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打脸方洛洛:早餐是你做的吗?…

关灯
护眼
    梳着漂亮的公主发型的小唐芯。

    虽然看不见小唐芯的脸,但是可以看见小唐芯黑黝黝的大眼睛,看得见小唐芯大眼睛里透露出的点点笑意,秦家小四哥的心,都跟着融化了。

    “妹妹。”

    秦家小四哥叫了小唐芯一声,又抬头望向了秦家小二哥。

    秦家小二哥笑着对秦家小四哥挑了挑眉。

    秦家小四哥冷了冷脸。

    “哥哥,我们一起下去吃早餐啊?”

    小唐芯假装看不见秦家小二哥和秦家小四哥之间的“眉来眼去”,她拉住了秦家小四哥的手,眉眼弯弯的笑道,“再不下去吃,早餐都要凉掉啦,凉掉就不好吃啦~”

    “好。”

    秦家小四哥拉住了小唐芯的手,不让秦家小二哥把小唐芯抱走。

    三个人,就这样下了楼。

    只是,到了楼下,哪里还有什么早餐。

    桌上空空如也,小唐芯准备的六样早点,一样都没有留下。

    小唐芯愣了一下,转身跑向了厨房,拉住了早上帮忙的厨娘,就询问道,“厨娘婶婶,我早上做的那些早餐呢?为什么全都不见了呀?是你们帮忙放起来了吗?”

    “嗯?”厨娘很是诧异的望向了跑进来询问她,早餐去了哪里的小唐芯,“小小姐,你做的那些早餐都拿出去,给老爷和老夫人吃了呢。”

    “老爷和老夫人都很喜欢,还特意让阿玉到楼上去,找你下来,一起吃早餐呢。你……没见着阿玉吗?不对啊,我刚回来,在路上,还遇到阿玉了,她还夸你呢。”

    小唐芯,“……”

    什么阿玉?她根本就不知道什么阿玉。

    她只知道,她做的早餐没有了,她现在还饿着肚子呢!

    她留了四份早餐在楼下,秦爷爷和秦奶奶的那两份,因为是做给两位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吃的,她还特意分开做的,份量很足,秦爷爷和秦奶奶不可能吃掉四份。

    那到底是谁,把她和秦家小三哥的那两份给吃了?

    还要不要脸了?

    秦家小二哥听着厨娘的话,觉得有些不对劲,阿玉是听了他爷爷、奶奶的命令,上楼找小唐芯的,可小唐芯一直和他在一起,并没有见到阿玉,那么阿玉见到的人,是谁?

    秦家小二哥走上前,询问道,“阿玉在哪儿?”

    “阿玉刚刚还在外面呢。”厨娘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在阿玉上楼之后,因为有厨房采购食材的事情要处理,就离开厨房,去了外头。

    她回来的时候,遇见了阿玉,还特地问了这件事呢。

    “小四,你先陪妹妹吃早餐,我出去看看。”真遇到事了,秦家小二哥就不和秦家小四哥争风吃醋了,争风吃醋这种事,是在没有外敌的时候,才干的事。

    这么冷的天,他妹妹一大早的起来给他们几个哥哥,给爷爷奶奶做的早餐,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就消失不见了,更何况这事还来的蹊跷。

    “妹妹,我们先吃吧,二哥会处理好的。”

    秦家小四哥不饿,但是他舍不得小唐芯挨饿,小唐芯六点就起来做早餐了,做了一个多小时,刚刚又在房间里待了半个多小时梳头发,现在肯定早就饿坏了。

    小唐芯又饿又气。

    厨娘也是一脸茫然,阿玉没把洛洛小姐叫下来,那叫下来的是谁?

    “妹妹,别生气了。哥哥的这一份给你吃,哥哥不饿。”秦家小四哥让厨娘把两份早餐都热一遍,又拉着小唐芯的手,走出了厨房,“不管是谁偷吃的,哥哥都不会放过她的!”

    秦家小二哥很快就走了回来。

    他的脸上又挂上了那种凉得入骨的笑容,“是方洛洛干的。”

    小唐芯听到这话,猛的站起了身。

    秦家小四哥也是冷着脸,跟着一起站了起来,他的小眼镜反射出了一道冷光,俊秀的眉宇蹙成了小山峰,皱起的眉头,足可以拧死一只蚊子。

    “二哥,怎么回事儿?”

    “还能怎么回事儿?”秦家小二哥笑容凉得不带一丝温度,“就像是冒充芯芯,顶替芯芯救了我和大哥一样,在爷爷和奶奶的面前,又顶了芯芯做饭的事。”

    秦家小二哥望向了厨房的方向,“厨娘不认识芯芯,误以为做饭的是方洛洛,还告诉了爷爷和奶奶,爷爷和奶奶让阿玉上楼去叫方洛洛下来吃饭。”

    “而方洛洛,得知这件事以后,不但没有澄清,还恬不知耻的说早餐是她做的,不但说早餐是她做的,还吃了芯芯的那一份早餐,又把小三的那一份,拿去给了大哥。”

    “你说,她到了大哥面前,会怎么说?”

    别说是小唐芯这个当事人了,就是秦家小四哥这种冷冷清清的性子,在听到小唐芯辛辛苦苦做的事情,就这么被方洛洛给冒名领走之后,他都气得气血上涌。

    “我去弄死她!”

    秦家小四哥冷着脸,握紧了拳头,眼睛里满是怒气。

    “小四,你冷静点儿。我比任何人都想弄死她,但现在不是时候,你觉得有现在什么话都听不进去的大哥在,你能弄得死她吗?”

    要是能直接把方洛洛弄死,还不用负法律责任,不会损害兄弟感情,秦家小二哥绝对第一个动手,而且绝对让方洛洛死到不能再死。

    可现在,不行。

    “哥哥,你刚说,她将错就错的和爷爷奶奶说,早餐是她做的,还吃了我的那一份,还把小三哥的那一份给了你大哥,对吧?”小唐芯这时候也开了口。

    “是的,芯芯,你放心,二哥不会让她……”

    “哥哥没事。吃了我的,就给我吐出来!”小唐芯是真不想在秦爷爷和秦奶奶家闹事,真不想给秦爷爷、秦奶奶留下不好的印象,可这方洛洛欺人太甚了!

    小唐芯直接冲上了楼。

    方洛洛不是在秦家大哥的房间里吗?

    不是还不要脸的,把她做给秦家小三哥的那一份早餐,当成是她自己做的,还脸都不要的送去给秦家大哥吃吗?

    那她就让她全部吐出来!

    小唐芯往楼上跑。

    秦家小二哥和秦家小四哥见状,也快步追了上去。

    总之,绝对不能让小唐芯被欺负!

    小唐芯上楼之后,就冲到了秦家大哥的房门口,“嘭嘭嘭”的开始敲门。

    此时,方洛洛还在秦家大哥的房间里,和秦家大哥培养感情,两人听到门口如此剧烈的敲门声,都被惊了一下。

    方洛洛想到昨晚小唐芯对她做的事,对她警告的话,她的身子都紧绷了一下,意识到门口砸门的很有可能是小唐芯,她五分真害怕,五分假害怕的躲到了秦家大哥的身后。

    “不怕。”秦家大哥拍了拍方洛洛的手,推着轮椅,来到房门前,打开了房门。

    “有事?”

    看到站在门口的是小唐芯,秦家大哥下意识的冷下了脸,语气不善的道。

    直到他看到站在门口的戴着兔子面具的小唐芯,此时正带着愤怒的眼神,瞪着他,像是讨厌死了他的样子,他整个人都愣了一下。

    莫名的,他不喜欢她此时看他的眼神。

    小唐芯没理会秦家大哥的冷声冷气,她推开了坐在轮椅上,挡在她面前的秦家大哥,直接冲到了方洛洛的面前,她二话不说,对着方洛洛的肚子,就狠狠的揍了一拳头。

    “我让你不要脸的吃我做的早餐,我让你偷吃我的早餐!你给我吐出来!你全都给我吐出来!”小唐芯揍的很狠,几乎是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

    “我没……我没有……”

    方洛洛猛的被揍了一拳头,整个人都懵了,直到她看到坐在一旁的轮椅上的秦家大哥,顿时意识到这是一个好机会,她立即委屈的叫了起来。

    “芯芯姐姐,你为什么要打我?我没有吃你做的早餐,你为什么要冤枉我?早餐是我做的啊!是我一大早下去,做给大哥哥吃的啊?”

    “你做的?”小唐芯直接将方洛洛撂倒在了地上,骑上去,就是“嗵嗵嗵”的几大拳头,每一拳头都犹如一记小铁拳,狠狠的砸在了方洛洛的胃部。

    “你做的?你做个毛啊?你还要脸吗?你警告过你——不要惹我!你不惹我,我只当你是个屁,但你惹我了!你不但惹我了,你还抢了我做的吃的!”

    小唐芯说着,又是一拳砸在了方洛洛的胃部。

    “我没有,芯芯姐姐,你为什么要冤枉我?大哥哥,救我,大哥哥,芯芯姐姐为什么要冤枉我?为什么还要打我?我好痛啊,我的肚子好痛啊,大哥哥,救我……”

    “秦唐芯,你做什么?!”

    秦家大哥被小唐芯的这一系列举动给惊到了,直到小唐芯将方洛洛按在地上狂揍,直到方洛洛哭的声嘶力竭的向他求救,他才回过神来,才坐着轮椅上前,想对小唐芯发作。

    “大哥,妹妹虐渣,你就别参合了。”

    就在秦家大哥要上前教训小唐芯的时候,秦家小二哥笑眯眯的伸手,拉住了秦家大哥坐着的轮椅,轮椅无法移动,秦家大哥便无法靠近小唐芯。

    “小穹,你做什么?!”

    秦家大哥没想到秦家小二哥居然会拉住他的轮椅,现在还无法站立的秦家大哥,没了轮椅,等于没了双腿,他又气又怒,冷厉的眸中满是怒火。

    “你没看到秦唐芯在做什么吗?你没看到洛洛在被欺负吗?!”

    “嗯?洛洛被欺负了吗?”

    秦家小二哥望向了被小唐芯狂揍的方洛洛。

    随后,笑眯眯的,睁眼说瞎话的道,“没有啊,两个小姑娘在闹着玩呢。”

    秦家大哥,“……”

    方洛洛见秦家小二哥拦住了秦家大哥,秦家大哥竟然真的就过不来了,她又急又气,再次哭着向秦家大哥求助,哭的那叫一个声嘶力竭,哭的那叫一个委屈不已。

    “大哥哥,救救我,救救我,芯芯姐姐要打死我,救命啊……”

    “我打死你了吗?你这么说,我不打死你,我都对不起你的污蔑啊!”

    小唐芯见方洛洛一个劲的向秦家大哥求救,要不是秦家小二哥拦着,秦家大哥还真的要过来,对她动手,她更觉得心里发冷。

    她抢了她的吃的,还要在这里装白莲花,怎么会有这么可恶的人?!

    小唐芯握紧了小拳头,不但揍方洛洛的胃部,还揍方洛洛的脸,既然她吃了她的东西,还这么的不要脸,这么污蔑她,那她就成全她!

    方洛洛哪里见过这个架势,她被小唐芯揍的眼眶泛红,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只觉得胃里一阵泛酸,随后整个人“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

    小唐芯在方洛洛吐出来之前,已经有了感觉,在她吐出来之前,就躲开了一段距离。

    看着方洛洛把吃下去的,全都给吐了上来。

    吐了一身,吐了一地,又脏又难闻,恶心的要死,她也不想再去打她了。

    但是不打,不代表就这么算了。

    小唐芯的视线又落在了茶几上,看到那里吃剩下的一块绿茶饼,她直接走上前,就把茶几上的那半块绿茶饼,连带着盘子,一起丢进了垃圾桶。

    她做的东西,就是喂狗,她也不会给不喜欢她的人,讨厌她的人吃!

    秦家大哥被秦家小二哥拉住了轮椅,眼看着小唐芯不但把方洛洛给打吐了,还把他刚留在那里,准备等会儿吃的绿茶饼也给扔了,他也是气得眼睛都红了。

    “秦唐芯!”

    “大哥,你别叫啊。”

    秦家小二哥眨了眨眼睛,“大哥,你这么凶,会吓着我家芯芯的。”

    “还有啊,刚刚你说我家芯芯欺负你的洛洛了?没有啊,明明是芯芯被欺负了呢。芯芯一大早起来给我们几个哥哥做早餐,结果啥都没吃到,功劳还被人冒领了呢。”

    “可怜我家芯芯啊,这么冷的天,还跑去厨房,忙进忙出的给我们三个哥哥做早餐,可是有的人呢?比如你家洛洛吧?趁着我家芯芯上楼,就把我家芯芯的早餐都给吃了呢。”

    “你说,吃就吃吧,她还和爷爷、奶奶说,是她做的呢。”

    “哦~”秦家小二哥甚是“害怕”的抱住了自己的胳膊,“这可真是太可怕了。”

    秦家大哥,“……”

    “小穹,洛洛不是那种人。”秦家大哥沉着脸道,“我知道你们都喜欢芯芯,可是,洛洛不可能说这种一戳即破的谎话,她不可能跑去和爷爷奶奶说这种话,你们不能……”

    “大哥,洛洛不是那种人,芯芯就是那种人了吗?昨天,芯芯都没回来,你的洛洛就故意把自己弄伤了,跑去你房间,和你告状了。今天,芯芯一大早回来,结果呢?”

    秦家小二哥危险的眯起了眼睛,“大哥,你喜欢洛洛,我喜欢芯芯,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但是,你家洛洛都跑来欺负我家芯芯了,都是当哥哥的,你说,这让我们怎么忍呢?”

    秦家大哥想到方洛洛昨晚说的谎,也沉默了下来。

    他昨晚在秦家小二哥离开之后,又去301房间敲了门,因为方洛洛不要命的救过他,他不想太过武断,不想因为他弟弟的几句话,就怀疑方洛洛。

    可后来,他去敲门。

    确实是没有任何人回应。

    秦家大哥这才相信昨晚是方洛洛在说话,想到昨晚方洛洛说了谎,他昨晚还在事后怀疑了秦家小二哥,他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也知道秦家小二哥现在大概率也没有说谎。

    他刚刚尝了那份早餐,那味道确实好吃到有些熟悉。

    他当时没有多想。

    但现在听了他弟弟的话,他也大概明白,那份早餐应该是小唐芯做的。

    可是,不就是一份早餐吗?

    谁做的,又有什么关系?

    小唐芯凭什么这么气势汹汹的跑过来打人?

    凭什么这么不把他这个大哥放在眼里?

    她不但当着他的面,打了洛洛!还把他还没吃完的绿茶饼都给丢进了垃圾桶?!

    洛洛也不过是没有安全感,想讨他欢心而已,用得着这么小肚鸡肠的计较吗?

    “小穹!洛洛救过你的命!”

    秦家小二哥见秦家大哥又是这句话,又是救了他的命,他就更觉得可笑了,反正他说,不是方洛洛救的他,是小唐芯救了他,大哥也不会信。

    “对,大哥,你说的都对。”

    秦家小二哥被气笑了,“所以,我才没有对你的洛洛做什么事啊?”

    “大哥,你看,妹妹打架,我就是在旁边围观而已。我和小四都不会动手的,我们只是在旁边看看。大哥,你是我们的大哥,你更没有动手的道理吧?”

    “大哥。”秦家小二哥轻笑了一声道,“你的洛洛不是第一次对你说谎了吧?你不是最讨厌别人对你说谎,别人骗你吗?怎么她对你说谎,你就不生气呢?”

    “大哥,你想想吧,说谎可是会成性的。”

    秦家小二哥见小唐芯已经把方洛洛揍吐了,把方洛洛拿进来给秦家大哥吃的东西,也都丢光了,他才把秦家大哥推到了方洛洛的面前。

    “呐,大哥,你的洛洛,还给你。”

    秦家小二哥甚是嫌弃的扫了眼还趴在地上,装可怜的,吐得又脏又难闻的方洛洛,转身抱走了他可可爱爱的芯芯,还很体贴的帮着秦家大哥和方洛洛掩上了房门。

    “大哥哥,我没有,我没有……”

    方洛洛被小唐芯揍得五脏六腑都像是要移位了,她顾不得身上的呕吐物,顾不得此时身上多脏多恶心,哭的梨花带雨的就爬到了秦家大哥的轮椅前,“大哥哥,早餐真的是我做的,我不知道二哥哥为什么要这么说,我不知道芯芯姐姐为什么要打我……”

    “大哥哥,是不是因为我在这里,惹芯芯姐姐不高兴了,二哥哥才想赶我走啊,芯芯姐姐才想要冤枉我啊?大哥哥,我真的没有,早餐真的是我做的。”

    秦家大哥望着趴在他脚边,哭的梨花大雨的方洛洛。

    昨天的谎话。

    今天的谎话。

    让秦家大哥有些看不清了。

    他要是之前没有吃过小唐芯做的东西,他可能还会相信方洛洛说的话,相信早餐是方洛洛做的,是小唐芯不喜欢方洛洛,才想着污蔑方洛洛。

    可他以前尝过,他知道那个味道,知道那个让他难忘的味道。

    秦家大哥望着如此可怜的方洛洛,闭上了眼睛,最终没再追究早餐是谁做的这件事。

    “别哭了,起来去卫生间洗洗吧?”

    虽然知道方洛洛今天说了谎,秦家大哥的心里也不舒服,可方洛洛毕竟是冒着生命危险,救过他和他弟弟的人,他弟弟不认,他也得认。

    “大哥哥,我真的没有,我真的……”

    “我知道,去洗洗吧。”

    方洛洛见秦家大哥的情绪不太对劲,她也不敢再继续哭下去,她怕她再哭下去,会惹秦家大哥不耐烦,她只好乖巧听话的捂着肚子,从地上爬了起来,去了卫生间。

    她进了卫生间,关上卫生间的房门,看到镜子里浑身都是污秽的自己,她更是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出去,把小唐芯给碎尸万段!

    她的哥哥快来了!

    等她的哥哥来了,就是小唐芯的死期了!

    ……

    小唐芯打完方洛洛,又把方洛洛拿进去给秦家大哥吃的都丢进了垃圾桶,心里才舒服了些,她刚从秦家大哥的房间里走出来,就看到了从她房间出来的秦家小三哥。

    秦家小三哥睡到刚刚才醒。

    他醒来就发现哥哥、弟弟、妹妹,全都不见了,而他正挤着一个大衣柜睡觉,他正懵着呢,就听到门口好像有声音,他裹着被子,就走了出来。

    结果,就看到他的哥哥、弟弟、妹妹,刚从秦家大哥的房间里出来。

    花生了什么事?

    为啥么小二哥、小四、还有妹妹,都是从大哥房间里出来的?

    难道,昨晚小二哥、小四、还有妹妹,是和大哥一起睡的吗?

    啊啊啊啊啊啊!

    秦家小三哥裹着被子,跑了过去。

    因为被子太长,还好几次差点儿摔倒。

    他气呼呼的跑到了秦家小二哥面前,张牙舞爪的大喊道,“二锅,你们太锅粉了!太锅粉了!太锅粉了!你们肿么可以要大锅,都不要鹅!啊啊啊啊啊!”

    “小三,再告诉你一件很悲剧的事情。”

    “昂?”

    “芯芯早上给你做了早餐,但是被大哥给吃掉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秦家小三哥大叫着,冲进了秦家大哥的房间,因为刚刚秦家小二哥出来的时候,没把门关上,秦家小三哥很顺利的冲了进去。

    只是,他裹在身上的被子太长。

    刚冲到秦家大哥面前,还没来得及找秦家大哥算账,还没来得及表达自己的愤怒,就“噗通”一声,给秦家大哥行了个五体投地的大礼。

    秦家大哥,“……”

    “哇哇哇哇哇……”秦家小三哥趴地上就哭了。

    最终,还是小唐芯进去,把秦家小三哥给哄出来了,还和秦家小三哥说,厨房里还有鸡蛋羹,要是他还有其他想吃的东西,还可以给他做,他这才有了笑容。

    秦家大哥看着小唐芯进来,哄秦家小三哥,又带着秦家小三哥出去,从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一眼,没有给他一个眼神,他莫名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以前不是这样的……

    她以前……

    但是,转念一想,小唐芯当初就是用这种假好心欺骗了他,又在他最痛不欲生的时候,对他毫无感情的离开的他,他的心又冷硬了起来。

    小唐芯把秦家小三哥哄出秦家大哥的房间之后,见秦家小三哥还裹着个被子,她又让秦家小三哥赶紧回房间,把冬天里穿的睡衣大棉袄给穿上,免得冻感冒了。

    秦家小三哥见小唐芯一直围着他转,还说给他做好吃的,又关心他会不会感冒,他笑得像个二傻子似的,“嘿嘿嘿嘿”了半天,就差没高兴的原地转圈了。

    秦家小二哥和秦家小四哥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都没跟秦家小三哥抢小唐芯,倒是让秦家小三哥捡了个漏,和小唐芯有单独相处的机会了。

    ……

    在小唐芯去安抚秦家小三哥的时候,秦家小二哥和秦家小四哥开了个会。

    会议内容,主要围绕,今天方洛洛冒名顶替的领了小唐芯做早餐这份功劳的事。

    “二哥,看大哥的样子,应该是已经开始怀疑方洛洛了。”在小唐芯狂揍方洛洛,秦家小二哥拦住秦家大哥的时候,秦家小四哥一直站在门口观察,“但是,还不够。”

    “不够,就再加把火。”秦家小二哥嘴角微扬的道,“方洛洛死性不改。她可不止是骗大哥说,今天的早餐是她的。她可是把爷爷和奶奶都给一起骗进去了。”

    “要是大哥发现,方洛洛不止是骗他,还骗爷爷奶奶,你觉得以大哥的个性,会如何?”秦家小二哥和秦家小四哥都比较冷情,进不去他们心里的人,他们全都当空气。

    可秦家大哥这人从小就重感情,还很有责任感,别说秦爷爷和秦奶奶了,就是秦家养的一条狗,秦家大哥也都纳入了保护的范围之内,把它当成了自己的责任。

    方洛洛骗他。

    他咬定方洛洛对他有救命之恩,还可以原谅方洛洛。

    要是他发现方洛洛,还在欺骗爷爷、奶奶呢?

    他刚刚不是不信方洛洛骗了爷爷、奶奶,还说方洛洛不是那种人吗?

    那要是,方洛洛就是呢!

    “二哥,你是说……”秦家小四哥几乎在秦家小二哥说出这话的瞬间,就明白了秦家小二哥的意思,大哥毫无疑问是个好大哥,但是倔起来也是真倔。

    秦家小二哥摸了摸秦家小四哥的脑袋,“到时候,你负责带大哥出来看戏。”

    “好。”

    ……

    “妹妹,你尊的给鹅做了鸡蛋羹,还要给鹅做好吃的啊?”

    秦家小三哥穿上大棉袄,又刷了牙、洗了脸之后,嘴角一个劲的往上翘,“虽然鹅也不是很想吃啦,但既然你非要做给鹅吃,那鹅就给你一个面子,帮你吃一点吧?”

    “呀,哥哥,你这么勉强呀?”小唐芯一直惯着秦家小三哥的傲娇,见他此时眼睛发亮,脚步加快,嘴角上翘的往下走,但嘴上还是不肯承认,她也忍不住乐了。

    她笑眯眯的逗秦家小三哥道,“既然哥哥你这么不喜欢我做的鸡蛋羹,那还是不麻烦哥哥你帮我吃啦,我还是把鸡蛋羹给小二哥和小四哥吃吧?”

    秦家小三哥,“……”

    这不对,这不是他的剧本。

    秦家小三哥没想到小唐芯居然不按套路出牌,居然真的就不给他吃了,他都有些慌了,他伸手就抓住了小唐芯的胳膊,气呼呼的就想说话。

    “哥哥,怎么啦?”小唐芯歪了歪小脑袋,笑眯眯的望着秦家小三哥。

    “不……不吃就不吃,鹅才不稀罕呢!”

    秦家小三哥被小唐芯看的有些窘迫,可是,要他说他很想吃,说他刚刚是在口是心非,他又说不出来,最终只能咬着牙,嘴硬的把苦往肚子里咽。

    “原来哥哥不稀罕啊。”小唐芯好可惜的道,“这些原本还是我特意给哥哥你做的呢,小二哥和小四哥都没有呢,既然哥哥不稀罕的话,那我只好……”

    秦家小三哥闻言,眼睛雪亮。

    妹妹特地给他做的,小二哥和小四都木有。

    “我才不稀罕。”这几个字,秦家小三哥再也说不出口,他涨红了脸,过了好一会儿才道,“不要给小二锅和小四,那是你做给鹅吃的,都是鹅的!”

    “那哥哥,你喜欢吗?”

    秦家小三哥的脸涨得更红了,半天憋不出来一句,他心里喜欢的要命,也高兴的要命,可被小唐芯这么笑眯眯的看着问,就是觉得说出来,还丢他秦家小三爷的脸。

    “鹅……鹅去吃了!”最终,秦家小三哥还是没好意思对着小唐芯说出来,他转身就跑去了厨房,用他的实际行动,像小唐芯表明了,他到底有多喜欢。

    秦家小三哥把小唐芯做给他的鸡蛋羹,全给吃了。

    喜欢的就差没有把碗底也给舔一遍了。

    小唐芯看着秦家小三哥吃的把脸都埋进了碗里,她的小脸上满是笑容,还好,她还特意给小三哥准备了鸡蛋羹,不然小三哥起来,肯定没得吃了。

    看着秦家小三哥吃完,小唐芯又去厨房,给她自己做了一碗面条。

    吃的饱饱的,心情也好了。

    刚吃饱,小唐芯就接到了青龙打过来的电话。

    青龙在电话里说,他那边还有些事没有处理好,要下午或者晚上才能过来,问小唐芯在秦家住的怎么样,秦家的哥哥们对小唐芯好不好,昨晚有没有睡好,今早有没有吃饭。

    总之,事无巨细的问了一遍。

    小唐芯听到青龙像个管事嬷嬷一样,一口气问了这么多,她忍不住笑着道,“青龙,我在这里没事啦,哥哥们对我都很好。你先去做你的事情吧?做好了,再过来。”

    “还有白虎,你跟他说,不用急着过来的,我在这里一切安好,等他处理好封家大小姐的事以后,再过来,也是可以的。”

    她已经是一个懂事的糖糖了,青龙和白虎都在一起了,他们需要有单独相处的时间,他们也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她不能一天到晚缠着他们,让他们只照顾她一个人的。

    “……好。”

    青龙是想着小唐芯以后住哪儿,他就在隔壁买一栋房子,这样住的近,也方便他照顾小唐芯,就算他有事需要出门处理,他也可以让他手底下的人住过去,照看小唐芯。

    青龙结束和小唐芯的通话之后,又给白虎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只是,电话打通了,两人也没有和对方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青龙才和白虎说,“糖糖让我转告你,不用急着过去找她。糖糖让你先处理好你的家事,安顿好封家大小姐,再过去找她。”

    “我的家事轮不到你操心,我什么时候去找糖糖也轮不到你来管。”白虎最讨厌青龙把小唐芯当所有物的样子,从小到大都讨厌,什么叫糖糖让他转告。

    “糖糖没在的时候,你用不着假惺惺的和我演戏。”白虎声音极冷的道,“我只是为了糖糖才和你维持表面的友好,你少拿出一副糖糖大哥的模样,管着我。你别忘了,你的嫌疑还没有洗清,你别让我找到证据。要是让我知道,爆炸和你有关,我饶不了你!”

    白虎说完,挂断了电话。

    青龙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沉了沉眸子,握着手机的手,也紧了紧。

    ……

    小唐芯不知道青龙和白虎又吵架了,她也不知道两人关系现在这么僵,不知道两人正在相互怀疑,她还以为两人是在谈恋爱,怕她尴尬,才别别扭扭的。

    她要是知道和她生死与共,还是她最信赖的两个人,居然在怀疑对方,她肯定早就跑过去,把他们两个抓到一起,再把两个人绑在一起,好好的说一顿了。

    小唐芯和青龙打完电话,她回房间,整理了一下东西。

    哥哥们给她买的东西太多了,她昨晚回来的晚,好多东西都还堆在地上,她身为一个女孩子,就算再懒,也不能看着房间那么乱。

    更何况她的哥哥们,除了小三哥,都那么爱整洁,爱干净。

    也不知道小三哥说的难难什么时候会过来找她玩,会不会喜欢她的这些漂亮娃娃。

    小唐芯蹲在地上,来来回回的整理娃娃和衣服的时候,秦家小二哥突然来了她的房间,还走上前,把正抱着娃娃,准备把娃娃放到柜子里的她,给抱了起来。

    “哥哥?”

    “芯芯,带你去看出好戏。”

    “嗯?”

    小唐芯正奇怪秦家小二哥找她做什么呢,就被秦家小二哥抱下了楼,还抱着她,躲到了一棵可以完全藏住她和小二哥身子的大树后。

    “芯芯,等着,很快,好戏就要上演了。”

    小唐芯有些茫然,看什么好戏,难道这么冷的天,秦家小二哥要在这里排戏吗?

    小唐芯想到这段时间,秦家小二哥一直在帝都,都没有去拍《凤归》后续的剧集,估计再放一个星期,秦家小二哥的戏就没得放了,可能小二哥是需要工作了。

    她还眨了眨眼睛,“哥哥,需要帮忙吗?我可以帮你念台词,我认识很多字的。”

    秦家小二哥,“?”

    小唐芯见秦家小二哥好像没听懂,她还特意解释了一遍,“哥哥,就是你拍的那个网络剧啊,我有看哦,你在里面超级好看的,比男主角和女主角都好看。”

    “芯芯,你看了?”秦家小二哥有些讶意。

    “对啊,哥哥演的我都看了,还有小三哥演的,我也看了。你们都演的超级好的。”

    秦家小二哥没想到小唐芯竟然看了他拍摄的那部网络剧,还说他好看,这让他顿时觉得前段时间的辛苦都没白费了,看来那个罗里吧嗦的导演还是没骗他的。

    “那你喜欢二哥,还是喜欢你小三哥?”

    小唐芯,“……”为什么又要她做选择题?

    就在小唐芯有些苦大仇深,烦恼哥哥又要她做选择的时候,她瞧见了出现在院子里,正手挽着手散步的秦爷爷和秦奶奶,还瞧见了迎面朝秦爷爷和秦奶奶走过去的方洛洛。

    嗯?

    小唐芯瞧见在院子里相遇的三个人,不由得望向了秦家小二哥。

    秦家小二哥对着小唐芯眨了眨眼睛,示意小唐芯不要说话,继续看下去。

    这时,小唐芯就看到方洛洛顶着一张,被她打了之后,还有些红肿的小脸,委委屈屈的朝着秦爷爷和秦奶奶的方向走了过去。

    她明明就是想见秦爷爷和秦奶奶,偏偏还要装出一副,是无意中撞见秦爷爷和秦奶奶在院子里,还不想被秦爷爷和秦奶奶看见,想跑开的样子。

    “这不是洛洛吗?你的脸,这是怎么了?”

    秦爷爷正准备在院子里练字,还是秦奶奶先看到的方洛洛。

    “奶奶,我……我没事……”方洛洛连忙捂住了自己的脸,“芯芯姐姐没有欺负我,不是芯芯姐姐打的我,不关芯芯姐姐的事,真的不关芯芯姐姐的事……”

    “芯芯姐姐?”秦奶奶尚不知道小唐芯的事。

    秦爷爷倒是听秦爸比提起过,还听秦小叔提到过,知道秦爸比不久前收养了一个小女孩,叫小唐芯,只是这次过来,不知为何没有带过来见他。

    “爷爷,奶奶,你们不要问了,真的不关芯芯姐姐的事。是我不好,我不该做早餐给你们吃的,不该待在这个家里的,不该救大哥哥和二哥哥,不该让大哥哥喜欢我的……”

    方洛洛说到这儿,秦家小二哥还真是听不下去了,他眼中带着一丝讥讽的笑,施施然的走了出去,冷嘲热讽道,“哟,你这说的还真是好委屈,好可怜呐。”

    “只是……”秦家小二哥望向了方洛洛,眼神犀利,声音冷然的质问道,“方洛洛,今天的早餐,是你做的吗?!”

    【作者题外话】:元旦快乐~

    谢谢宝贝们的票票,来一章一万字的爆更。

    本来这个月不想参加银票大赛,不想加更了,但是,昨天答应了这一章要打脸的,所以,还是爆更了。

    然后,看看明天涨不涨数据,不涨的话,亿亿就不那么累的万更了,就不参加这个月的银票大赛啦。

    么么么,爱你们~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