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就长在你身上吧

关灯
护眼
    砰。

    房门打开。

    砰。

    房门关上。

    大概是佣人打扫完房间,正在通风,窗户开着些缝隙,里面的声音全都飘出来。

    女声娇滴滴的,在撒娇:“司司,好累哦。”

    “我给你按摩按摩。”

    “好呀。”

    一阵后,女声再次响起:“喂,你捏哪儿呢?”

    “不是累?”

    “……我是腰困,你捏我胸做什么?”

    “全身按摩放松,胸也不忙放过。”

    “……”

    二十修长发白的手指缓缓上抬,指腹摩了下薄唇,平静如死水的眼里,似乎投下两颗石头,眼波荡了荡。

    “二十先生。”

    有人远远地喊了声:“管家通知我来给您办理相关手续……”

    “……”

    二十收起刹那间的不平静。

    等佣人小心翼翼地靠过来,为他引路时,他又是一副冷漠沉寂的模样。

    ……

    薄司南毛遂自荐,为沈南枝按摩。

    但男人的尿性作祟,他按摩着按摩着,就按摩到被窝里。

    沈南枝倦懒地靠在他怀里,连拍开他魔爪的力气都没有:“别闹,困。”

    薄司南慢条斯理地按摩着,帮她舒缓身体:“在给你放松肌肉。”

    “别。”

    沈南枝打了声哈欠:“别太累了,明天不是还要去公司嘛?”

    最近一段时间,他陪她呆在皇宫,除了“讲课”,就是在处理皇家和薄家企业的事,人都瘦了一圈,反倒是她,天天面对亲朋好友的投喂,足足胖了三斤!

    三斤啊!

    薄奶奶看着高兴极了,天天夸她,还是圆圆的好看。

    沈南枝感觉,自己就像被众人硬生生吹起来的气球。

    圆乎乎的。

    她郁闷地戳戳薄司南的胸:“你最近一段时间掉的肉,都长我身上了。”

    “说的很形象。”

    薄司南突然笑了笑,翻身压住她,又开始蠢蠢欲动:“只要你愿意,我的肉,可以一直长在你身上。你瞧,它舍不得回来。”

    “啊啊啊,薄骚南,你又在耍流氓!”

    “总要对得起你给我起的新名字。”

    “……”

    突然,他奋力勇往直前,直奔目的地。

    沈南枝的世界,都颠倒了。

    ……

    回到帝都,薄司南便开始忙起来,他终于开始动手处理薄氏集团的蛀虫们。

    整个薄氏集团,如乌云压顶。

    但沈南枝相信,以她老公的实力,很快,便能拨开云雾见月明。

    薄司南忙里忙外的时候,沈南枝也没闲着。

    此次回帝都,其中一件重要的事便是签约宁梓潼。

    送薄司南去公司后,她便率领两个助理王萌和林珊珊,在杀手二十的陪同下,直奔宁梓潼家。

    车子,停在一个老旧的胡同。

    里面不方便行车,沈南枝下了车,带着人走进去。

    胡同文化,是老帝都最鲜明的特色。

    一进巷子,扑面而来的钻墙瓦砾,带着浓浓的年代感,悠长的互通承载着厚重的历史,别有一番独特的文化韵味。

    胡同的路两旁,种着银杏树,五月底的天气,树叶还很小很嫩。

    阳光照耀在灰砖路上,暖暖的。

    昨晚刚下了一场雨,院子里的枣花被打落了一些,沈南枝等人走进宁梓潼家的院子时,宁妈妈正在打扫院子。

    泥泞的枣花堆在地上,她快打扫完了。

    看到沈南枝等人突然出现,停下动作,愣了愣:“请问,你们找谁?”

    宁妈妈同宁梓潼长得很像,是个很温柔的人,说话轻轻软软的,笑容和阳光一样和暖。

    沈南枝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阿姨,梓潼在吗?”

    “潼潼出去了。”宁阿姨问:“你们是潼潼的朋友吗?”

    “是呀,我和梓潼是在凤阳城战歌剧组认识的,这次恰好回帝都,便来看看她。”

    “原来是这样。”

    宁阿姨确定了沈南枝的身份,笑着说:“她应该很快就回来了,姑娘,你如果方便的话,先进屋坐会儿。”

    她放下笤帚,在围裙上擦擦手,就准备迎沈南枝进屋。

    “我今天没什么事,不着急。”沈南枝顺手拿起宁阿姨刚放下的笤帚:“我帮您扫院子吧。”

    林珊珊眉心一跳,沈大小姐从小便十指不沾阳春水,若是被皇爷和薄首富得知她扛着这么大的笤帚扫院子,分分钟辞退掉自己……

    她抢过笤帚,说:“我来我来。”

    沈南枝没推辞,直接把笤帚给她,吩咐道:“扫干净点。”

    林珊珊:“……”

    虽然没指望你和我抢活儿干,但至少也客气一下啊?

    沈南枝推推她:“想什么呢,快干活。”

    说完,还嫌弃地扫她一眼:“你最近吃什么了?脸都圆了,赶快减减肥。”

    林珊珊撇撇嘴:“……皇宫或是那么好,圆的又不止我一个……”

    沈南枝问:“你嘟囔什么?”

    “我这就扫地!”

    林珊珊认命地扛着笤帚,开始打扫。

    她虽然是陆家佣人出生,但爷爷是陆家管家,又极宠她,也算半个小姐,从小没干过粗活儿,扛笤帚的姿势都不对,扫起来非常吃力。

    宁阿姨一看,就知道这姑娘没干过这种活儿,对方的一个随从小妹都娇滴滴的,沈南枝的身份,不言而喻。

    她阻止林珊珊:“姑娘,我来吧,你是客人,怎么好叫你做这些。”

    林珊珊抱着笤帚,往沈南枝的方向看一眼,说:“宁阿姨,没事,我最近胖了,正好动一动,减肥。”

    “这……”

    突然,门口传来一阵响声,还有少年张扬肆意的叫嚣声:“宁钊,你给我滚出来!”

    紧接着,五六个染着红黄蓝不同发色的青少年飞扬跋扈地闯进来。

    他们气势汹汹,手里还拎着铁棍。

    宁阿姨吓了一跳:“你,你们这是做什么?”

    “宁钊呢?让他出来!”

    为首的少年磨磨牙,仔细看,他的眼角有淤青,咬着“宁钊”的名字,似有深仇大恨般。

    宁阿姨老实回答说:“小钊出去买菜了,你,你们找他有什么事?”

    少年哼道:“他昨晚打了老子,老子今天带了兄弟来找他算账,非得把他打得跪地求饶不可!”他威胁地挥挥铁棒,绝不善罢甘休。

    宁阿姨的唇角抖了抖,往房间里退去:“你们肯定搞错了,小钊不会无缘无故打人的。”

    “靠!”

    少年身后的人叫了声:“虎哥,她肯定是去给宁钊通风报信!”

    少年眸色一凛:“拦下她!”

    突然,从屋内传出一声尖锐的叫声,紧跟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