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火蜥蜴4

关灯
护眼
    苏尔达克拎着罗马剑,紧紧追在这只火蜥蜴的后面。

    火蜥蜴经过的地方出现了一道燃烧着火焰的深沟,火蜥蜴的鲜红血液淌了一地,那些蜥血上面燃起了烈焰,一截儿粗壮的蜥蜴尾巴从火蜥蜴身上掉落下来,就横在燃烧着火焰的深沟上。

    越过蜥尾,苏尔达克看到那只没了尾巴的火蜥蜴拼命地往山上爬,它仿佛激发出生体里的最后一点潜能,爬的速度飞快,苏尔达克这时候只能拎着罗马剑在后面奋力狂追。

    火蜥蜴在失去了尾巴之后,奔跑的时候身体很难找到平衡,整个身体在奔跑地时候,疯狂地左右摇摆,就像是一条离开了水的鱼,在船舱里面疯狂跳跃,火蜥蜴发现自己依然无法摆脱身后的那个人类,便拼命地挖着身体下面的火山灰,想要用火山灰将自己埋起来,藏身于火山灰中。

    只是半山腰间的火山灰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厚,它肥大身体藏在火山灰中,依然在地面上留下了很明显的痕迹。

    苏尔达克火蜥蜴的藏身之地,轻手轻脚地走到火蜥蜴的头部位置,将手里的罗马剑狠狠刺入火山灰中,随着那只火蜥蜴爆发出一声恐怖的吼声,苏尔达克拔剑的时候,火蜥蜴那颗喷血的巨大头颅也从火山灰中冒出来,它张开嘴巴朝着苏尔达克喷出一股火焰。

    只是这股火焰早已经失去了原本应有的威力,苏尔达克只是侧身避开,双手握剑高举过头顶,猛地将罗马剑砍在火蜥蜴的脖颈将,这条火蜥蜴的脖子比想象中的粗很多,苏尔达克奋力砍了七剑,才将火蜥蜴的头颅斩落。

    这只断首断尾的火蜥蜴依然没有彻底死去,它的身体在火山灰中不住的抽动着,而苏尔达克直接从怀里摸出一只铁钩,将火蜥蜴的头颅挂住,将铁钩另一头的麻绳缠在手腕上,让麻绳绕过肩膀,就这样像纤夫拉纤一样拖着火蜥蜴的头颅从半山腰上走下来。

    山脚下查利、卢克和另外两位年轻人正围在一位被烧伤的年轻人周围,几个人正用匕首小心翼翼将年轻人身上焦糊的亚麻布衣服剥下来,那位年轻人被火蜥蜴喷出来的一颗火球打中,整个后背都被火球烧伤,他正躺在地上轻轻地呻.吟着,看上去伤势颇重。

    大家见到苏尔达克拖着火蜥蜴的头颅返回,也没心情理会。

    苏尔达克走过来,分开众人蹲在那年轻人的面前,认真地查看着年轻人的伤势,看到他背部大片皮肤完全碳化,鲜血和黄色体液在碳化的表皮下面一点点渗出来,看起来就让人觉得有些心头发麻。

    看到查利正考虑应该如何包扎伤口,苏尔达克对着查利说:“让我来吧!”

    查利紧皱眉头,犹豫了一下才说:“额,这种烫伤好像不能包扎,否则伤势将会恶化,我想应该将他背回村子里去,也许村里有人有办法处理这种烧伤!”

    任何解释都比不上用实际行动证明,苏尔达克半蹲在那位年轻人身边,伸出那只散发着淡淡圣光的手……

    ……

    ……

    苏尔达克带着五位年轻人在一天后的傍晚,终于追上沃尔村猎蜥团。

    一行六人显得有些狼狈,不过老村长看到苏尔达克身后背着一只火蜥蜴的三角头颅,其他年轻人也是全须全尾的平安归来,每人身后都背着一截儿火蜥蜴,只有瓦尔走路的时候,行动看上去有些缓慢,看上去像受了伤,不过既然自己能够自由行走,那么应该伤得不太严重。

    老村长松了一口气,连忙挥了挥手,示意一旁的村民去接一下。

    看着他们一脸憔悴的样子,不用问都知道猎杀火蜥蜴的过程一定十分艰难。

    ‘毕竟是一只魔兽啊!’老村长在心里面想道。

    随后老村长才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好家伙!居然真的是一只货真价实的魔兽……

    这么多年,村子里从来没有人成功狩猎过魔兽,至于火蜥蜴的狩猎悬赏一直挂在海兰萨城门口的告示板上,高额的赏金一直都让老村长羡慕不已,老村长也曾幻想过,有一天沃尔村也能狩猎一只火蜥蜴,那样的话,全村人都能舒舒服服躲在家里面度过一个寒冷的冬天了。

    此刻,一只火蜥蜴的尸首就摆在自己的面前,老村长忍不住伸手在火蜥蜴粗糙的皮肤上摸了摸,顿时感觉手心里**辣的,他连忙缩回手,一脸严肃地说道:“下次可不要这样冒冒失失的行动了,等到冬天,这些火蜥蜴就会钻进熔岩洞窟中,那时候狩猎火蜥蜴,可要比现在简单得多。”

    苏尔达克连忙点头应下,然后将自己肩膀上的蜥蜴头颅解下来,回归队伍里,自然不需要他干这种体力活。

    “布莱特大叔,你也狩猎过火蜥蜴吗”瓦尔一脸虚弱地对老村长问道。

    老村长摸了摸鼻子,有些不自然地回答道:“那倒没有,我只是听老一辈的猎人们说起过这些事,我们村子里可没出那种优秀的猎魔人!”

    “……”

    年轻人们都有些无语。

    不过他们对于布莱特村长的话还是比较信服的,没有敢反驳布莱特村长的话。

    晚餐的时候,老村长才看到瓦尔身上的伤口,看到他整个后背都被火焰烧焦,而现在那些焦糊的结痂都开始纷纷剥落,里面露出来粉.嫩的新肉,只是稍有不慎,就容易将这种肉膜撕裂,到时难免就会渗出血迹,这也是瓦尔一路上走得小心翼翼的原因。

    “你这是火蜥蜴口中捡了条命啊,孩子!”老村长对着趴在毛毯上的瓦尔感慨道。

    “布莱尔大叔,当时我们可是一点都没怂……”瓦尔一脸自豪地对老村长说道。

    “其实,有时候怂一点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你还年轻,大概以后到我这个年纪才可能会懂。”老村长轻轻抚摸着瓦尔后背的烫伤,将手里的獾子油均匀地涂抹在瓦尔的背上。

    晚餐吃的就是烤火蜥蜴肉,这些火蜥蜴肉用水是无法煮熟的,只能切成薄片贴在烧红的石板上,煎熟之后,蘸上一点柠檬汁,吃起来非常的有嚼劲儿,不过这可是很稀有的魔兽肉,听说吃魔兽肉对身体有莫大的好处,所以每个村民都在努力将分到的火蜥蜴肉吞进肚子里。

    至于蜥蜴头颅、蜥蜴尾巴和一张完整的火蜥蜴皮革,老村长建议苏尔达克拿到海兰萨城里去买,只有在那里才能卖上合适的价格……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