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关灯
护眼
    砰。

    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沈南枝猛地看过去,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外面走进来,她垂在身侧的手,募地攥成拳头,浑身防备。

    来人。

    正是霍骁。

    唯一不同的是,现在的霍骁比两年前的霍骁个头偏高,身材偏瘦。

    所以,当他收敛自己的气息,换了眼神,换了声音,以二十的身份出现在她眼前,她竟也一时间认不出来。

    霍骁关好门,走向她。

    “木木,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他的声音,不再是二十故意压低压沉的变声,却也不是两年前霍骁的声音。

    但他就是霍骁!

    那个绑走她差点对她做出那种事,牢牢地驻扎在她噩梦中,纠缠他许久的男人!

    沈南枝警惕着,下意识地往后退:“你别过来!”

    “口是心非。”

    脱掉二十的外衣,霍骁压抑许久的邪肆全部释放出来。

    他邪邪勾唇:“刚才,在监控里,我都看到了。”

    “……”

    他,居然一直在监视她!

    沈南枝心里大骂变态!

    霍骁一步一步,不断逼近她:“我看着你醒来,看着你面对空荡荡的房间,看着你害怕看着你无助,所以,我来陪你了。”

    “木木,你应该高兴。”

    “……”

    “木木,你要怎么回报我?”

    他的语气,带着诱哄,像个怪蜀黍。

    沈南枝不停地往后退,一直贴着墙面,退无可退。

    “霍骁,两年不见,你会演戏了,扮做二十在我身边这么久,我竟然没发现是你……”

    “你的脸变了。”

    “你的身材变了。”

    “你的声音变了。”

    “甚至连眼神,都变了……”

    “你是不是一直在嘲笑我,在演技圈这么久,见过许多影帝影后演戏,却没能识破,二十就是霍骁,霍骁就是二十。”

    “呵。”

    霍骁笑了。

    他给人的感觉,一直是邪气十足,洁白的牙齿露出来,反而多了些纯情的味道。

    落在沈南枝眼中,完全像一只千年老妖在扮嫩!

    她身上的每个细胞,都释放出排斥信号。

    还好,霍骁并没有继续逼近她,他坐在床上,盯着她看了许久。

    直到沈南枝的脚,开始发麻。

    “木木。”

    他终于开口,声音,却像是从久远的年代传来:“你试过为了回到一个人身边,双手沾满鲜血吗?”

    “……”

    “木木,我杀了一百个人,废掉九十九张面具,才终于成功研制出一张人皮面具。”

    “……”

    沈南枝浑身的汗毛都炸起来。

    人皮面具。

    这个东东,她只在武侠电视剧中看过,没想到,在如今这个时代,她居然还能看到……

    一想到二十那张脸是牺牲了一百个人才研制出来的结果,她就一阵反胃。

    这个杀人狂魔!

    呕。

    沈南枝难过的想吐。

    霍骁饶低低的笑了。

    阴鸷的眼睛里,印着满满的偏执:“你尝试过为了回到一个人身边,走进实验室,被当做试验品吗?”

    “……”

    “我身上扎满两百二十九根针,身上的血被抽干,又被注入,换了一次又一次。”

    “有三十六种野兽基因注进我体内,霸道地摧毁我的思绪。”

    “我经历失明,经历过瘫痪,经历过生,也经历过死,最后变成一个怪物,一个完美的杀人机器。”

    “……”

    沈南枝惊恐不已。

    霍骁唇边的笑意,一点点变得疯狂:“这些,都是为了你,为了能回到你身边。”

    沈南枝失声道:“你疯了!”

    “是啊,我疯了。”

    霍骁猛地逼近她,手指,轻轻地落在她脸上。

    怕弄疼她,又想疯狂地掐死她,将她揉进自己体内,这样,她就不会再逃走了。

    矛盾的心情,越来越强。

    他眼底的偏执和疯狂,也越来越烈。

    被体内压抑多年的疯狂情绪操控着,他的手指猛地掐住她脖子,邪佞的俊脸逼近她:“从看到你和那个贫困生在一起的那一刻,我就疯了,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却爱上他。”

    “我不爱他!”沈南枝固执地辩解道,还顺便谴责他:“就是因为他,你才绑走我?”

    “是。”

    “……”

    沈南枝气的想穿越回去,抽自己几巴掌,顺便再把言越套麻袋,狠狠揍一顿。

    把丫揍成猪头,她就不会觉得言越那个罕见的清粥小菜阳光可爱了。

    霍骁阴沉沉地问:“那薄司南呢?”

    “我爱他。”

    沈南枝想也没想,痛快回答。

    她那张爱情滋润的越发明艳的面孔,刺着霍骁的眼。

    他的手指,渐渐收紧。

    沈南枝的呼吸开始困难,明艳的小脸憋红,窒息感强烈地禁锢她。

    视线,越来越黑。

    爱她的司司,宠她宠她的皇爸爸……还有她挚爱的沈家,她的君君,她的朋友们,全都一个个离她远去……

    “别……”

    她艰难地想要留下他们。

    眼皮,却越来越沉,手也软软地垂下去。

    她看到死神,正在对她招手。

    千钧一发之际,霍骁突然松手。

    眼里的阴鸷渐渐淡去。

    凝视着沈南枝脖子上的红印,他的手僵住,声音,带着一丝丝颤抖:“疼吗?”

    沈南枝:“……”

    大口大口呼吸着,留恋着灌入口中的新鲜空气。

    好一阵,终于缓过来。

    瞪着差点掐死她的霍骁,磨牙,凶巴巴的:“废话!我掐你试试啊!”

    “……”

    被凶了,霍骁沉默着,没吭声。

    手指小心翼翼地抚过她脖子上的红痕:“我不是故意的。”

    “……”

    沈南枝憋着一口气,不想搭理他,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霍骁拿来药膏,给她擦药,周身的气息,死沉死沉的。

    这是个一言不合就喜欢掐人喉咙的人,比野兽更可怕,沈南枝不敢再触怒他,安静地别这头看向窗外:司司,你现在是不是很担心我?你什么时候会来接我,离开这里?

    似乎猜到她在想什么,霍骁忍着心里的戾气,说:“他不会找来的。”

    ???

    沈南枝下意识地回头,看向他。

    你说什么?

    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霍骁说:“一直跟着你的那个人很厉害,只要他在,我就没办法带你走,所以,我设了一个局,往薄司南办公室放了一封信。”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