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再见

关灯
护眼
    汉达纳尔郡大会战胜利的消息像雪片一样铺天盖地地涌入城里。

    整个城市立刻陷入了欢乐的海洋,人们载歌载舞地纷纷涌上街头,聚集在拥有八座喷水池和骑士雕像的城市中心广场前,酒馆的老板们将酒窖里的麦酒抬出来,全体市民高举着酒杯,庆祝这难得的胜利。

    这种大型集体聚会上所消耗的麦酒,按照传统惯例一直以来都是市政厅买单,但也仅限于麦酒。

    面包、红肠、烤肉这些东西,想吃的话还是要花钱买的。

    汉达纳尔城位于帕斯耶底河流域的中段,这里土地肥沃,水草丰茂,水网十分发达,城郊有大片的农场和牧场,再没有遇当地土著人关系恶化之前,这里还能雇到非常廉价的土著民工,因此汉达纳尔城在这几十年中也算是积累了大量财富。

    手风琴和风笛的声音从广场上传过来,何博强站在旅馆的窗前,只是从这里无法看到广场上热闹的情景,前面的建筑将城市中心广场完全遮挡住,不过街上陆陆续续有人向广场那边聚集,就连‘枫糖布丁’旅馆也有人从酒窖里搬出两车麦酒,运往城市中心广场。

    这是继肯帕托河战役之后华沙位面上的又一场大胜,贝纳军团经此一役再次向格林帝国查尔斯陛下展示出贝纳剑士团曾经的风采,而贝纳军团在汉达纳尔郡主要军事任务也算是暂时告一段落。

    敲门声响起,何博强打开门,看到旅馆的侍者端着一大杯麦酒站在走廊里,笑眯眯地对何博强说道:“苏尔达克骑士,您想来一杯麦酒吗这个时候汉达纳尔郡的人都会喝上一杯……”

    “好的,谢谢!”何博强将侍者手里的酒杯接过来,然后从怀里摸出一枚银币来,塞进侍者手中。

    侍者有些惊讶何博强的慷慨,拿出一个银镚当做小费的确有点多了。

    “如果可以的话,请给我随便来写干果之类的果盘,我有点不习惯空腹喝酒。”何博强对侍者吩咐道。

    “好的,苏尔达克骑士!”侍者这才转身离开。

    何博强正准备关上门,却发现百加列剑士就这么双脚悬空坐在窗边,头枕着窗框,看起来一副十分慵懒的样子,眯起眼睛看着窗外正在欢庆胜利的人们,像是在享受这份胜利的荣耀。

    “百加列剑士……”

    何博强有些惊讶地喊了一声,快步走到百加列剑士的面前。

    “伤已经好了吗”

    百加列剑士转过头,审视着何博强,看他走路的样子和腰腹间只有一层薄薄一层亚麻布衬衫,就多少猜到他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大半。

    “好了!”

    何博强爽快地说道,对百加列剑士,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百加列剑士听了之后,又是连声感叹:“小达克,你天生就是位圣骑士,可惜却不想加入我们的构装骑士团,我觉得你应该再好好想想,我们可是整个贝纳省最棒的构装骑士团。”

    百加列不止一次这样对何博强说过,不过何博强却一直不为所动,铁了心不愿加入构装骑士团。

    何博强认真地对百加列剑士说:“我只想回到海兰萨,回家看看!”

    百加列剑士有些傻眼,问道:“你不会真把自己当成苏尔达克了吧”

    何博强将胸口的铭牌举起来,在百加列剑士眼前晃了晃,说道:“我就是苏尔达克……”

    百加列剑士一脸无奈的用手轻抚额头,半晌过后才抬起头说:

    “我真心为苏尔达克感到高兴,结交你这样的挚友,大概是他这一生选得最正确的事了。”

    何博强看到百加列剑士默认了这件事,便从桌上将旅馆侍者送过来的麦酒为百加列剑士倒满一杯,递给他才说:

    “能遇上他,也是我的幸运。”

    随后自己也端起一杯麦酒,随意地站在窗口,对百加列剑士问道:

    “您这次找我,难道就是为了劝我加入构装骑士团的吗”

    百加列剑士端着麦酒,抿了一口,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卷羊皮纸卷轴,抛给了何博强,说道:

    “当然不是,你不提我都差点忘了,对了这些给你。”

    何博强将羊皮卷轴接在手中,还没有打开,就向百加列剑士好奇的问道:

    “这是什么”

    何博强一边问一边将羊皮卷轴打开,里面赫然盖着贝纳军团军部印戳,羊皮纸上面写道:正式授予苏尔达克骑士称号。

    百加列剑士回答说:

    “你的预备役骑士证书,拿着这个去海兰萨城的骑士学院进修半年,只要能够通过学院的考核,你就可以成为一名真正的册封骑士,不过这种考核每年只有一次,今年考试通不过的话,就只能等待明年。”

    何博强早知道预备役骑士需要上骑士学院进修,但是却没有想到学院居然还需要考核,而且考核不通过,还会‘挂科’‘补考’,一下子有一种上辈子的噩梦有延续到这辈子的感觉。

    百加列剑士像是忽然又记起了什么,又从怀里掏出来一张羊皮纸卷轴来,丢给何博强,也没有等何博强问,便说道:

    “额,还有这个,你的退役申请书上面也批准了,这个是你在华沙位面的传送门通行证,也就是说……你可以随时返回贝纳省。”

    何博强没想到百加列剑士居然这些都为自己准备好了。

    心头一热,满心感慨地对百加列剑士说:

    “这些……谢谢,百加列剑士。”

    好像也没有什么语言能够表达何博强此刻的心情了,他小心翼翼地将这两张珍贵卷轴收好。

    百加列剑士刚想说话,‘笃笃笃’敲门声响起。

    何博强走过去开门,旅馆侍者端着一个大大的坚果盘站在门口。

    何博强向那位侍者说了声谢谢,就将坚果盘接了过来。

    这是一种汉达纳尔郡盛产的坚果,叫做‘蜥爪果’,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只蜥蜴爪子,用刀子撬开外面的硬壳,里面躺着三颗充满油脂和特殊香味的白色果仁,这种坚果算是当地土著们最喜欢随身携带的行军口粮。

    不过现在这种蜥爪果树,干达厄尔山里却是十分稀少,这种坚果树主要生长在帕斯耶底河附近,这一带已经全部被格林帝国人占据。

    百加列剑士剥开一颗蜥爪果,一手端着麦酒杯,对何博强说:

    “这倒不用感谢我,这些即便是通过正常流程也是这样,倒是你的那些抚恤金申请,真应该好好请我喝一杯,现在军团里面最焦头烂额的事情就是申请抚恤金,这次大会战虽说重创了恶鬼军团,但是我们军团这边也是伤亡惨重,其实战果远没有宣传那样好看,公爵大人目前需要筹集一大笔钱来充当抚恤金,所以眼下就是手快有,手慢无。”

    接着又吁了一口气说道:“好在这场战役终归算是胜利了,至少还能收回一些战利品,战争的成本有时候真的可以拖垮一个国家!”

    何博强将身体站直,对着百加列剑士行了一个军礼,说道:“我替第二小队所有成员,感谢您的帮助!百加列剑士。”

    提起了第二小队成员,百加列剑士也是流露出一脸的遗憾:

    “哎,说起来我们在山谷里并肩战斗过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他们都是英勇的战士,在这里生活的人们应该记住他们。”

    百加列剑士拍了一下额头说:

    “对了,作战室那些年轻军官今天将会被送上来裁决所的审判席,他们需要为那些错误的决策付出一点代价。”

    “说实话,帝国对于贵族们的法律法规保护还真是面面俱到,他们应该只会受到一些小的惩处而已,只是他们在贝纳军团的名声算是彻底搞臭了,我想这群年轻人可能会离开贝纳军团,纽曼公爵大人正在为此事而感到惋惜,这写年轻人都是当初他亲自到帝都花了很大代价招募过来的,没想到竟然以这种方式谢幕。”

    “所罗门.鲍恩侯爵要为这次事件负主要责任,说起来他麾下两支构装骑士团在这次摩云岭的战役里彻底打散,现在差不多只能收回来半支构装骑士团,算是在华沙位面砸进去了大半的身家,还有其他那些伯爵们,也是损失了自己的军团,按照以往战役失败的惩罚,差不多就是损失这些兵力,贝纳军团这边不做补充,所以说,只要手里有钱,有优秀的兵源,这里的事情根本就不算什么。”

    对于这种判罚,何博强最近这两天也是有了很多心理准备。

    毕竟那些年轻军官们都有贵族身份的光环,这大概也是何博强能够为那些在摩云岭战场上战死的同伴们做的最后一点事。

    何博强只能在心里面默默的说上两句:你们这些作战室的年轻贵族,最好以后别让我遇到……

    不过这种威胁的话装在心里,好像只能安慰一下自己。

    百加列剑士喝了一口麦酒,惬意地半靠在窗台边,对着何博强说道:

    “哦,对了!差点忘记告诉你,蒙德.戈斯伯爵已经清醒过来了,只是这次失利对他打击很大,他现在差不多算是失忆了吧,好多事情已经记不起来了,昨天已经跟随着返回贝纳省的商会踏上了归途,不过他之前给你写的骑士推荐信还是有效的,说起来你名义上还要算是他的册封骑士,我想你返回海兰萨城以后,记得一定要拜访他一下。”

    “好吧!”何博强说道。

    当初因为西德尼男爵在战场上做出了卓越的功绩,为了西德尼男爵能够笼络手下亲信,蒙德.戈斯伯爵将十二位册封骑士名额的其中之一送给西德尼男爵,可是现在西德尼男爵已经战死沙场。

    而苏尔达克与蒙德.戈斯伯爵并不熟悉,如果蒙德.戈斯意识清醒的话,可能还会将苏尔达克纳入自己的亲随骑士当中,但现在蒙德.戈斯伯爵在摩云岭战役中受到严重的打击,也不知道能否重新振作起来。

    何博强如今算是比较自由的册封骑士,也不必经常去为蒙德.戈斯伯爵出任务。

    苏尔达克身上的册封骑士称号毕竟属于蒙德.戈斯伯爵的。

    蒙德.戈斯伯爵一旦收回的话,何博强将会变成平民。

    所以百加列剑士还是希望何博强能够与蒙德.戈斯伯爵建立一些联系,至少不能让他把这份骑士光环剥夺掉了。

    何博强当然也有自己的担心,如果蒙德.戈斯伯爵恢复记忆,在拜会他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冒牌的,也不知道会怎样。

    两人喝着麦酒,沉默了一会,百加列剑士又说:

    “这次摩云岭战役,像西德尼男爵这样在战场上阵亡的年轻贵族大概有七百多位,这次摩云岭战役阵亡的差不多都是海兰萨城这一派系的年轻贵族,所以接下来可以想象海兰萨城好多贵族传承将会后继无人,如果你能有幸娶到某位贵族小姐的话,由册封骑士破格晋升为三等男爵也并非不可能的事,你要知道,贵族与骑士完全是不同的概念,只有成为了贵族之后才会发现,你的生活将会焕然一新……”

    这次摩云岭战役损失平民战士的数量恐怕也不在少数,而所罗门.鲍恩侯爵一系,大概都是来自海兰萨城周边一带,那样的话,就不光是年轻贵族们阵亡,大量的平民战士也在这场战役中阵亡,不知道会有多少家庭因此而破灭。

    按照百加列剑士所说的那样,海兰萨城的一些贵族如果找不到合适继承人的话,那么这份荣耀以及他们所拥有的土地将会被帝国收回,总有些人想要趁机跨过这一步。

    百加列剑士见到何博强没有搭话,便转到了另一个话题:

    “贝纳高级剑士学院那群学生今天要离开汉达纳尔郡。”

    “这么快就准备好启程了吗”何博强说。

    说到这儿,他想起了海瑟薇和比阿特丽斯,这两位大概是他在这些学院生中唯一熟悉的人,也不知道比阿特丽斯身上的伤怎么样了,当‘神佑之体’的效果消失之后,大概会疼上几天吧。

    至于剑士学院的其他人,何博强想恐怕他和他们之间还有一些小小的误会,比如说诺顿和他的那些朋友,还是不要见面为好。

    他站在窗边将头伸出窗外看了看,果然看到乔纳森公馆门口聚集着几辆大型魔法篷车。

    这次剑士学院在汉达纳尔郡死了十九名学院生,至少她们的骨灰是要带回去的,显然这些都已经安排妥当,学院方面才会觉得启程,能够这么快找到荒野丘陵里面那辆魔法篷车的残骸,也是跟汉达纳尔郡大会战获得了全面胜利有着很大关系。

    ‘枫糖布丁’旅馆与乔纳森公馆之间的距离有些远,虽然是畅通无阻的长街,但是那边的情形也是看不太清楚。

    只能隐隐约约看到那群学院生们分批登上黑色的魔法篷车,没多久魔法篷车就缓缓驶出了乔纳森公馆。

    在经过旅馆的时候,何博强就站在窗边,这时候透过车窗看那些剑士学院的学院生们,他们一个个神情沮丧地坐在车厢里面,很少有人脸上挂着笑容,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任由黑色的魔法篷车缓缓驶离汉达纳尔城。

    车窗里映出了海瑟薇那张美丽的脸孔,比阿特丽斯几乎趴在她的身上,不停地看向窗外。

    直到魔法篷车走过这座旅馆,比阿特丽斯才有些难过地坐回自己位置上。

    ‘会再见的,一定会的!’她看着远处的云,在心里面想到。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