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陪你回家探险

关灯
护眼
    “笑什么?”

    薄司南走过来,把她压进自己怀里,低着头,薄唇在她的唇上蹭了蹭。

    软软的,很清甜。

    诱惑着他深入。

    薄司南按耐住自己身体躁动,将压抑着情绪的吻,落在她眉心。

    沈南枝勾着他的腰,靠在他怀里,说:“没什么,就是觉得之前高看他了,还以为他被你逼出集团,会心有不甘,不折手段,殊死抵抗,也要为自己争取一些权利。”

    “若是以前,他会。”

    交手多年,薄司南了解薄远山。

    “他仗着在集团多年,在各部门明处暗处安插了不少他的亲信,这些人全都被我掌控住,连根拔起,轻者离职,重则判刑。”

    “他孤身一人,力量薄弱。”

    “现在的薄氏集团,已经不是他能操控,集团从上到下都牢牢地掌控在我手里,他就算再不甘心,也要逼自己接受现实。”

    “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这是薄司南最后的仁慈。

    “念在他曾是我父亲的左膀右臂,是我长辈,给他一个体面,也给他最后一个机会,若是他还执迷不悟,我绝不手软。”

    “嗯。”

    沈南枝明白。

    薄司南与她一样。

    他只是解除薄远山在集团的一切权利,并没有对他这个人下手,不过是因为,薄远山与他虽争权多年,也只是针对集团内的事务。

    他这一次,存了很大的戒心。

    也处处防范着。

    担心薄远山被赶出集团后,狗急跳墙,对付他,对付薄家人,所以始终不愿她踏足帝都。

    “好在,他没有彻底丧失理智。”

    “嗯。”

    薄司南言罢,突然想到一件事。

    唇角,漾开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原来是这样。”

    沈南枝抬眼,“什么呀?”

    “我周到他为什么偏要大张旗鼓闹这一出。”

    薄司南的手指,轻抚着沈南枝的脸颊,说:“他虽然没有经济头脑,但审时度势的眼力还是有的。”

    “明知道你身边有人护着,还故意冲上前找踹。”

    “明知道以我的实力,他就算闹大,也动摇不了我,还是故意说出那些要告我的话。”

    “他无非是想试探我。”

    “……”

    沈南枝仔细一琢磨,也看明白了:“他是想确认你会不会继续对他出手?可他为什么不心平气和找你谈判?”

    “要面子。”

    薄司南护着她坐下来。

    调整好她腰间的靠枕,才说:“他是长辈,与我斗了这么多年,刚刚被我赶出集团,要他拉下脸求和,以他的性格,一时半会儿做不到。”

    “他是想试探我的态度,也是想告诉我,他的争权,到此为止。”

    沈南枝撇撇嘴:“真拧巴。”

    一个不撞南墙死不回头的人。

    还要面子。

    两人若无旁人地抱着,说着话。

    一旁,薄司睿收了薄远山的钱,盘点完自己的小金库,满意的看着又增长了的数字,心里美美的,超踏实。

    如果能持续不断大幅度增长,嘿嘿,就再好不过了!

    他将视线,稳稳地投向华国第一富婆!

    沈南枝!

    结果——

    眼睛被狠狠电了下。

    “大哥大嫂,这里是办公室,外面还下着漂泊大雨,你们俩能不能配合一下糟糕的天气?稍微悲观那么一点点?不要每天都演一遍齁甜齁甜的爱情剧啊!”

    他寻找屋里唯一的同盟,统一战线:“赫准哥,你说对不对?”

    赫准呵呵呵。

    下秒,看向沈南枝。

    果然,沈南枝这个怼人小天才又又又上线了。

    凝视着薄司睿,笑容高深:“想应景,悲观点呀?可以呀!”

    薄司睿期待着大嫂的表现。

    她会推开大哥?

    会骂大哥?

    还是带着他的亿亿万财产改嫁?

    嘻嘻,每一个都是个大悲剧呢!

    薄司睿脑子里天马行空地想着,沈南枝永远不会让人失望:“你旷工多久了?耽误公司那么多事,这个月工资全部扣掉,年终奖也扣一半。”

    她微微一笑,问:“够不够悲观?”

    薄司睿:???

    “大,大嫂?你开玩笑的吧?”

    “没有啊。”

    沈南枝当场拨通投资公司人事部门的电话:“财务总监薄司睿旷工多日,这个月工资全部扣掉,年终奖也扣一半。”

    杀的太狠,薄司睿都快哭了。

    沈南枝给他留一个小小的幻想:“如果他下半年工作兢兢业业,不旷工不迟到早退,再把今天扣掉的钱补给他。”

    挂了电话,她看着薄司睿,问:“现在是悲剧呢?还是正剧呢?还是喜剧呢?”

    薄司睿:“……大嫂,我还是喜欢喜剧。”

    “不,爱情剧最好看!”

    “我最最最最最喜欢看你和我大哥秀恩爱!”

    赫准:“……”

    “没出息。”

    他的视线,落在沈南枝脸上。

    好想戳一戳,捏一捏。

    手痒!

    ……

    沈南枝难得起了大早。

    精神奕奕。

    坐在去北海的私人飞机上,心里超期待。

    那是她爸爸从小长大的地方!

    同行的人,除了薄司南,还有君玉和赫谨言。

    君玉推掉了所有的秀,只留下广告和代言,最近休假了,再加上她也是皇家小姐,回自己家里看看天经地义。

    而赫谨言……

    纯粹是综艺节目录完后,闲得无聊,说什么要去北海皇家探险!

    探险?

    哼!

    她明明是回家省亲,被他说的,好像要回皇家渡劫似的!

    沈南枝扭头。

    赫谨言戴着墨镜,懒洋洋地听着歌,时不时哼几句,有点跑调,不怎么动听,但因为他声音好听,所以也不至于刺耳。偶尔,趁着王萌不注意,抢走她的一只鸡腿,快速咬一口。

    “把鸡腿还给我!”

    王萌怒了。

    护食萌上线,从座位上站起来,凑过去,从他口中抢鸡腿!

    赫谨言不给,她就上手。

    两个人玩闹间,把赫谨言鼻梁上的墨镜都搞掉了。

    狭长的狐狸眼里,闪烁着戏谑的光:“沾了我的口水,你还要?”

    “要要要!”

    王萌霸气申明:“鸡腿是我的!是我的!沾了谁的口水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下秒,赫谨言就把鸡腿塞进她嘴里,笑着逗她:“那还给你。”

    被塞了一口鸡腿的王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