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惹我们秦家的人,找死!

关灯
护眼
    “哟,这车里坐着的可是秦三爷?”

    “啥时候秦家破产了吗?都开这么破的车了。”

    “开这么破的车也就算了,还这么一大家子都挤在这么一辆小破车上。挤小破车上也就算了,竟然还要秦三爷亲自开车,这是穷的连司机都请不起了吗?”

    当时,秦爸比正开着车,带着家里的四个孩子,在等红绿灯,一辆价值八位数起步的限量版跑车停在了秦爸比开的车的左侧,车上一个戴着墨镜的人,开口说了话。

    秦爸比听到这极其轻佻、怠慢的话,微微皱眉。

    秦家小二哥和秦家小四哥的视线也透过车窗,朝着跑车内的人,望了过去。

    秦家小二哥瞧清楚开跑车的那人的脸。

    认出对方是霍家排名第三,老被他大哥用脚趾头碾压的霍家三少爷。

    他转身就望向了秦家小三哥,摸着秦家小三哥的狗头,无比温柔的笑道,“小三啊,你以后长大了,可别学霍家的那些纨绔。大晚上的戴墨镜开车,也不怕看不见,撞车。”

    “秦西穹,你说什么?!”

    “怎么样?你想打架吗?”秦家小三哥听到车窗外的咆哮,立即呲牙裂嘴的举起了拳头,“我前几天才把你弟弟霍傻B打了一顿,你也想挨打吗?”

    “小三哥,不要和那些弱智说话,会拉低我们家智商的。他们连萧家那种万年老二都干不过,辛辛苦苦几十年,只能当个老三,我们做老大的,不要和老三计较。”

    “对。”秦家小三哥冷哼了一声,“鹅们不和你这种万年老三计较!”

    秦家小二哥,“……”

    在家同样排行老三的秦爸比,“……”

    “不对!”

    就在小唐芯以为秦家小三哥终于反应过来,他也是排行老三,秦家小四哥把秦家小三哥和秦爸比的智商也一起羞辱了一翻的时候,秦家小三哥依旧没有反应过来。

    他反应过来的是另一件事,另一件更让他生气的事,“霍傻B上次在爷爷生日的时候,打的是鹅妹妹!鹅得去再打他一顿,鹅要去打洗他!”

    小唐芯,“……”

    秦家小三哥叫嚷着要去打死霍家小少爷,还冲着霍家三少爷不停的挥舞拳头,“你带霍傻B过来啊!你让他过来啊!他上次打了鹅妹妹,他不过来,鹅也要去打洗他!”

    霍家的家庭成员也没有秦家多,霍老爷子生了两个儿子,两个儿子比不过秦大伯、秦二伯、秦爸比、秦四叔,也就比现在在高中当老师的秦小叔好那么一点点。

    小一辈,四个孙子还比不过秦家大堂哥、二堂哥、三堂哥……

    霍家不但子孙不多,四个孙子里面还有两个是不成器的。

    唯一能炫耀的也就是霍家有个孙女,而秦家一个女孩都没有。

    霍家三少爷和秦家大哥是同年同月出生,两人生日还只差一天。

    秦家大哥被秦家认回来之前,霍家三少爷日子过的还不错,因为在帝都豪门世家的同龄人里,就他学习成绩最好,霍家总算是压了秦家一头。

    可是,秦家大哥回来之后,他就被秒成了渣渣。

    秦家大哥读书的时候,连续跳级也就算了,还能边读书边做生意,年纪轻轻就谈了几笔大生意,这让原本是天之骄子的霍家三少爷在霍家,没少挨批评。

    即便后来,秦家大哥跟着秦爸比举家迁往临城,霍家三少爷在帝都也没少听说秦家大哥的英雄事迹,所以,霍家三少爷最讨厌的人就是秦家大哥。

    他讨厌秦家大哥,连带着也讨厌秦家大哥的几个弟弟。

    尤其是秦家小三哥还和他弟弟同龄,他弟弟在小辈里,原本也是能横着走的,可偏偏每次打架,他弟弟都会被秦家小三哥打的鼻青脸肿的!

    这秦家三房生的几个儿子,简直就是他家的克星!

    直到这次,看到一直压他一头,害得他被打击到从学霸变学渣的秦家大哥,变成了残废,霍家三少爷还特地开了个party,呼朋唤友的嗨了三天,就差没笑死在街上。

    现在,他半夜出来兜风,遇见秦爸比一家,他自然要冷嘲热讽一番,出出这口恶气。

    看到秦家大哥都废了,秦家小三哥还叫嚷着要打他弟弟,霍家三少爷也是怒了。

    他墨镜一摘,冲着秦家小三哥就叫道,“来就来,我弟弟还能怕你?你大哥现在就是个残废,你家除了你大哥,全都是不值一提的废物,你还拽什么拽?”

    “鹅大锅是残废,也打洗你!”

    秦家小三哥叫嚷着,顺着车窗,就要从车里爬过去,和霍家三少爷打架。

    可他刚把脑袋伸出去,就被秦家小二哥给拉了回来。

    秦家小二哥望着坐在跑车上的霍家三少爷,眼神越冷,脸上的笑就越是魅惑人心,“霍三少,你说,我家除了我大哥,全都是不值一提的废物?”

    “难道不是?”霍家三少爷没和秦家小二哥打过交道,在他眼里,秦家小二哥就是一个长得漂亮点的男孩子,和秦家大哥的战斗力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看到秦家小二哥那张比女人还漂亮的脸,他很是讥讽的道,“秦西穹,我听说,你大哥残废以后,你家穷的,都开始让你和你弟弟去拍网剧,去当戏子捞金了。”

    “拍部网剧,能捞多少钱?”

    霍家三少爷丝毫不知道自己在死亡边缘来回试探,还很瞧不起秦家小二哥的道,“不如你跪下,叫我三声爷爷,再回去扇你的残废大哥三巴掌,我就给你五百万,如何?”

    “小穹,抱紧芯芯。小枫、小宸,你们抓紧扶手,坐好了。”

    霍家三少爷的话刚说完,秦爸比就冷着眸子,开了口。

    秦家小二哥闻言,立即抱紧了小唐芯,让两个弟弟抓好。

    秦家小三哥和秦家小四哥也很有默契的抓紧了座椅。

    小唐芯,“……”

    随后,小唐芯就看到,秦爸比掉转车头,朝着霍家三少爷的车,就“嘭”的一声,撞了上去,硬是将霍家三少爷八位数起步的跑车,撞飞了出去。

    “哇哦~”秦家小三哥也因为撞击,整个人往上飘了一下,但飘一下,他根本不在意,还激动不已的给秦爸比鼓劲,“撞撞撞!太上皇V5,太上皇87,太上皇继续撞!”

    秦爸比倒车,后撤了几十米。

    “抓紧了。”

    秦家小二哥等人立即抓紧。

    秦爸比“嘭”的一声,又撞了上去。

    撞完之后,秦爸比坐在完好无损的车上,对着坐在跑车里,车头都快被撞变形,被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的霍家三少爷道,“霍三侄儿,忘了告诉你了,你秦三叔——我这小破车是花了九位数改造出来的,金刚不坏之车。”

    霍家三少爷,“……”

    “你要不服气,让你爹地来找我。或者,让你爷爷去找我爹地。当着我的面,欺负我的儿子们,算什么本事?有本事,让你爹来找我。”

    秦爸比面露不屑的道,“老子当纨绔的时候,你连个受精卵都不是。”

    秦爸比说完,异常嚣张,异常拽的,都不打算善后的,就开着车,带着车上的儿子、女儿,回了家,他的宝贝闺女晚饭都没吃,可没功夫在这里和霍家的人浪费时间。

    跟在秦爸比车后面的秦家七堂哥和秦家八堂哥,“……”

    秦家八堂哥看到秦爸比开着迈巴赫撞劳斯莱斯,声音都有些颤抖的问道,“秦兽兽,三叔刚刚是在做什么?原来在小破市当个首富,可以这……这……这么任性的吗?”

    因为秦爷爷老说秦爸比在小破市当首富,以至于家里的小辈都知道了。

    “这个,得等你当了首富以后,才知道。”秦家七堂哥一本正经的扫了秦家八堂哥一眼道,“秦三水,你要是再叫我秦兽兽,我也把你撞成霍老三那样。”

    秦家小堂哥见到秦爸比开车去撞霍家三少爷,他的血液也沸腾了起来,他冲着秦家七堂哥就叫道,“哥,狩哥,快!他还活着,我们快去补刀!偷他水晶!盗他塔!”

    秦家七堂哥闻言,还真的让司机靠边停了车,还下车就把受了伤,被卡在车里,一动不能动,爬都爬不出来的霍家三少爷,剥了个干净,大冷天的就给他留了一条裤衩。

    秦家七堂哥也不要霍家三少爷的那些东西。

    他放了把火,当着无法从驾驶座里挣脱出来的霍家三少爷的面,就把霍家三少爷的衣服、裤子,全都烧了个干净,还把他随身带着的手机和耳钉都丢到了河里。

    霍家三少爷,“……”

    MD,秦家的,都是一群禽兽加变态吧?!

    因为这条路比较偏僻,现在这个点,路上都没有其他的车,还没有监控录像,因此霍家三少爷被撞了一顿,还被剥了个干净,他都没办法证明是秦家的人干的。

    秦家七堂哥做完这些之后,瞧了一眼。

    他又拿出手机,对着霍家三少爷,就“啪啪”的拍了十几张照片,因为霍家三少爷的手无法从车里移动出来,头也转不过去,以至于只能被秦家七堂哥上下其手的拍。

    “秦七,你给我住手!你别拍了!你别拍了!你信不信我杀了你!”霍家三少爷又气又急,但他被挤压在车内,爬都爬不出来,更别说是反击了,他只能气急败坏的叫嚷。

    “霍三,你放心。”秦家七堂哥说,“这些照片,我只在我们秦家的兄弟群里,内部分享。只要你不去报警,不去说今晚的事,和我们有关,我保证不会传出去的。”

    “不过,你应该也不敢报警,毕竟你未满十八,你现在是无证驾驶。”

    “卧槽尼玛!”霍家三少爷气到爆粗口。

    在秦家兄弟群里内部分享,就秦家的那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混蛋们的个性,还不得把他今晚的事,宣传的整个帝都富二代圈子里都知道?!

    “哥,他骂下落不明的四婶。”秦家小堂哥拉着秦家八堂哥道,“狩哥听了,心里肯定要难受了。要不,我们还是把他丢河里去吧?我知道前面有条河。”

    “小焱,我觉得这个可以有。”

    秦家八堂哥还真的把霍家三少爷从车里扒拉了出来,又把冻得瑟瑟发抖,但上半身只是受了轻伤,下半身的双腿暂时无法移动的霍家三少爷,扛上了车。

    在路过一条河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就把人给丢了下去。

    霍家三少爷,“……”

    姓秦的,你们这些王八羔子,我和你们不共戴天!

    ……

    秦爸比并不知道秦家七堂哥和秦家八堂哥在他们的身后善后,他以最快的速度开着车,回了秦爷爷家,回到家之后,才发现秦家七堂哥他们没跟上来。

    但没跟上来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该吃晚饭了。

    秦爷爷、秦奶奶、秦妈咪、景休都已经吃过了,只有从青龙那里回来,在秦家等了一个多小时的白虎,还在等着小唐芯,还没有吃晚饭。

    看到小唐芯回来了,白虎立即快步走了过去。

    “糖糖,你去哪里了?”白虎一个多小时之前,就回到了秦家老宅,只是他没有看到小唐芯,后来问了景休,景休说是和秦爸比还有秦家的几个哥哥出去了。

    他等了半个多小时之后,给小唐芯打了电话,电话处于关机状态。

    他当时就想出去找小唐芯了。

    是景休和他说,他像个老妈子,说他粘得太紧,会被小唐芯讨厌的,他才在把景休暴打了一顿之后,又耐着性子等了半个小时。

    就在他不想再等下去,想去找小唐芯的时候,小唐芯可算是回来了。

    “我去打脸、虐渣去啦。”小唐芯伸出小手,抱住了白虎,任由白虎将她抱了起来,“白虎,你不要担心啦,我又不是小孩子,我不会有危险的。你吃饭了吗?我好饿啊!”

    白虎看了眼身后站着的秦爸比、秦家小二哥等人,“我没吃饭,我在等你回来。”

    白虎压低了声音,对小唐芯说道,“糖糖,即便是秦家,也不是绝对安全的,你下次要出去,去很久的话,你告诉我一声,就算不说,手机得开机,得和我保持联系。”

    “我没有关机。”小唐芯咬了咬嘴唇,瞧了秦家小二哥一眼,“我的手机被小二哥给砸啦!好几千块钱呢,还是最新款的,心疼死我啦!”

    秦家小二哥,“……”

    “妹妹,你喜欢什么手机?哥哥给你买。”秦家小四哥见缝插针的争宠道。

    秦家小二哥,“……”

    “芯芯……”秦家小二哥走上前。

    小唐芯捂住了耳朵,“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你现在不要和我说话,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我还在心疼我的手机。”

    小唐芯很有钱,但同样的也很抠门。

    因为在组织里的前些年,日子过得很差,年纪小,接不到任务,是赚不到钱的,就算赚到了钱,也要被上面的人,层层剥削,到手的也没多少钱,所以,养成了节俭的习惯。

    她是一部手机可以用三年,不用到内存不足,不用到卡到不行,绝对不换新手机的人,她前几天好不容易换了个手机,不到一个星期,还被秦家小二哥给砸了。

    想想就肉疼。

    秦爸比听见小唐芯的手机被秦家小二哥给砸了,他直接拿出手机,给特助打了一个电话,让特助送十款最新功能最完善的手机过来,让小唐芯挑选。

    秦家小二哥&秦家小四哥,“……”

    秦家小三哥跑过去,抱住了秦爸比的大腿,“太上皇,你也送鹅一个手机呗。”

    “你要手机做什么?”

    “送妹妹!”秦家小三哥脸皮比犀牛皮还厚的道,丝毫不以抱大腿为耻,谁让他现在不会赚钱,赚到的那点钱,也还是没有小二哥和小四多,他就只能到处抱大腿啦。

    秦爸比&秦家小二哥&秦家小四哥,“……”

    “你还要脸吗?”秦爸比问。

    秦家小三哥对着秦爸比就翻了个白眼。

    秦爸比,“……”

    秦家小三哥往小唐芯那边瞧了眼,他顺着秦爸比的大腿,就往上爬。

    爬得,秦爸比不得不把秦家小三哥抱起来,免得秦家小三哥把他的裤子都给拉下去。

    抱起来之后,秦爸比就听到他这个平日里傲娇得不得了的小三崽,居然凑到他的耳边,低声对他说,“太上皇,你肿么会问这么笨蛋的问题?脸有神马用啊?鹅长得又不好看,鹅有妹妹就够了,鹅要什么脸啊?”

    “鹅跟你说,鹅之前,可要脸了。结果,妹妹不要我鹅啦,妹妹跑掉啦。”

    秦家小三哥很喜欢长了酒窝的小朋友。

    但是,全家就他没有遗传到,就他没有酒窝,他可嫌弃自己的长相了。他一点儿都不得他的这张脸有什么用,大哥要脸了吧?结果,大哥现在连妹妹都没有了。

    “小兔崽子。”秦爸比听到秦家小三哥的话,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嘿嘿。”秦家小三哥也跟着笑了起来,“老兔崽子。”

    秦爸比,“……”果然,他还是想把这个糟心的儿子丢掉。

    ……

    秦家小三哥靠着抱秦爸比的大腿,成了第二个拿到手机的人,秦家小二哥和秦家小四哥也不甘落于人后的在网上下了单,就等着手机到了以后,全都送给小唐芯。

    小唐芯不知道她即将有很多个手机,因为这时候的她,已经被白虎抱进了秦家主宅的餐厅里,还在白虎的“伺候”下,大口大口的吃饭了。

    吃饱喝足以后,她还要问景休哥哥,具体应该怎么利用方洛洛给小五治病呢。

    她现在只希望小五能快些好起来。

    秦爸比和秦家小二哥,秦家小三哥,秦家小四哥也在外面争完之后,走了进来,看到白虎已经坐在小唐芯的旁边,陪小唐芯吃饭了,他们也都坐了过来。

    他们吃到一半的时候,秦家七堂哥、秦家八堂哥和秦家小堂哥,也带着方洛洛到了秦爷爷家,在把昏迷不醒的方洛洛丢给景休之后,也跟着一起吃了一顿晚饭。

    ……

    吃饱之后,小唐芯去秦爷爷给景休安排的房间里,找了方洛洛。

    小唐芯敲门进去的时候,就看到昏迷不醒的方洛洛,被景休放置在一个用玻璃门隔起来的微型手术台上,身上插满了管子,景休甚至还正在给方洛洛做手术。

    看到小唐芯进来了,景休手术刀的速度都没有任何的停滞,“放心吧,她死不了的。我肯定会把她救回来,让她给你弟弟做沙包,用她来让你弟弟克服心理阴影的。”

    “景休哥哥,她什么时候会醒?”

    “手术结束以后,我再给她打一针,一个小时内,肯定能醒。”

    因为躺在上面的人是方洛洛,景休并不是很在意她的死活,方洛洛的伤对成年人来说,还不致命,但对四岁的方洛洛来说,不及时抢救,还是足以要了她的命的。

    景休吃了小唐芯做的饭了,自然得完成自己的任务,他把方洛洛抢救回来,不过是因为方洛洛对秦家小五弟还有用,等利用完了,再打成原样就好了。

    “对了,小唐芯,我听姓白的说,秦家的人要收养你。那你被收养以后,是不是都会留在帝都了?那你介不介意以后吃饭,多双筷子呢?”

    景休吃了两顿小唐芯做的饭菜之后,再不想吃别人做的了,今天晚上是秦家老宅请的大厨做的,他都没胃口,没吃几口,“我吃的不多,我还会交伙食费。”

    这话,他不敢和白虎说。

    要是白虎知道,他让小唐芯给他做饭,肯定得揍死他。

    “可是,景休哥哥,我不会每天都做饭的。就算我想做,青龙和白虎也不会答应的。我只会偶尔做一两顿,你要是喜欢我做的饭菜那,我以后做饭了,就打电话叫你过来吃饭。你看,可以吗?”

    “当然可以。如果我什么时候特别饿了,你能单独给我下碗面吃吗?就像上次在我诊所里做的那种就行。”

    “作为回报,我可以……”

    小唐芯没想到,景休接下来竟然会说出让她无比震惊和惊喜的话。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