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争执

关灯
护眼
    摩云岭一役,蒙德.戈斯伯爵辛苦创建的五十七重甲步兵团也是因为摩云岭战局的失利而烟消云散,这些战士应该都是蒙德.戈斯伯爵领地里面的子民,如今尽数死在摩云岭,对于蒙德.戈斯伯爵的领地来说也是重创,将近一千五百名重甲步兵战士战死,也就意味着将会有上千家庭里的顶梁柱倒了。

    战败还有一系列的不利因素,比如战场上遗失大量军用物资,将要给阵亡将士的亲属们一笔数额不菲的抚恤金,还要承担这次战局失败引发的连锁反应,这些损失对于蒙德.戈斯伯爵来说,恐怕也是难以承受的。

    虽然不知道蒙德.戈斯伯爵究竟是怎么从战场上活下来的,跟随他的那群骑士估计也应该死光了,不然也不可能让他孤零零地躺在审判所里的木床上,直到现在也无人问津,由此看得出蒙德.戈斯伯爵目前的处境也是十分艰难。。

    蒙德戈斯伯爵这种状态之下,当然是无法给第二小队战士阵亡抚恤金申请书盖上印章了。

    当然,何博强也没想过要留下来照顾蒙德戈斯伯爵,虽然自己名义上还是跟随他的十二骑士之一,但这里面还隔了西德尼男爵这层关系,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何博强干脆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审判所。。

    说起来,苏尔达克的预备役骑士任命书,倒是早就送到贝纳军团这边来了,但是这边却迟迟没有回复,正常来说这张预备役骑士任命书是有贝纳军团军部批准之后,要向苏尔达克下发一张预备役骑士委任书和一张骑士学院的推荐信,但是苏尔达克至今也没有收到委任书和推荐信。

    从审判所里走出来,想着应该去贝纳军团办理退役的手续,另外也要打听一下预备役骑士委任书的事情。

    只是现在想出城的话,时间上已经有些来不及了,何博强决定明天再去贝纳军营办理这些事,至于现在,何博强很想在这座充满了异域风格的城市里面转一转,然后再返回旅馆好好的休息一晚。

    何博强牵着马沿街缓行,他走进一条看起来有些狭窄的街道,这条街应该算是主街后面的副街,街上显得很冷清,没有几个行人,很多生活垃圾都堆在建筑的后门处,炎热的天气让这些垃圾发出酸臭的味道,**的食物上面围着一群乱飞苍蝇,当他从旁边经过的时候,那些苍蝇‘嗡’的一下散开。

    一刻钟之后,何博强一手牵着马,一手捏着鼻子,重新从那条街道上退了出来。

    每个城市都有着它最光鲜的一面,当然也有着不为人知的阴暗面,何博强牵着马从街上走过,终于在走进一片民居之后,才算感受到这座城市里的浓郁生活气息,街道两侧是联排的二层小楼,这些联排民居并不能算是别墅,只是在门口才有块不足两平方米的院子,几乎每间屋门前面都有一块儿这样的小院子。

    这些院子里面种植着各种植物,有人在院子里种满了青草,就像绿油油的地毯一样,有人则是在院子里种上两棵李子树,这个时候,树上挂满了通红的李子,有些人干脆养了一院子五颜六色的花朵,有玫瑰,百合,郁金香。

    刚好有两个老人坐在院子里柠檬树下喝茶、聊天,等何博强经过的时候,老人堆满了皱纹的脸上堆满了亲切的笑容,对着何博强热情地询问道:“这位年轻的骑士,您是不是在汉达纳尔城里迷了路,如果想要问路的话,我想我们可以给予你一些帮助,如果不算急的话,也可以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喝杯茶,不需要你付出什么,只要给我们讲讲城外的事情!”

    何博强停在篱笆墙的外面,安抚了一下古博来马,避免它去啃食隔壁院子里整齐的草坪。

    “让它吃吧!可以放心的敞开吃,这样也许下个月我就不需要修剪草坪了!哈哈……”

    其中一位大鼻子的老头哈哈大笑着说道。

    对两位老人解释说:

    “我并不是迷路,只是想在城里随意走走。”

    另一位老头好奇地问:“你是旅行家”

    何博强说:“我是贝纳军团里面一名普通的预备役骑士。”

    老人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那位大鼻子的老头又说:“哦,现在年轻人的心都比较浮躁,很少有人愿意静下心来去感受一座城市里的生活气息和文化氛围,你有没有愿意跟我们分享的故事”

    说完,他从桌上倒了一杯茶,走到篱笆墙的旁边递给何博强。

    “我的故事也许听起来很糟糕。”

    何博强觉得自己的身份无论怎么说,都是一个不太光彩的逃兵,便对老人说道。

    那两位老人也没有再继续追问,只说:“谁这辈子还能不碰到几件倒霉的事……”

    民居建筑的墙壁上还有一些看上去很简单的图案,这些图案是一些五颜六色的鹅卵石嵌入墙壁的石灰中,简单而整齐。

    何博强只是在民居的院子外面短暂的停留了一会儿,就沿着石板路继续往前走,一群孩子蹲在街口的水井旁边玩耍,旁边还有一群在方形水池里面漂洗衣物的女人,似乎外面的那场大会战并没有影响到这里。

    返回旅店的时候,看到旅馆门口的木桩上拴着许多古博来马。

    何博强有些奇怪,按说目前正是汉达纳尔郡大会战的关键时刻,最精锐的骑士们都已经全部赶赴战场,这时候应该不会有骑士们扎堆出现在汉达纳尔城里面,这些骏马毛色油亮,马鞍也都是镶嵌了金银纹饰的名贵皮具,不过他也没有多想,将手里的缰绳交给了旅馆门口的侍者。

    那位侍者小声询问了是否要将马牵到旅馆后面的马厩里,是否要给这匹马喂一些草料……

    走进旅馆,才发现与旅馆连在一起的餐馆大厅里显得格外热闹,几张餐桌都坐满了年轻男女,那些年轻人的面孔有些熟悉,好像是那群来自贝纳高级剑士学院里的学生们在这儿聚餐,餐馆里的侍者们端着各种精致美食,正轮番端到餐桌上,餐桌上的气氛也显得分外浓郁。

    往里扫了两眼,并没有在这学剑士学院的学生当中看到海瑟薇和比阿特丽斯的身影,倒是那位达茜.克里斯蒂和她的朋友们打扮成淑女的模样,脸上带着温柔亲切的笑容,坐在餐桌旁边,正聚精会神地听着几名年轻骑士们高谈阔论。

    何博强没想过要与她们碰面,正打算直接上楼返回自己的房间,在将晚餐叫到房间里面,可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偏偏听见在楼梯里侧储物间的门口有人在争执,年轻人的声音刚刚结束。

    “……家的贵族小姐,你这样将客人们丢在餐桌上不告而别,知不知道这有多失礼”

    这时候,就听一个熟悉的声音充满了愤怒地说道:

    “诺顿,你到底知不知道……坐在你面前那些人究竟在摩云岭的战场上做了什么事,就是他们糟糕至极的作战计划,导致了摩云岭战役的大溃败,他们也间接的害死了我们学员的那些同学,我有什么理由要坐在这些刽子手的面前,听他们互相追捧,互相夸耀,难道这些都不会让你感觉到恶心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