候,张导正插着腰骂人:“道具组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的纰漏?开机前没人检查道具设施吗?”

    “……”

    排成一字站在他面前挨训的道具组众人,一个个缄默着,没吭声。

    “说话!”

    张导是个暴脾气,此时此刻,气的脸红脖子粗,就差摘下头顶的帽子啪啪啪敲在这群人光亮亮的脑门上。

    助理从外面匆匆走过来:“张导,薄总和南经纪来了。”

    张导心里嘎登一下。

    迪龙刚被送去医院没多久,薄司南就匆匆赶来,这速度真特么的快!

    怒瞪一眼道具组的人,哼道:“平时一个个懒懒散散,现在闹出事,把投资人招来了,看你们怎么向他们交代!”

    说罢,转身出去迎接。

    沈南枝脸色黑漆漆的,见了张导,压抑着脾气听完对方的问好,立马问:“现场在哪儿?”

    “这边。”

    张导连忙带路。

    薄司南站在沈南枝身旁,他见惯不怪,反倒是沈南枝身边的其他人,他每看一个,眼睛就瞪大一圈。

    其中,最惹人瞩目的是名模君玉,妖孽般的容颜,魔鬼高挑的身材,站在人堆里特别惹眼。

    而最最最让人无法忽视的,是沈南枝身边那个气息沉稳霸气的男子,他霸气四射,气场强大,站在他面前,腰杆子都不自觉地弯下几分。

    意识到自己的奴性居然被激发出来了,张导心里一阵感慨。

    暗暗扶腰,挺直腰板。

    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正常人。

    暗搓搓地继续瞅一眼,人群中,林珊珊的面孔扎进眼中。

    咦?

    那不是去年年底被薄氏集团公开封杀的小艺人林珊珊?

    虽然她不太出名也没多少作品,很多人都不认识她,但得罪了薄氏集团,被公开封杀,各大导演和投资人自然要关注一二,以免在不知不觉中用错人,得罪了薄首富而不自知。

    所以,林珊珊虽然在演艺圈是小透明,但在导演圈,可是非常脸熟的。

    面对这个被薄首富封杀的女人,张导不禁望一眼沈南枝,心道:“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才能将这些各式各样的人全都集中在一起?”

    思绪百转间,几人来到迪龙的出事现场。

    差点闹出人命,现场被封锁起来,几个保安守着,不准任何人靠近。

    “张导。”

    保安向张导问好。

    张导挥挥手,示意他们让开,沈南枝第一个走上前,检查威亚的情况。

    “钢丝正常,没有被破坏的痕迹。”

    “护身也没问题。”

    “……”

    检查了一圈,沈南枝将视线落在一个接口上,盯着其中一个不起眼的小螺丝钉,问张导:“监控录像给我看一下。”

    “小李。”

    张导喊助理。

    小李立马将录像带递交过来。

    沈南枝仔细盯着画面里的内容看,迪龙和滕深正在对戏,滕深似乎刚教完迪龙一套功夫,他正在演练,刚刚飞到半空,突然,整个人往下坠。

    拍戏用的钢丝绳极细,不仔细看几乎看不清楚,沈南枝放大画面,让王珂找人还原高清度后,眉心皱了皱。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