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二十,你究竟是谁?

关灯
护眼
    “容大哥!”沈南枝好意外,“你怎么来帝都了?”

    来人,正是容朗。

    他从小到大,都是别人家的小孩。

    聪明,懂事。

    学习好。

    风光霁月,温润优雅。

    这样一个人,似乎生来就带着光环,一看到他,就觉得他应该站在世界最敞亮最明媚的地方。

    然而,这样一个人,这辈子最最最狼狈的时刻都是因为她。

    小时候给了她一颗糖,她牙齿疼了好几天,被大哥约到小树林揍了两拳。

    再后来,又被滕深拉来同自己相亲,莫名其妙成为第三者,还被薄司南当场抓包,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现在想想,若不是她反应快,以某醋王的性格,肯定要针对容大哥的!

    咳。

    沈南枝又继续问:“不是,你怎么改行做心理医生啦?是不是容家生意……”出了什么问题?你出来被迫营业?

    还没问完,一个清秀的男人紧跟着从里屋走出来。

    他对宁妈妈说:“小臣今天的表现很好,未来一段时间……”

    他说了什么,沈南枝没太听清楚,她只看到容朗清隽的脸上渗出浓浓的笑意。

    沈南枝:“……”

    啊啊啊,被容大哥嘲笑了!丢人丢大发了!

    宁梓潼看见两人的互动,说道:“我在心理咨询中心遇到容先生,是他帮忙引荐,才请来咨询中心的季主任。”

    小臣的情况特殊,即便她高价聘请专家,也很少有人愿意上门做心里辅导。

    更何况是专家中的专家!

    若不是容朗帮忙说情,她现在还在心理咨询中心打转。

    “原来是这样。”

    经过初期的心理干预,宁臣的状态好了许多,沈南枝看着也替宁家人开心。

    看来,季主任确实很厉害嘛!

    她别有深意地看着容朗,问:“容大哥,你还是这么好心呀~~”

    她的表情很直白,就差在脸上写上几个大字——

    你俩有情况!

    被她一打趣,容朗下意识地看一眼宁梓潼,语气有些急:“木木,不是你想的那样。”

    沈南枝惯打趣朋友们:“咦?容大哥,我想的哪样呀?”

    “你……”

    容朗无奈地摇摇头,解释道:“最近来帝都开几个会,那天忙完去咨询中心找季成,没想到在大厅遇到宁小姐,她是你投资的那部电影的女演员,我想着能帮就帮,这才把她引荐给季成。”

    “今天正好休息,恰好季成来宁家出诊,所以便陪他来看看。”

    他解释了一大堆,不仅是向沈南枝介绍经过,更是向宁梓潼表明态度,他之所以帮忙,并不是想要唐突美人,想凭借这层关系接近她,他没有不怀好意。

    同他一起长大,沈南枝太了解他了。

    虽然容大哥这些年被容奶奶逼着相亲,但他本人其实是一个恪守规矩和信条的人。

    尤其在男女关系方面,正人君子的不能再正人君子。

    这样规矩木讷人,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谈一场恋爱呀?

    那边。

    季成同宁阿姨说完情况,要告辞。

    宁阿姨极力挽留他:“季主任,非常感谢你和容先生,一直想请你们吃顿饭,但你的行程一直很紧张,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刚才无意间听你和容先生说,你今天时间宽裕,忙完要一起出去喝点小酒。”

    “我心里就想着,终于能请你和容先生吃顿便饭了。”

    他话音刚落,沈南枝就笑着接过话,说道:

    “阿姨,我们俩真是心有灵犀哦。”

    “之前,您请我吃饭,我一直想回请您一顿,这不,来之前,特意定了餐。”

    “没想到今天和容大哥重逢,还认识了季主任这么厉害的人,我特别想交他这个朋友,您是长辈,可不能和我一个晚辈抢哦!”

    “这……”

    宁阿姨抢单也不是,不抢也不是。

    沈南枝笑着转向宁钊:“小钊,你上次不是同我讲,想拜你萌萌姐姐做师父,让她教你功夫?那,机会就摆在你眼前哦!”

    宁钊立马“叛变”:“妈,南枝姐姐要交新朋友是好事,您别和她抢。”

    宁阿姨哭笑不得:“你这孩子……”

    她还没说完,宁钊就兴奋地看向王萌,问:“师父,你什么时候教我?”

    王萌嘴里塞满吃的,磕磕巴巴地说了句“明天”,又继续一个人安然自在地独享美食,那模样,收徒弟这件事完全不能同吃东西相提并论。

    宁钊是个实心眼的孩子,也不计较。

    见她答应,便开心地喊着“师父”。

    最终,因为宁钊“叛变”,沈南枝成功获得请客权。

    她微笑着指挥男人们,把她带给宁家人的礼物从车里搬出来,“这个放那边,那个放这边……”

    宁阿姨目瞪口呆:“南枝,你怎么拿这么多东西啊?我们家里四口人,一个月都吃不完。”

    沈南枝笑着说:“阿姨,您被担心,好多东西可以存很久的,新鲜的时蔬瓜果多给小钊和小臣吃点,他们正在长身体的时候,不能缺了营养,不然就长不成大高个儿了。”

    她看向宁钊:“小钊,长不了大高个儿,气势都会弱几分,是不是呀?”

    自从沈南枝一个人撂倒那些小混混后,宁钊对她佩服的五体投地,她说什么都是对的。

    他无脑战队!

    “是是是,青少年要多吃点。”

    然后,默默地把自己一日三餐的饭量,增加了一倍。

    多吃点!

    长高长壮,学好功夫!

    以后,就再也没人敢欺负他亲爱的妈妈姐姐和弟弟了!

    ……

    逼近六月的天气,空气里多了几分热意,搬了七八趟东西,容朗隽秀的面容也多了些汗意。

    他擦了把汗。

    抬头,一眼撞见搬着很多东西面不改色心不跳的二十迎面走来。

    他身材匀称。

    有着常年健身的痕迹。

    面容平平无奇,没人任何一个出彩的地方,不会留给人任何印象,仿佛,看一眼,过后就会忘却。

    他一双眼沉在潭底,没有波动,偶尔看向沈南枝,会短暂地有些情绪起伏。

    容朗的脑海中,不知道为什么,却出现了另外一个身影。

    那人,眸色不深不浅,透着偏执和阴鸷。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