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小三哥给小四哥化妆(一更,求…

关灯
护眼
    霍家也是传承百年的老牌豪门世家,霍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和秦爷爷的关系可以说比较和谐,两家来往相对来说也比较密切,两家还差点儿结成儿女秦家。

    只不过,霍老爷子的小女儿看上了当年还是帝都一根草,年少轻狂、肆意张扬的秦爸比,秦爸比却没看上霍老爷子的小女儿。

    霍老爷子的小女儿为了和秦爸比在一起,不折手段的做了不少见不得人的事,秦爸比也绝情的很,半点机会不给,两家因此结了仇。

    后来,秦爸比和秦妈咪结婚,举家迁往临城,除非是秦爷爷这边有非回来不可的事,否则他半步不踏进帝都,免得再被缠上。

    而霍老爷子的小女儿,最终在霍老爷子的逼迫下,也含恨嫁了人。

    两家的关系,这才稍微缓和下来。

    如今,霍老爷子听到霍家二爷说,秦家的人在害得他霍家女儿脸面丢尽之后,又欺负上门了,他熄了十几年的怒火,也压制不住的涌了上来。

    “怎么回事儿?”霍老爷子冷着脸,不怒自威道。

    “秦俊天那个挨千刀的,十几年前,欺负妹妹还不够,现在年纪大了,还带着秦家的那些土匪和流氓,跑来欺负我们家仙仙。爸,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啊!”

    “你说是秦俊天,带人来闹的事?”

    “是啊,爸,除了他,还能有谁?当年,妹妹因为他颜面尽失,我们霍家更因为他颜面扫地,妹妹更是差点儿被他逼死,现在他又来欺负我们家仙仙啊!”

    “爸,你可不能再息事宁人了,你再息事宁人的话,不只是秦家,就是排我们后面的顾家和云家,指不定都觉得我们家好欺负,想来踩我们一脚了。”

    霍家二爷年轻的时候,就打不过秦爸比。

    他虽然比秦爸比年长了好几岁,但他从来没有在秦爸比的手里,占到任何便宜,更别说秦家除了秦爸比,还有秦大伯、秦二伯、秦四叔和秦小叔。

    当年,他妹妹的事,他的父亲忍了,还逼着他妹妹嫁了人,他就已经咽不下这口气了,现在秦俊天居然又来欺负他的儿子和女儿了,这让他还怎么忍?

    “好你个秦俊天!”霍老爷子一拍桌子,情绪激动的道,“我当年看在你爸的面子上,放过你一次,你现在还敢来欺负我的孙女?真当我们霍家没人了吗?”

    “霍斌。”霍老爷子叫了霍家二爷一声道,“你马上给你大哥打电话,叫上你大哥,带上仙仙她们,我们去一趟秦家,我今天非让秦家给我们霍家一个交代不可!”

    “好,爸,我这就给大哥打电话。”

    霍家二爷见霍老爷子终于不再忍着秦家了,他也很是激动,迫不及待的就给他的大哥——霍家大爷打了电话,让霍家大爷马上过来一趟,他们好去秦家,找秦家算算这笔账。

    ……

    秦爸比并不知道,霍家二爷这个不要脸的,一把年纪了,还和年轻的时候一样,打不过他,就告到长辈那去,让长辈来对付他,也不知道霍老爷子竟然还有脸来找他算账。

    此时的秦爸比,正满脸笑意的,忙着招待今天来参加宴席的客人们。

    小唐芯留下一封信,离开之后,秦爸比做梦都不敢想,小唐芯还能再回来,还能再继续叫他一声爸比,还能像以前一样,继续心疼他这个爸比。

    想到小唐芯现在不但回来了,还马上就要上秦家的族谱,以后都不会再走了,以后都会一直做他的女儿了,秦爸比脸上的笑容,就藏都藏不住。

    一时间,来秦家参加这次酒宴的人,不管是秦爸比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秦爸比都笑脸相迎,比见到太阳的太阳花,都还要来的灿烂。

    “小枫,你跑上跑下的做什么?还不快过来,和爹地一起招待客人?”

    秦爸比正招呼着客人的时候,突然就瞧见了一阵风似的从他的眼前窜过去的秦家小三哥,秦爸比立即眼明手快的,将秦家小三哥的衣领给拽住了,还把人整个提了起来。

    秦家小三哥,“……”

    小二哥说让他下来探查下情况,看看今天都来了一些什么人,有没有什么不该来的人,探查清楚以后,再上去和他汇报,可他还没把人全部认清楚,就被太上皇给抓住了。

    秦家小三哥试着挣扎了一番。

    可他的这点力气和身高,在将近一米九的秦爸比面前,根本不能看。

    他挣扎了一番,死活挣扎不开,他忍不住对着秦爸比,就翻了个白眼,“太上皇,你做啥呢?你不好好的招待客人,你抓你小三爷鹅做啥?你知不知道鹅有很重要的事?”

    “小三爷?我三你个头。”秦爸比抬手,就给秦家小三哥的后脑勺来了一巴掌,“你这一天天的,除了偷鸡摸狗,你还能有什么重要的事?今天是妹妹的好日子,你这个做哥哥的,给我懂事点,好好给我招待客人,别整天像只猴子似的,上串下跳的。”

    “你才猴子呢!”秦家小三哥叫嚷道,“鹅是下来探查消息的,鹅是哨兵,你懂不懂?”

    “就你还哨兵!”秦爸比又给了秦家小三哥一巴掌。

    秦家小三哥捂住了脑袋,瞪着虎目,气急败坏的道,“太上皇,你够了啊!你再打鹅,把鹅打傻了!鹅就让母后把你打入冷宫,让你吃剩饭,睡冷板凳!”

    “谁教你说的这些话?还打入冷宫,吃剩饭,睡冷板凳?”秦爸比对着秦家小三哥的屁股,就踹了两脚,“我几天没打你,你又皮痒了,是不是?”

    秦家小三哥捂住了屁股,嗓门比喇叭还响亮的大叫了起来,“二锅!二锅!救命啊!太上皇要谋杀亲崽啦!二锅,快来救驾啊!”

    秦家小二哥是真不想出去,可秦家小三哥叫的太大声,在场的不少人都将视线集中了过去,秦家小二哥实在不愿意承认这个这么丢人的弟弟,是他的亲弟弟。

    今天不管对妹妹来说,还是对他们家来说,都是个大喜日子,可不能被破坏了。

    秦家小二哥到底还是走了出去。

    “爹地,小三年纪小,帮不上什么忙,还是让我来帮你招待客人吧?”

    秦爸比望着笑眯眯的秦家小二哥,总觉得自己这个小二崽,主动来帮忙,不怀好意。

    秦爸比从上到下的打量了秦家小二哥一眼,见秦家小二哥从始至终都保持着如沐春风的微笑的望着他,他才道,“行,小穹,你跟我来,陪我一起招呼客人。”

    “小三,芯芯在楼上,和小四在一起,你也上去。”

    秦家小三哥立即点了点头,趁着秦爸比没注意到他,立即从秦爸比的手里挣脱了出去,朝着楼上,就一阵风似的跑了上去。

    秦家小二哥怕霍家的人来捣乱,破坏今天的认亲仪式;同时也在防着家里的那些堂哥、堂弟,怕他们借着这个机会,来挖墙脚,抢占芯芯心目中好哥哥的位置。

    所以,他特地派了秦家小三哥下楼来暗中观察。

    瞧瞧,有没有内忧,有没有外患。

    要是有的话,就提前将这些内忧外患,全都扼杀在摇篮里。

    只是,他没想到,他的这个弟弟,这么不争气,事情没办完,就被爹地抓壮丁了,他迫于无奈只能现身,自己来完成这个收集资料的任务。

    “妹妹,鹅肥来啦~”

    秦家小三哥从秦爸比的手里逃脱之后,立即上了楼,跑去小唐芯的房间,找了小唐芯,兴冲冲的汇报情况道,“下面没有危险,鹅们可以下去玩啦~”

    “鹅刚看到,下面有好多好吃的,鹅带你下去吃啊!”

    秦家小三哥说着,就去抓小唐芯的手,想拉小唐芯下楼,但他刚拉住小唐芯的手,他的手腕就被秦家小四哥给拉住了,“小三哥,再等等。我们等等再下去。”

    秦家小三哥,“?”

    “为什么?”秦家小三哥很是不解的问道,“鹅们为什么不能现在下去?下面很安全,鹅刚刚全都看过了,没有小二锅说的危险分子。”

    “妹妹是今天的主角,主角自然是要压轴出场的,我们先在楼上待着,等客人都来的差不多了,快开席了,我们再下去,也不迟。”

    秦家小四哥不明白都是同一个爸妈生的,为什么秦家小三哥就那么憨,妹妹刚刚一直在照镜子,一直在摸脸上的面具,几乎每隔一秒就要摸一次,明显就是在担心她的容貌。

    这么早下去,还去见那么多陌生人,只会增加妹妹的不安。

    他没办法祛除妹妹脸上的胎毒,他只能在妹妹需要他的时候,陪在妹妹身边,给妹妹支持,让妹妹能安下心来,不至于紧张不安。

    秦家小三哥听到这话,没再急着拉小唐芯下楼。

    小唐芯又摸了一下脸上的面具,今天对她来说很重要,对秦家也很重要,她不想因为她脸上的胎毒,让外人看秦家的笑话,所以她总担心,脸上的面具会掉下来。

    “哥哥,你们等我下,我再化个妆吧?”

    小唐芯不放心,她摘了脸上的面具,又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化了妆,化了妆之后,她甚至想着,要不要再戴一张人披面具,最后再戴上兔子面具,可以三重保险。

    “妹妹,没关系的,就算你不戴面具,我们也没有人会在意的。”

    秦家小四哥拉住了小唐芯的手。

    “无论你长什么样子,我还有爷爷、奶奶,还有我们家的所有人,都还是会一样喜欢你的。你也不用管,外面的人怎么想,他们要敢乱说话,我割了他们的舌头!”

    “哥哥……”

    “不会掉的。”秦家小四哥摸着小唐芯的小脸道,“就算面具真的掉了,也没关系。我的妹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妹妹,没人敢说三道四。”

    小唐芯焦躁的心情,被秦家小四哥的这番话,给安抚了下来。

    她不得不承认,小四哥的话,总是能让她的心平静下来。

    没关系的。

    没有人会觉得她让秦家蒙羞了,没有人会笑话她,笑话秦家的。

    秦家小三哥见秦家小四哥安慰小唐芯,他因为不会说话,只能急得在一旁抓耳挠腮,过了好一会儿,他突然眼睛一亮,抓起小唐芯的化妆品,就在自己脸上画了起来。

    “妹妹,你看鹅。”

    小唐芯,“……”

    秦家小三哥抓了口红,把他嘴巴周围和两只眼睛的周围,都给涂红了,还抓了一盒粉底液,就全糊在了脸上,原本一张俊朗的小脸,顿时变成了一张五颜六色的小丑脸。

    “小四,你也来。”

    秦家小三哥说着,就抓起口红,往秦家小四哥的脸上涂。

    秦家小四哥,“……”

    秦家小三哥的想法很简单,也很直白,他没有办法让妹妹变好看,也没有办法让妹妹放下心结,那他就陪着妹妹一起变难看,大家都丑了,妹妹也就不会在意了。

    秦家小四哥被秦家小三哥按倒在地上,在他白皙的小脸上,画了两大条血红血红的口红印,还要继续往秦家小四哥的眼睛和嘴巴周围画。

    “小三哥,你放开小四哥。”小唐芯走上前,拉住了秦家小三哥的胳膊,又好笑又感动的道,“你快去把脸洗干净吧?你这样子下去,被爸比看到了,爸比又要脱鞋子抽你了。”

    “鹅才不怕呢!他要敢抽鹅,鹅就告母后去!”

    “妈咪瞧见了,也得抽你。”

    秦家小三哥,“……”

    “哥哥,我知道你的意思。”小唐芯伸手,给秦家小三哥擦了擦脸上的口红,“但是,真的不用的。我现在已经好啦,我已经不在意啦,你看,我一点儿都不在意的。”

    “你快去把脸洗干净,我们一起下去。”

    “妹妹……”

    “去啦,去啦。”

    小唐芯将压在秦家小四哥身上的秦家小三哥拉了起来,让他赶紧去把脸上的化妆品都洗了,又把秦家小四哥也从地上拉了起来,还拿出丝帕,给秦家小四哥擦了擦脸。

    “哥哥,小三哥也是好心,你别往心里去,我帮你擦干净。”

    秦家小四哥拉住了小唐芯的手,“妹妹,我没往心里去,我第一次觉得小三哥是有脑子的。我们都在脸上画个鬼妆,这样你也不用戴面具了。”

    小唐芯摇了摇头,“爷爷请了好多客人,我们要这样做的话,外人会笑话爷爷,笑话爸比,说爸比不会教孩子,说你们不懂事的。”

    “哥哥,我真的没事了。等小三哥洗好脸,我们就下楼去。我戴个面具就好啦。”

    “妹妹……”

    “好啦,就这样决定啦。”小唐芯笑着,拿起丝帕继续给秦家小四哥擦脸上的口红印。

    等小唐芯给秦家小四哥把脸上的口红印擦干净,秦家小三哥也洗好脸了,兄妹三人就手拉着手,下了楼,还一起朝着秦爸比那儿走了过去。

    “芯芯!”

    秦爸比正带着秦家小二哥招呼客人,一回头,就瞧见了走过来的小唐芯,他立即快步上前,将小唐芯抱了起来,转了两圈,“今天的芯芯真好看,真不愧是爸比的小公主。”

    “爹地,芯芯穿着礼服呢,你小心别把芯芯的礼服弄皱了。”

    秦家小二哥说着,强行从秦爸比的手里,抱走了小唐芯。

    秦爸比,“……”不是,我抱,就会把礼服弄皱,你抱就不会了?

    “芯芯,怎么这么早就下来了?”秦家小二哥摸了摸小唐芯小脑袋上翘起来的一根呆毛,“现在距离午宴开始,还有两个多小时呢。”

    “下来陪爸比一起招呼客人。”小唐芯笑着望向了正怨念的,阴测测的盯着秦家小二哥的秦爸比,“今天我也是主人公啊,我不能一直躲在楼上,不见人哒。”

    她要帮着一起招呼客人,让客人们都知道,秦家要领养的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孩子,让客人们都知道,她是可以帮秦家争光的,她是有决心和信心,不给秦家拖后腿的。

    “芯芯真乖。”

    秦爸比趁机,又从秦家小二哥的怀里,抱走了小唐芯,还在她露出的半边脑门上,就mua~的亲了一口,“来,芯芯,爸比带你认人去。”

    “让他们都见见你,让他们都嫉妒羡慕死爸比,哈哈~”

    秦爸比说着,就把小唐芯抱走了,都不给秦家小二哥抢人的机会。

    “二锅,太上皇把妹妹抢走了!”秦家小三哥叫道。

    “今天就让他抢吧?”秦家小二哥说道。

    今天这样的日子,他这个做哥哥的,肯定没有他爹地起到的作用大,妹妹跟着爹地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而且他还要时刻注意前来参加宴席的宾客的情况,杜绝任何意外的发生。

    “小三,你负责外患,你继续按照我刚和你说的,观察清楚每一个前来参加宴席的宾客的情况,随时向我汇报。小四,你负责内忧,你去盯着我们的那些堂哥和堂弟,以防他们借着这个机会,向妹妹献殷勤。”

    “小二锅,那你负责什么?”

    “我嘛,自然是……”

    【作者题外话】:先来一更,明天白天,再来一更,谢谢宝贝们的银票,爱你们,么么哒~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