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是谁帮了卡尔

关灯
护眼
    清晨的阳光沿着城门洞射进海兰萨城,城头的卫兵们正在换防,辛苦站了一整夜的卫兵们打着哈欠,扛着长矛懒散地走下去,迎着朝阳走上城墙的卫兵们带着早餐和水壶,将在城上守上一整天,海兰萨城几十年未遭受任何形式的进攻,因此城里的防卫多少显得有些懒散。

    苏尔达克骑着马等在城门洞前,在他身旁是前来送行的卡尔.凯斯门特。

    这么早城门洞里显得有些冷清,也没有什么出城的人,几个卫兵靠着墙壁正在小声交谈。

    随着一连串吊桥锁链滑动的声音响起,城门口那座大型绞盘吱扭扭地开始转动,吊桥缓缓落下来,十名卫兵将海兰萨城的大门推开,苏尔达克与卡尔一马当先走出城去。

    卡尔并没有出城太远,他带着一名随从骑着马停在一棵冷杉树下。

    这里视野开阔,确定周围没什么人,苏尔达克这才对卡尔问道:“你是说海兰萨城有人暗中勾结强盗团”

    卡尔一脸苦笑地点点头,对苏尔达克说道:“或许吧,那群强盗……他们总不能无缘无故地出现,又会在某一时刻毫无征兆地销声匿迹,我们千辛万苦找到的线索总会在关键时候就戛然而止,那种感觉就像是身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无论我做得怎么隐秘,都有那种被人监视的感觉。”

    苏尔达克咧了咧嘴,他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天空,天空蔚蓝。

    “我一直在努力寻找这群强盗在海兰萨城郊的藏匿地点,可以每次有些进展之后,那些线索都会被人破坏掉,这些就足够证明城里有人勾结那群强盗,为强盗们提供各种便利条件。”他的样子显得有些气急败坏,及其激动说道。

    苏尔达克极力安抚他的情绪,说:“可你还没有证据,不是吗”

    “我迟早会找到的这些家伙的。”卡尔信誓旦旦地说道,将手攥成拳头在苏尔达克肩膀上锤了一下,然后又显得有些高兴地说:“不过你来海兰萨城就太好了,我想请你帮我。”

    苏尔达克一脸苦恼,对于警卫营骑士团这种养大爷的地方,他可没有任何好感,想到自己为期半年的学院生活,课余时间都要在校外奔波,苏尔达克就觉得这样一定非常地无趣,他有些为难地说:“可我要在骑士学院上课啊!我能帮到你什么”

    在卡尔看来,苏尔达克凭一人之力能够打败二十几名强盗,战力可以说简直爆表。

    因此卡尔对苏尔达克才会有所期待,他说:“遇见辣手的事情你会帮我的,对吗”

    苏尔达克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想想自己刚刚来到海兰萨城,对这座陌生城市一片茫然的时候,正是卡尔热情地跑出来给予自己许多帮助,在自己想要寻找魔法交易市场的时候,又是在卡尔的帮助下,才走进了地下交易市场,好像自己在海兰萨城,也只有卡尔一个朋友。

    “好吧,我能给你的帮助……仅限于能力范围之内的。”苏尔达克只能先这样答应下来,他可不敢把话说得太满,到时候办不到丢人的可是自己。

    “听起来,怎么感觉像是在炫耀你的能力。”卡尔见苏尔达克答应下来,便对他开起玩笑来。

    看苏尔达克笔挺的骑在马背上,而偏偏对他的实力一无所知,卡尔便对苏尔达克说道:“对了,你上次不是还说想知道自己的实力等级,要不要去骑士团那边去评定一下”

    苏尔达克抬头看了看爬上天空的太阳,说道:“下次吧,太晚的话,恐怕就赶不上吃晚饭了!”

    说着便骑马走上林道。

    “随你,半个月后见。”卡尔对苏尔达克挥了挥手,说道。

    “半个月后见!”

    格林帝国人对于战职者们有着相当细致的等级划分,战士学徒,初级战士,中级战士,高级战士……每个大的等阶又都细致的分为九个小等阶。

    一般来说强壮的平民们通常只有8、9级战士学徒的实力,只有在力量敏捷体质三围达标之后,才能在战士工会注册成为真正的战职者,例如战士,游侠,武斗家,弓箭手,剑舞者等等种类繁多的职业。

    想成为一名战职者很简单,身体素质和战斗技巧其中任何一项达标就可以了。

    但是想要跨越一个大的等阶,成为一转中级战士,对于任何一名战职者来说都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跨越第一次转职门槛的基本条件,就是这要求战职者们能够领悟属于自己的‘势’。当然,每位一转战职者的‘势’大都不尽相同,有人也许是一面墙,一座山,一把剑,一名守卫者大剑士的虚影,就像是苏尔达克的‘势’是双面四臂的魔神……

    跨越第二次转职门槛的战士,则是要将自身淬炼到一定程度,通常会感知到身体周围某种元素的存在,领悟并引导这些‘气’,做到内敛护体,外放杀敌,这才算是二转高级战士。

    ……

    海兰萨城城头左侧几百米外的一座箭楼上。

    贾斯珀穿着一套银质铠甲,双手扶着墙垛脸色铁青的看着城外树荫下的卡尔,他的身后站着一群警卫营骑士,这些骑士小心翼翼地站在金发年轻人的身后,站在前面的那几个人的目光也纷纷落在城头下面,毫无疑问这些都是贾斯珀的亲信,他们在贾斯珀的面前大气都不敢喘。

    贾斯珀一拳狠狠地锤在城墙的青石条上,转过身对身后的一群手下怒斥道:“卡尔的那些手下警卫营里的骑士的战力水平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可能!”

    这次城外调查缉捕强盗团的行动中,作为卡尔.凯斯门特的对手,贾斯珀输得有点莫名其妙。

    最让他恼火的地方,是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输在哪儿了。

    他心里有一团熊熊燃烧的火,想要朝身后这些警卫营骑士发泄,但昨晚父亲在书房里那些告诫的话语,又让他强行压住心底的怒火,他就这样站在高塔箭楼的墙垛旁。

    直到他视野中那位陌生的骑士骑马离开,卡尔还在留在橡树下目送他远去,站了好一会儿才返回海兰萨城,贾斯珀这才新生警觉,按照卡尔那家伙那么懒散随意的性格,什么时候居然会这么郑重其事的给朋友送行过,而且对方身份并不显赫,仅仅是一位骑士……

    贾斯珀伸手将身边的亲随搂过来,指着就快要消失在林道里的苏尔达克问道:

    “看到了吗卡尔身边的那名骑士是谁”

    那名亲随只是看到了苏尔达克一个简单的侧影,随后便消失在林道里面,这种骑着古博来马的骑士在海兰萨城里至少有几百名,他又不可能每一位都认识,便苦着脸对贾斯珀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道。

    贾斯珀竖起眉毛,一脸疑惑的看着亲随,叫道:“怎么,海兰萨城里的骑士,还有你们不认识的”

    那名亲随见到贾斯珀声色俱厉,更是不敢随意回答,只能唯唯诺诺地站在贾斯珀的面前。

    看到贾斯珀在城头上大发雷霆,身后的一群骑士忽然向两侧分开,一位警卫营骑士穿过人群,快步走了过来,对贾斯珀说道:“晚上我去请约拿喝一杯,他和卡尔的关系最要好,或许能从他那里了解一点消息。”

    贾斯珀看到那位年轻骑士,脸上不悦之色才有所缓和,他走到年轻骑士面前,表情有些讪讪地说道:“应援团中队长的职位虽然并不算什么,但是我们务必要弄清楚输在哪儿了,要是连这点都搞不清楚,我们就会一直这么被动,整个海兰萨城的贵族们谁都知道,一定是有人帮了卡尔.凯斯门特,才会让他在最后一刻翻盘,我要查出来是谁……一定要查出来究竟是谁帮了卡尔。”

    那位年轻骑士也没有说话,只是目光透过墙垛看向城下。

    这时候卡尔也已经返回了城内,城外的大道上只有孤零零的一辆马车。

    年轻骑士收回目光,他转过身认真的看着贾斯珀,只觉得他这种暴躁的性格还真是一脉相承。

    年轻骑士看着贾斯珀,问道:“会不会是克里斯蒂夫人暗中帮忙毕竟执政官大人是她哥哥,她想要调动几名构装骑士去帮助卡尔剿灭那些强盗,应该不会太困难吧。”

    听到了克里斯蒂夫人的名字,贾斯珀阴翳的脸上更加难看。

    不过他随后笃定地摇了摇头,说道:“搜查城外的盗贼团这件事也算是是上面对我们两的考核之一,更何况执政官大人根本认同卡尔和克里斯蒂的关系,他更不可能偏袒卡尔。”

    ……

    同样的话在一座城堡里响起:“无管是谁,我只想知道是什么人帮了卡尔。”

    格伦菲尔男爵坐在城堡大厅的长桌尽头,这张长桌至少有三十米长,是用整棵冷杉树从中劈开截取了中段,做成的敦厚木桌。

    两侧各有五十把椅子,此时椅子上都坐满了容貌粗鄙的强盗,他们正在闷头吃着桌上的肉食,咀嚼食物和大口喝酒让大厅里显得有些吵杂,他们的武器就放在椅子旁边,身上的装束五花八门,他们根本没有听格伦菲尔男爵究竟在说什么。

    站在格伦菲尔男爵身边的暗红骑士平静地说道:

    “是,格伦菲尔男爵。”

    坐在格伦菲尔男爵身边的是几位强盗首领,他们的吃相倒是没有那么难看,不过这几个强盗首领的脸色却是不怎么样。

    听到一直沉默不语地格伦菲尔男爵终于开口说话,他们将目光纷纷投了过来。

    格伦菲尔男爵轻轻叹了一口气说:“卡尔这小子我多少还是了解的,当初我就觉得他性格懒散,才会推选他和贾斯珀同时进入警卫营外援团,但是现在他居然已经成为妨碍我们掌握海兰萨城郊区的最大障碍,真是让人有些头疼。”

    他有些苦恼地用手敲敲额头,目光逐渐转冷。

    “男爵阁下,要不然我把卡尔除掉”坐在格伦菲尔男爵左手边上的一位盗贼首领瓮声瓮气地大声说道。

    格伦菲尔猛地抬起头,凶厉的目光盯着那位盗贼首领,探过身体,伸手便抓住那位盗贼首领的衣领,对他阴恻恻地说道:“是不是泰勒愚蠢做法让你觉得随意杀掉一名贵族其实也没什么还是你觉得凯斯门特家族已经彻底落寞了对于家族成员无缘无故死去,也会无动于衷”

    “要不是霍伊尔男爵死了,警卫营那些骑士会倾巢出城剿杀你们要不是警卫营那些骑士到处乱跑,还用你们化整为零渗入帕格洛斯山区”格伦菲尔男爵挥拳砸在强盗首领的脸上,将他从座椅上砸飞出去。

    强盗首领重重的身躯,连同厚重的木椅倒在地上,嘴角流出一丝血迹,几颗牙从他嘴里吐了出来。

    那位强盗首领面孔狰狞,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扑向格伦菲尔男爵,却被格伦菲尔男爵身后的暗红骑士抢先一脚踏在胸口,又将他死死地踩在大厅冰冷的地面上,一直到他脸色胀得发红,那位暗红骑士也没有将脚拿开。

    其他那些强盗吓得立刻停下了进餐,都有些惊讶和慌乱地看着眼前一幕,不过这时候也没有人敢乱动。

    大厅里一下子变得沉寂下来,格伦菲尔男爵直接站起身,双拳重重的锤在木桌上,大声咆哮道:“看看现在这些烂摊子,我敢保证,只要你们现在从我的庄园里走出去,不超过半天的时间,你们的行踪报告就会递交到海兰萨城的警卫营里去,等在你们前面的就会是最精锐的海兰萨警卫营骑士们。”

    说着,他走到那位躺在地上的强盗首领前面,推开身边的暗红骑士,弯下腰伸手将那位强盗首领从地上拉起来。

    也不管那位强盗首领一脸惊惧的表情,只是对暗红骑士吩咐道:“先让他们在庄园的地下室里躲上一个月,你去盯着卡尔,看看究竟是谁再帮他,我会办法接近霍伊尔小姐,现在大概只有她知道那个女人藏在哪。”

    “遵命,男爵阁下!”暗红骑士一脸平静地对格伦菲尔男爵回答道。

    格伦菲尔男爵说完这些,背着手大步走出这间大厅。

    见到这些强盗们并没有任何的异动,暗红骑士面无表情地朝着两侧挥了挥手,大厅窗外立刻变得人影绰绰,一群光鲜铠甲的战士纷纷离开,而暗红骑士也是冷漠地盯着大厅里的强盗,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转身走出大厅。

    直到暗红骑士身影彻底从大厅里离开,强盗们才感觉身上那种压力莫名消失……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