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薄首富你作弊!

关灯
护眼
    手中的衣服,是一套……***……兔子装……

    毛茸茸的露肚子装。

    毛茸茸的小短裤,后面还耷拉着一条卡哇伊的兔尾巴。

    另外还搭配着一双白色小靴子。

    要多萌就有多萌。

    沈南枝看一眼,就觉得臊。

    这衣服,女孩子穿出去都需要伟大的勇气,怎么就偏偏分配给司司?

    君玉肆意笑着,拍拍沈南枝的肩膀:“宝贝,薄首富千辛万苦跟过来,你怎么能抢了他的衣服呢,乖,咱吧衣服还给首富。”

    “不要。”

    沈南枝抱着不撒手。

    啊啊啊!太羞耻了!

    如果薄司南穿着这套衣服出去,咳咳,一定会成为全场焦点,她怕他……被那些女人生吞活剥了!!!

    君玉逗她:“这次舞会的赞助商是八十位cosplay女装实习设计师,既然来了,就要给她们一个鼓励,帮她们实现理想,对不对?”

    沈南枝:“……”

    “每个人的梦想都是高贵的,我们要成人之美。”

    “……”

    君君小姐姐说的很对,但沈南枝还是坚持着:“可是,司司他……”

    一个大男人穿兔子装,那画面太美,不敢想!

    “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君玉说着,稍稍一用力,把衣服从沈南枝怀里抽出来,塞给薄司南,笑容魅惑:“见惯了大风大浪的薄首富,我相信你能hold住!”

    说着,霸气地拖着她家依依不舍的宝贝,进房间去换衣服。

    外面,只剩下捧着兔子装、嘴角微抽的薄司南。

    他看看手里的兔子装,再看看阻隔了他和沈南枝那道紧闭的房门,淡定地给王珂打电话,语气,带了令王珂昏头昏脑的温柔:“按照地址,马上带几个保镖过来。”

    老板的温柔都给了太太,王珂第一次享受到,心脏怦怦跳。

    直到老板挂了电话,被夜风一吹,他才清醒过来。

    咦?

    带保镖过去?

    难道说……老板有危险?

    他立马整装待发,召集保镖赶过去。

    滕深拍完戏,刚从剧组回来酒店。

    他在前面走着。

    他老爹派来照顾他的两个助理在后面跟着。

    滕深眉心深锁,远远地就能看出来他心情很不好,两个助理也不敢吭声,眼观鼻鼻观心,默默跟在身后。

    滕深的手指好几次摸到手机,但又都忍住。

    前几日,他每次拍完戏,都必定去医院报道,或是蹭蹭迪龙病房的水果营养品,或是挤兑迪龙几句,虽说不至于特别亲密,但也属于朋友级别。

    可自从那天和沈南枝、君玉打扑克后,他就一次都没露过面。

    心里正纠结着。

    两天了,到底要不要去医院看看迪龙?

    去吧?

    那死人妖在某些方面太过分了,他一个男人,怎么能被那货压在身下那啥那啥了呢?现在,沈南枝和君玉都差不多知道了,他这个大少爷的面子要往哪儿搁?

    嗯?

    以后哪个美女还敢和他玩恋爱游戏?

    草!

    可是,不去吧?

    那死妖精又好歹和他有过一晚肌肤之亲,虽然整个过程比较荒谬戏剧,但在那之后,他似乎忘了这件事,也没有过任何不妥的行为,仿佛那晚上的激情只是一个梦。

    鉴于他后续表现还不错,他也不该一直纠结那晚的事。

    更何况,死妖精还是他戏中的官配,于情于理,都该去看看了。

    脚步,怔住。

    正犹豫着,就见王珂带着保镖匆匆从他身边走过。

    滕深踟躇的脚步顿住,冲王珂喊:“喂,大晚上带这么多人干嘛去,急急忙忙打群架啊?”

    王珂心里惦记着自己老板和老板娘,急忙说:“老板太太遇到危险,我……”

    他没说完,滕深就蹦跶过来:“南枝有危险?”

    “嗯!”

    “靠,是谁欺负老子的大妹子,特么的找死啊!”

    滕深撸起袖子,瞬间把去不去医院看迪龙这件事抛在脑后,带着人跟上王珂,去往目的地。

    同薄司南一样的遭遇,他们先是被酒吧门口迎宾的服务生质疑,然后又被派发包袋的服务生质疑,在大家诡异的眼神中,一人领了一个袋子直冲包间门口。

    “老板!我们来救你了!”

    王珂拎着袋子冲进来,见薄司南老神在在地坐在沙发上,一派祥和淡定。

    王珂:???

    什么鬼?

    老板不是有危险?

    危险呢?

    难道他们来的太迟,都被老板放倒了?

    他下意识地瞅一眼四周。

    房间里,哪儿有什么被放到的“危险人物”,倒是有一群足以震裂眼球的“奇形怪状”。

    林珊珊穿着一套海狮比基尼,露胳膊露腿本来很性感,但胸前一个海狮头特别虎,生生把性感变成了滑稽。

    王萌穿着哪吒装,脑袋上面顶着一串红艳艳的糖葫芦,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哪吒要带着糖葫芦去闹海。

    宁梓潼一身黑色夜行衣,浑身冷冰冰的站在窗口,眺望着窗外的夜色,神色莫测。

    君玉一袭霸气女皇龙袍,每一个毛孔都透出“尔等都是渣渣”的强者气场。

    而沈南枝一袭飘飘欲仙的仙女装,头发上绑着白色飘带,额前贴着一枚小小的水钻,宛若仙女下凡。

    他懵了懵:“这是……”

    薄司南说:“把你们袋子里的衣服拿出来,摆在桌上。”

    王珂还懵逼着,就见君玉女皇大人抱着双臂,嘲讽道:“薄首富,你作弊。”

    面对第一情敌,薄司南超淡定:“游戏规则只说穿设计师的衣服参加舞会,并没有说不能调换,所以算不得作弊。”

    君玉:“……强词夺理!”

    薄司南:“真理是掌握在上位者手中的。”

    君玉:呵呵呵。

    薄司南慢条斯理地扫了一圈,选了一套穿起来不怎么尴尬的红色汉服。

    这套汉服整体偏中性风,女性元素不多,宽袍宽袖,所以,薄司南穿起来也不显得娘,他拿了衣服,便去换装。

    王珂等人这才反应过来。

    连老板大人都遵循酒吧的游戏规则去换装,王珂等人自然也不能拍拍屁股走人,尤其是,当看到桌子上摆放着一套套女装时,他们同时发起一个一模一样的动作——

    抢衣服!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