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我打,暴躁小妹出手

关灯
护眼
    她的脸,羞得通红。

    旁边,有个一直和她面和心不和的小姐妹没忍住,噗嗤笑出声。

    一声笑,像压垮牦牛的最后一根稻草。

    女人拳头攥了攥,脸上挂着逞强的笑,试图寻找一份独属于自己和薄司南之间的关系:“薄大哥,我还记得吗?我姐姐嫁给你二堂哥,我们……”

    薄司南表情冷淡至极,没有半点想和她攀亲带故的念头:“和你有什么关系?”

    “……”

    扎心的反问,女人心脏噗噗中了两箭。

    气的不想吭声了。

    唐笑内心冷冷一笑,这些人中,就这傻逼总在别人面前炫耀她姐姐是薄首富的堂嫂,她们家和薄家有姻亲关系,那嘚瑟劲儿,搞得好像是她嫁给薄首富似的。

    真搞笑!

    被薄司南当场打脸,那感觉简直不要太爽。

    唐笑一时间忘了自己在沈南枝和君玉手中吃了闷亏,眼底带着肆无忌惮的笑。

    短暂的尴尬后,沈南枝突然看向她,问:“表妹,你有听到有人在议论王萌啃鸡爪吗?刚刚离得太远,我没太听清楚到底是谁说的,你就站在这儿,应该比我更了解吧?”

    她微笑着看着唐笑,表情就像个讨喜的大嫂。

    “我……”

    唐笑刚开口,沈南枝就警惕地看看四周,故意压低声音说:“你先别说!”

    她走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唐笑的手。

    唐笑:???

    喂,你拉我做什么?

    偏偏,沈南枝看着娇娇懒懒的,但动起手来,力气还不小。

    她的手腕被抓着,有点疼,唐笑想叫出口,沈南枝神秘兮兮地说着:“我知道,你不能当着她们的面说,我们去一旁悄悄地说。”

    声音不轻不重。

    让人感觉她实在和唐笑咬耳朵,但偏偏,周围的人又全都能听到。

    沈南枝不给唐笑反应的时候,抓住她的手拉到一边。

    “你送松开我。”

    唐笑扯扯手臂。

    沈南枝故意把脑袋凑上去,在唐笑皱眉怒视她时,听到她说:“我帮你验证友谊的时候到了。”

    “?”

    唐笑话到嘴边,没发出声。

    纳闷地看着她。

    沈南枝要搞什么?

    下秒,就见她看向自己的那帮“小姐妹”,拔高音调说:“张思敏,原来是你啊,如果不是笑笑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你心眼儿这么小呢!被人吃鸡爪也能碍着你,怎地,你没啃过鸡爪?”

    这个张思敏,就是仗着自己姐姐嫁给薄司南二堂兄,处处显摆自己和薄家关系的女人。

    刚刚被薄司南甩了脸色,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从沈南枝口中蹦出来,震惊了一秒钟,下秒,怒气冲冲地瞪向唐笑:“唐笑,你在胡说什么?”

    唐笑委屈死了:“我没……”有!

    正在气头上的张思敏,根本不不给她说话的机会,指着他,一顿大骂:“唐笑,我知道你为什么胡说八道,故意冤枉我!”

    她气愤地说:“你不就是想让我和沈南枝斗得昏天暗地,你好趁虚而入,坐收渔翁之利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喜欢薄首富,想要挑唆他和沈南枝离婚,好嫁入薄家!”

    “你的心思,早就昭然若揭了!”

    “平时往薄家跑那么勤,说什么薄奶奶最喜欢和你聊天,根本就是你单方面去薄家,想在薄首富面前刷存在感。”

    她指着唐笑,对沈南枝说:“就是她刚刚说店里臭,还要人把你朋友赶出去。”

    虚伪的姐妹撕破脸,唐笑也没客气。

    大家都是“姐妹”,虽然不是真心实意相处,但面对沈南枝,好歹也算同仇敌忾。

    现在,沈南枝刚设下一个离间计,她问都没问自己一声,也不听自己解释,就一意孤行相信沈南枝说的话,还把自己出卖了一个彻彻底底。

    被沈南枝和君玉虐得有了心理阴影,唐笑根本不想在毫无准备的时候和沈南枝对战。

    张思敏的曝光,让她又气又急。

    张思敏嘴毒,她比对方更毒:“你也好过你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

    “一天到晚把你姐姐挂在嘴上,你就不想想为什么你姐姐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结婚生子,嫁给薄家人,做薄家太太,而你,现在还孤零零一个人,连几场恋爱都没谈过!”

    “还不是因为你蠢?”

    “就你这种智商,也就能在别人面前吹吹牛逼。”

    “天天说你和薄家关系怎么怎么好,呵,那我问你,你知道薄奶奶喜欢吃什么?每天几点起床,最近喜欢看什么杂志吗?”

    张思敏一噎:“……”

    她还真不知道。

    她平时和薄司南很少见面,去薄家的次数更是少的可怜,哪里知道薄奶奶的爱好和生活习惯。

    她涨红了脸,对沈南枝说:“该说的我都说完了,而且我用我的人格担保,我刚刚说的那些都是真的,惹事的人是唐笑!就是她刚刚兴风作浪,要把你朋友赶出去!”

    唐笑也为自己辩解着:“刚刚她们基本都说了!”

    沈南枝为难地拖着下巴,叹道:“你们俩互相指证,我也不知道该信谁。”她故意问薄司南:“老公,她们俩都是亲戚,我们该信谁啊?”

    薄司南简单粗暴地说:“打一架。”

    他的语气,稀松平常,仿佛只是在说:你们这两只狗打一架,一局定胜负。

    沈南枝微笑着,点点头:“好主意,觉得自己被冤枉,肯定会想办法证明自己。。”

    她的目光在唐笑和张思敏身上来回看了几圈,“好心”劝唐笑:“表妹,你个头低身子骨也如弱,要不要我帮你找一件称手的武器,免得一会儿吃亏。”

    张思敏反应热络,从包里掏出一凭喷雾,对准唐笑。

    唐笑:“……”

    到底是多蠢的人,才能会沈南枝耍着算计?

    这么明显的挑拨离间,都看不出来?

    危险袭来,她求生欲爆棚,触电般反弹道:“张思敏,你听我说,你上当了,事情根本不是……”

    “我打!”

    突然,一个拳头猝不及防抡过来。

    王萌走了唐笑,还特别嫌弃道:“太吵了!乱糟糟的!都不能好好啃鸡爪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