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老板的逆鳞,谁都不可以碰!

关灯
护眼
    王珂也注意到了。

    脸上,出现极微渺的表情!

    “昨晚到现在,办公室的门一直锁着,这信,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惊呆了!

    老板的办公室,是整个薄氏集团的中枢机密中心,门锁有两道防护锁,双重加密,需要主人的脸和指纹同时解密!

    那人是怎么溜进来,把这封信放在老板办公桌上的!?

    王珂第一时间拨通保卫处的电话:“把总裁办公室昨晚七点到今天早晨八点的监控录像调出来,内部外部都要,速度!”

    挂了电话。

    王珂戴好一次性橡胶手套,拆开信件。

    当信纸展开的瞬间,他的手指僵住,脸色也黑漆漆的。

    “念。”

    薄司南吩咐。

    王珂手指有些抖,声音比手指更抖:“她是我一个人的。”

    老板的感情世界单纯又唯一,将近三十岁的年纪,身边就一个女人,她是谁,不言而喻。

    果然,老板冷冽暗黑的气场,顿时爆出来。

    以他为中心,向四面八方强势压制。

    王珂暗暗吞吞口水,说话都结巴了:“他,他还……”

    “说!”

    一个眼神,杀意波动。

    顶着可怕的气场,王珂继续道:“信上还有一个血手印。”

    “手印?”

    薄司南吩咐:“查!”

    “是!”

    办公室气压太低,王珂拿着信件,分分钟离开。

    一出门,大喘一口气。

    信件上,文字嚣张跋扈,刺着他的眼。

    从字迹不太好调查,血手印,就成了唯一的最直接的突破线索。

    把信上的内容拓下来,交给手下去调查,王珂则拿着信件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推门,走进休息室。

    里面的摆设很简单,除了一张床和一个衣柜,屋内,一组机器占了一大部分。

    这是他的另外一个工作室。

    这组仪器,是化学成分分析仪。

    他大学的第一大专业,便是化学成分分析,老板看重他,把他提拔为第一助理,也有这个原因。

    老板位高权重,树敌颇多。

    只集团内部,便有许多人盯着他的位置,处处算计。

    平时,吃的用的穿的,样样都要小心谨慎。

    而这些,都要王珂这个专业人士操心,只要是送到他面前的东西,都要经过检查,确定安全,才可以。

    习惯性地穿戴好检查装备,那这封信里里外外,全都检查一遍。

    好一阵后。

    他看着信件,蹙蹙眉。

    这封信没有问题,上面涂毒,也没有异样。

    “难道,他只是单纯地向老板示威?还是……”他前思后想,看不出他这么做的动机:“有别的用意?”

    手机响了。

    他放下信件,接通:“喂?”

    “王特助,监控调查有结果了,是一个黑衣人解锁总裁办公室的智能锁,进入办公室。”

    保卫部的人禀告完后,便把录像截图发到王珂手机上。

    录像截图中,是一个从头到脚黑衣人。

    他故意做了伪装。

    头上戴着鸭舌帽和外套的帽子,脸上带着口罩,低头含胸,弓着腰,双手插在兜里,全身上下都被衣服包裹着。

    看不出具体模样。

    只能从身形判断出,此人为男性。

    不胖不瘦,身材中等,身高约莫在一米七五到一米九之间。

    他心中一紧,问:“他在办公室里停留多久?”

    “五秒。”

    “只有五秒?”

    王珂紧张的同时,也很诧异。

    保卫部的人说道:“是,从监控录像看,对方确实只停留了五秒钟就原路离开。”

    王珂问:“确定监控录像没被做过手脚?”

    “没有,安全技术总监亲自查的。”

    “……”

    王珂的眉心,越拧越深。

    “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他去总裁办公室如实禀告:“老板,应该可以排除商场上的敌人,从他留下的蛛丝马迹来看,他的目的,好像只是为了太太……”

    空气里,怒火燃烧的声音越来越响。

    想象力丰富的王珂,甚至嗅到空气里弥漫着的恐怖焦灼味。

    他的小心脏,扑通通跳。

    呜。

    可怕!

    此时此刻,他宁愿对方是老板商场上的敌人。

    麻蛋啊,觊觎什么不好啊,偏偏觊觎被老板放在心尖上的太太!

    不知道老板除了“首富”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称号?

    醋王!

    “他是故意的。”

    薄司南的声音,冰冰凉,冷森森的,仿佛从阴暗可怖的地狱里渗出来,“不遮掩摄像头,故意让你捕捉到他痕迹,又恰到好处地隐藏了所有的关键点,他在示威。”

    王珂点点头:“嗯,能混进薄氏集团,突破防护,进入总裁办公室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公司配有摄像头?”

    他刚刚特意向安保部分要来监控录像。

    录像中,男人在突破办公室防盗门时,故意往摄像头的位置瞥了瞥。

    足以可见,他根本就是故意的!

    薄司南眯眯眼。

    将示威的信件放在他办公桌上,用实际行动挑起他的怒火。

    是在挑衅!

    也是让他产生危机感!

    他声音沉沉地吩咐道:“快速调查,另外,加强么么身边的防卫。”

    王珂点头,试着问:“要不要我再请几个世界顶级杀手,保护太太?”

    “嗯。”

    薄司南现在,恨不得把沈南枝拴在自己裤腰带上,时时刻刻带着,看着,才好安心。

    只是,他的身边,也不尽然是安全的。

    肃清薄氏集团的蛀虫,那些人情急之下,一定会以更惨烈的方式反击。

    薄司南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些压抑。

    王珂叹口气:“唉,只可惜,无论我们出多少钱,第一杀手都不接受保护任务,否则,有他在,您也可以更安心一些。”

    目前,只能寄希望于第二杀手二十了。

    王珂心里捉摸着,为了确保太太的完全,他得做两手准备,不仅要聘请排名靠前的顶级杀手,还要多多聘请一些国际金牌保镖。

    除此之外,定位、心率的监控仪器,也要给太太准备好!

    嗯!

    现在就办!

    他匆忙去联络。

    办公室的门,开了,又关上。

    诺大的办公室里,只剩下薄司南一人。

    空气里,还残留着他的怒意,冷意,冷漠的浅瞳变得锋利,手指抓到手机,拨通一个号码:“什么时候回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