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小白莲,你加油!

关灯
护眼
    “卡门家族……”

    宁志国呢喃着这四个字,陷入思索。

    盛美丽被泼了榴莲汁,恶心的她不要不要的,对沈南枝的恭敬,也一点点消失在那恶心的气味中。

    她现在,只想出口气!

    尤其是,她的钱,因为沈南枝,还要分出去给那个贱人!

    她不服!

    摇摇宁志国的手臂,说:“老公,我觉得瑶瑶说的有道理。”

    “……”

    宁志国还在权衡。

    整个帝都上流社会的人都知道,沈南枝和卡门家族结下梁子,两大势力要开战了!

    这场仗,谁会赢?

    还未可知。

    但总归有一条——

    这些大佬都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大人物,双方的碰撞不是他们这种小虾米能参与的。

    他们唯一能做的,便是躲得远远的!

    “沈南枝背景强大,首富老公的实力自然不必说,财力雄厚,是这些年新晋的风云人物。”

    “她两个娘家,也一个比一个厉害。”

    “皇家传承数百年,底蕴深厚,富可敌国,暂时不提。”

    “即便是洛城沈家,我们也不能招惹,沈家动动手指,都能影响我的产业。”

    所以,宁志国不敢下决定,“一旦选错,就是生死存亡,我不能因为沈南枝几句刁难,就能站在她对立面……”

    盛美丽和金琳,眼睁睁就看着自己的钱飞走了。

    娘俩对视一眼。

    从彼此的眼中,看到坚决,

    她们一起劝宁志国:“沈南枝背景强大没错,但别忘了,她这次招惹的是卡门家族!”

    “卡门是全球第二大财阀,富贵势力难以想象。”

    “卡门一手创办的奢侈帝国,旗下的多个奢侈品品牌已经渗透到全球每一个角落,影响力非凡。”

    “尤其是辛西娅族长!”

    “她做事雷厉风行,很强势,虽然这些年不常露面,但听说,她与多个国家的国王私交很好,大家都要给她几分颜面。”

    “我觉得,卡门家族的胜算更大!”

    “……”

    “老公,你真的忍心宁家的产业落在那几个人手中?”

    “……”

    “你忘了宁钊是什么人吗?”

    “当年,他推我下楼,杀了我们的第一个宝宝,刚刚又扬言要杀你,他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狼崽子,一旦给了他钱和权,他一定马上将矛头对准你,杀了你!”

    “你真的忍心丢下我们母子吗?瑞瑞还这么小……”

    盛美丽说着说着,哭出声。

    宁志国的眼前,出现宁钊凶狠的眼神。

    深深刺痛他。

    终于,他松了口:“你们说的有道理,走,我们一起去见卡门小姐!”

    一家人,整整齐齐地来,整整齐齐地……

    走?

    宁瑞突然大哭,死活不肯走:“我不走,我还没吃海鲜!我要吃海鲜!”

    盛美丽脚腕一扭,疼得她倒吸一口气。

    扭头,瞪不懂事的儿子:“吃吃吃,吃什么海鲜,你再吃就没爸爸妈妈了,还吃吃吃!”

    宁瑞:???

    妈妈一直都宠着他,要什么都给,这是她第一次凶他!

    宁家小皇帝不开心了,哇呜哭了,“妈妈不爱我了,呜呜,妈妈不爱我了,不给我吃海鲜,我也不爱妈妈了……”

    “你这孩子!”

    盛美丽正闹心,被儿子一闹,脾气更差了。

    她第一次想对儿子动手。

    宁瑞是机灵鬼小滑头,见妈妈生气,立马躲在金琳身后,抓着她衣服,瑟瑟发抖。

    金琳劝了又劝,做了好一阵和事佬,在宁志国松口答应他很多个要求后,终于把这小祖宗带走了。

    ……

    美好的聚餐被宁志国一家人打扰,宁臣好不容易好转的情绪,又恶化了些。

    包间里,季成给宁臣做第二次心理辅导。

    宁梓潼给宁钊脸上擦药。

    他的脸,肿的厉害。

    宁志国那一巴掌,用尽浑身力气抽出来,似乎想要把他头打掉。

    宁妈妈看一眼,就看不下去,扭过头,躲在一旁哭。

    宁钊忍着疼,小男子汉不哭不哭,还要安慰宁妈妈:“妈,我不疼。”

    “……”

    宁妈妈抽噎了许久,终于扭过头看向宁钊和宁梓潼:“对不起,是妈妈软弱,没有保护好你们,让你们跟着我吃苦受罪,是我没用……”

    她哭得非常伤心。

    一抽一抽。

    沈南枝安慰了一会儿,依旧没怎么缓解宁妈妈的情绪。

    这是心结,压在心里多年。

    大约,从她没能阻止宁志国赶走孩子们的那一刻起,这深深的愧疚,就如同一颗种子埋进她心里。

    时间越长,越是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除非她本人愿意放开,否则,一时半会儿谁也劝不动。

    沈南枝最不忍心看这种场景。

    哭声,让她心疼。

    对林珊珊招招手:“哄人你擅长,这儿留给你了。”

    林珊珊怔住。

    沈南枝挑眉:“你什么表情,不愿意呀?”

    林珊珊急忙摇头:“不是,这是我第一次从你口中听到对我的赞赏,我一时间有些开心过头。”

    沈南枝缓缓起身,瞬间打击一下她眼底的喜色:“别激动,你也就这点长处了,去,发挥你小白莲的本质,施展你的温柔。若哄好人,这个月奖金给你加两百。”

    林珊珊:“……”

    沈南枝起身,去包间阳台吹风。

    没一会儿,容朗跟出来,递给她一杯果汁,“很少见你心情不好。”

    “只是有些感慨。”

    沈南枝接过来,喝了口,说:“我从小不在亲生父母身边长大,可无论是沈家人还是薄家人,都待我很好。”

    “他们没有因为我是养女的身份,亏待过我半分,反而都心疼我,把所有的爱都给我。”

    “就连那对冒认我父母余力和郭莲香,也因为儿子和孙子低头认罪。”

    “虎毒不食子。”

    “所以,我想不到,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才能渣的如此彻底!”

    “把妻子儿女扫地出门,不管不顾,一分钱抚养费不给,还连累宁臣得病,让宁阿姨日日揪心,更影响了宁梓潼和宁钊,害的他们一家人全都偏离自己的人生轨迹。”

    “我后悔了,把他告上法庭,让他连本带利还钱,有点便宜他了。”

    容朗缓缓勾唇:“你终于又回来了。”

    “嗯?”

    真是莫名其妙的一句话。

    容朗说:“自你结婚后,每次见到你,你脸色都不太好,再加上一些传言,我一直在想,我是不是做错了一件事?”

    “什么事?”

    沈南枝问。

    容朗抿着水,没回答。

    等了会儿,他似乎没有说下去的念头,沈南枝也不强人所难,转移话题:“容大哥,你和季主任是怎么认识的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